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5章 洪常青

“我觉得只有两个解释,一是他懒,二是他希望儿子以后也能不缺女人缘,啥都不干就靠女人养着,最好比当爹的还厉害。他顶多是弄个娘子班,他儿子是娘子军!”张媛媛给出的解释一半是认真一半是调侃。
她现在的变化可真大啊,连脾气都有点不同了,居然还会背后打朋友的小报告,短短几个月时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要不试试倒立……我这样可以吗?”一听洪涛说起了怀孕的问题齐睿也有点焦急,倒不是她非常想要孩子,也不是家里人逼着,而是洪涛说想要了,自己却总是怀不上。
“你和他都一样,全是疯子加怪物!”张媛媛在这方面从容的多,她压根也没打算成为洪家的人,自然也就不用往洪涛身边靠,更谈不上怕谁不怕谁。
也不仅仅是小镇上的人,近期已经有人专程从欧洲不远千里的跑过来参加以她名义举办的私人聚会,能坐着私人飞机来的也肯定不是怂人。
“你真打算把常青送回国让他带着?看看马超吧,他带出来的孩子都这样。假如让丽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把孩子托付给洪涛的。”
“我才不向往那些东西呢和-图-书,我有了小宝宝之后就整天什么也不干,和你一起吃斋念佛。反正我们的钱足够活好几辈子的,还那么累有什么用啊。”齐睿应该算洪涛身边五个女人里最富的一个,但她对钱的态度反而最淡。
不管是不是调侃,江竹意都认为这是赞美。如果这个孩子早来一世,那他还真有可能后宫三千,人数不比娘子军少。
“没错,对于我来讲你是忠诚的。不过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别把我身边的人全都卷进去。咱俩就是咱俩,和别人无关,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还是别人告诉了你什么东西,让你不得不多想一点?”
“是个电影主角……”江竹意对这个名字并没什么异议,常青,挺好的嘛。可张媛媛听了之后直摇头,她比洪涛还大几岁,对那几部电影的印象更深。
这让一直视洪涛为神灵的齐睿真着急,以至于任何办法都可以试,不用逼着,双手一撑头手倒立就起来了,然后两条腿在半空中分开,慢慢与地面呈平行状。
“你们俩原本关系不是挺好的嘛,怎么第一个出卖她的不是张媛媛反而是你了呢?”洪涛对黛安所说的一切并不感兴趣,倒是和_图_书对黛安本人很感兴趣。
“哎呀,这个姿势有点难拿啊,你先坚持住,我得找找关键点……”齐睿放得开,洪涛就跟得上。这个姿势确实是头一次试,以前也没在任何片子里看过,所以来回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
“对了,你说咱们试了那么多姿势怎么就不灵呢,看来我开个大铁棍子医院的事儿算黄了。”洪涛就喜欢齐睿的这种性格,不管算愚忠还是傻,反正和她在一起时很轻松。只要她能做的都会主动做完,从来不用琐碎小事儿来烦自己。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儿子像爹那也没有什么不好。我看琪琪就挺像他的,至少在航海上继承了父亲的基因。”
“哦对,我想起来了,叫《红色娘子军》!这有什么讲究吗?”黛安比较喜欢看电影,不管什么片子,只要有时间就瞧几眼。被张媛媛一提醒,她居然也想起了是什么电影里的主角,不容易啊。
其实受孕和姿势关系不大,洪涛每多穿越一次,在这方面好像就弱一点。以前全球布种的时候经常是一枪命中,多的也不过两三次而已。
其实黛安做的也没错,说白了还是为自己着想。但出发点好并不和图书意味着过程和结局一定就对,做人必须有底线,能随便出卖朋友的人肯定不是好的伙伴。洪涛不想批判黛安哪儿错了,只想知道她为什么有这种变化。
这就是本性,从洪涛认识她起,她就不是个喜欢财富的性格,之所以费心费神的去学着经营一家大公司,完全是因为洪涛需要,而不是她自己想。
“……这不是出卖,也不是背叛……”黛安没想到洪涛会这么问,换个角度想一想,自己确实有点符合,但绝不能承认。
“……没人和我说什么……”黛安在外面可不会这么老实,她也是谈判高手,各种太极推手玩的利落极了。可是一碰到认真的洪涛就感觉身体全被看透,想编个故事都费劲,脑子里空荡荡的。
九月底齐睿的体检报告终于让洪涛可以不再每天辛勤耕耘,这种事儿假如是自然而然的算做享受,如果总抱着什么目的,不管对方多美、多主动,感觉也不太对。
这一切很值得关注,用黛安的话讲,江竹意很可能勾结外人图谋不轨,或者干脆就已经给洪涛戴上了绿帽子。
也就在齐睿怀孕之前的一周,大洋彼岸先传来了一个喜讯,洪家长子终于呱呱降生www.hetushu.com,江竹意顺产了一个大胖小子。
名字的问题没法争论,太个人了,但洪涛让黛安带过来的信里还交代了一件事儿,就是要让洪常青回国,等他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时再由江竹意决定到底是跟着母亲生活还是父亲。
她给孩子起了一个英文名叫班布·洪,翻译过来就是洪竹子,显摆之心满满,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她儿子。不过中文名江竹意没敢擅作主张,还是留给了洪涛来起。
关于江竹意的问题,黛安回国之后专门抽时间和洪涛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或者叫告密。
“没错,她们都是俗人,还是你最了解我。只要我的人在还用操心钱吗?让她们瞎忙去吧,咱俩知道也不说,踏踏实实造小人玩。”
“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黛安此时也在江竹意身边,听到洪涛起的名字之后若有所思。
“就叫洪常青吧。”洪涛在电话里就把儿子的名字给定了。
在她看来,江竹意在小镇上的表现太反常,和那些欧美富人、政客、名流交往的太紧密,还没有半点留恋的答应把亲生儿子送回一个她不能随时进入的国度。
“常青是长子,自然要跟着父亲!我还有我的事儿要做,也不www.hetushu.com能带着孩子一起。从下周开始我就要做产后恢复训练,年底之前得去欧洲转转。”
“尽可放心,以后你儿子出现的地方我们都退避三舍。”黛安并不是怕江竹意,她现在连国都回不去,谁也踢不到。
但黛安对洪常青挺顾忌的,这个孩子一出生,眼睛还没睁开就能认出是谁的儿子。也不是说洪常青和洪涛长得像,现在说到底像谁不像谁还为时过早。但他的神态和洪涛极其相似,尤其是斜着眼看人的时候,就好像嘴角还带着一丝丝冷笑。
不过她还真有点怵江竹意,以前是没接触过,这些日子才知道什么叫能力。自己来马歇尔庄园两年多了,还有一半的邻居认不全,可江竹意只来了几个月,不敢说能认识每个人,但小镇上的每户人家必须都认识她,并以请她去家中做客为荣。
可是到了南宋时就没这么厉害了,这一世更麻烦,除了张媛媛是前赶后错巧合之外,其他三个女人怀孕都挺费劲的,好歹也得在一起纠缠个十天半个月。
“姓黛的,以后你闺女要敢欺负我儿子,别怪我回去一脚把她踢飞!”江竹意这个母亲当的和别人都不太一样,也不能说她不爱孩子,就是思维模式上有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