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2章 清扫计划

洪涛是没心情和孙丽丽解释,她的脑子含水量太高,解释不清。想让她闭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提马超,孩子成了这个彪悍娘们的致命弱点,一提就灵。
只要是变更了用途的房子,就不存在产权政策问题了。说白了吧,这些商业用房是允许私人买卖的,而且可以变更产权,从公房变成私人产权。
目前具体执行这个计划的是小舅舅、郑大发、费林和唐晶四个人。小舅舅和郑大发出人手,他们找来的人面生,表面上和自己也没关联。
以前这些临街的居民房大多都是房管局的产权,属于公房,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使用。但政府为了鼓励所谓的酒吧区,默许了商户在缴纳变更费用之后把居住用房变为商业用途。
“你买那么多房子不是都要当成宿舍用的吧?”吃完了饭,轮值刷碗的黛安借口身体不舒服也跟着吉达跑了,活儿又落到了洪涛头上。
怎么挖坑呢?说起来就太俗了,还是一个字,钱!
除了去给人家拆台之外,主动出击也是个好办法。只要是适合开买卖的房子洪涛都会找人先去和住户谈,租下来之后再去房管局交一笔改变用途的费用,hetushu.com然后再聊购买产权的事儿。这样操作起来还比较省钱,至少不用再赔偿人家的装修投资了。
螳螂虾公司目前都由齐睿负责,欧阳凡凡还在娘家养身体,所以洪涛能肆无忌惮的利用公司的钱干一些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事情。
你想开酒吧是吧?没关系,你在哪儿开我就去找那家住户,然后去房管局疏通关系,把已经改变了用途的房子买下来。再然后我就不出租了,前期损失算一算我赔给你。
想来想去,洪涛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房子!不管是开酒吧还是开饭馆,什么都可以凑合,唯独房子不能凑合。
“我吃饱了,今天不是我刷碗!”果然,洪涛一提马超孙丽丽就和被马峰蛰了似的,半分钟都不想待,找个借口就跑。
什么尼玛酒吧街啊、什么开发旅游资源迎接奥运啊,在洪涛眼里都是赔本赚吆喝的短视行为。而且他还从理论层面上找到了依据,这些东西都是资本主义的糟粕,咱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必须自觉抵制。
洪涛也算是这群弱势群体里的一员,他的声音更没人乐意听,说多了还是罪过。不过他和其他和图书老百姓有一个明显的差异,别人都是被驯服的羊,唯独他是披着羊皮的狐狸。狐狸的本性就是杀戮,即便披着羊皮照样不会像羊一样逆来顺受。
一般来讲都会成功,因为房主已经和街坊邻居撕破了脸,房子又无法变更用途,一分钱也拿不到,索性不如趁机卖个好价钱。
这个变化其实对普通人来讲没有任何意义,一间几十平米的临街平房,变成商业用房之后价格会翻翻还拐弯,谁没事儿去买这种看起来明显吃亏的房子。就算有人买,那也是为了长期做买卖考虑,并不影响其他人经营。
怎么改变呢?肯定不能去砸酒吧,人家是正经做生意的,投了资也没犯法,凭什么去折腾人家。也不能强迫居民不出租自家房子,谁家的房子如果被酒吧看上了都会收到一笔不菲的租金,生活就能得到明显改善,凭什么不让人家挣这份钱呢?更不能跑到相关部门提啥建议,那玩意和放屁差不多,根本就没人听。
房管局可以收到不菲的变更费用,当然也不会有意见。唯一有意见的就是附近的居民,他们在酒吧区项目里得不到一分钱的利,还得忍受不断变坏和*图*书的居住环境。而且他们的声音不会有人听,听见了也没人搭理。
“你还是抽工夫去看看马超吧,有你这么当妈的嘛,生完孩子管过几天?过几年马超都不一定能认识你了!”
他也没啥怨言,即便黛安不跑也不能让一个孕妇刷碗,更何况孕妇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自己的,帮忙干活没毛病。可齐睿也没走,洪涛这些日子到底花了多少钱只有她最清楚,黛安和孙丽丽了解的都是表象,实际数量要多得多。
“这得买到什么时候算个头啊……”孙丽丽对洪涛的承诺一直都不太理解,就算是想用这种福利留住人才,但代价也太大了吧。
这时费林和唐晶就会闻风而动,通过各种方式去给双方挑事儿,搅合黄了算。然后再劝说打算出租自家房子的住户干脆把房子卖掉,还可以帮忙引荐购房者,价格也不会太低。
谁都不管是吧?那成,我自己管自己。明面上不能对抗潮流,但可以暗中捣鬼。这是洪涛的最爱,躲在角落中挖坑,看到别人掉下去之后捂着嘴偷偷乐。
“嘘……不可说,凡凡问起来也别说。让她多在家养一养,什么时候体型恢复了什么时候再出门,和_图_书免得给我丢人。”洪涛连手上的泡沫都没冲就捂住了齐睿的嘴,贼头贼脑的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在附近才小声的交代着。
齐睿说的没错,洪涛买的房子并不都是打算当宿舍用的,因为它们都是门面房,还都是后海、前海、积水潭沿岸的门面房,其中有好几处干脆就是已经开业的酒吧。
一旦有住户因为出租房子开酒吧的事儿和邻居发生了矛盾,反响还比较强烈,房管所就得先做工作,避免有更激烈的冲突发生。
政府需要拉动经济保八,对这些副作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看不见,但洪涛目前还不想搬家,还想要当初宁静的三海社区。世界上的事儿就没有不付出白获利的,想收获就得去干,想环境好也得自己努力去改变。
但有一个例外,如果就是有人不怕吃亏又有钱,还不在乎让政府不痛快,真的就会影响其他经营者。按说不怕吃亏又不怕得罪政府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钱,可凡事儿都有意外,前赶后错的,洪涛就成了这么一个人。
费林和唐晶负责打探情报、扫除麻烦。这里的住户不管熟不熟他们俩都能拐着弯的认识,谁家是什么情况也能很快了如hetushu.com指掌。这些情况对小舅舅和郑大发的人来讲,都是可以利用的手段。
自从三海沿岸的酒吧越来越多之后,这里的居住环境就一天不如一天。厨余垃圾、噪声和治安案件暴增,原本清清静静的沿岸街道一到傍晚就堵成了一锅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就连清澈的湖水也被各种排放弄的越来越污浊。
洪涛要这么多门面房干嘛用呢?其实他啥用都没有,买来也是空着,唯一的目的就是防止别人接着开酒吧。为什么要阻止别人开酒吧呢?理由很简单,乱!
洪涛则藏在幕后负责筹集资金、选择目标。虽然三海沿岸门面房很多,但并不是每一处都适合开酒吧。除了地理位置、房屋面积之外,街坊邻居是不是强烈反对也是重要的参考条件。
这些房子名义上是要接着开酒吧,其实买完房子之后啥也不干,就那么空着。有人问起来也很好回答,钱都买房子了,没钱装修,什么时候攒够了什么时候开,慢慢等吧。
这两年房价猛涨,已经不能用白菜价随便买了,可洪涛一回来啥也没干,光买房玩了。不光他自己买,连带这费林、唐晶那些人也都买,即便用的钱都不是她的,看着也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