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8章 没憋好屁

“丽丽……都怪你,这下没话说了吧,丢不丢人!”张媛媛难得脸红了一次,又羞又气,照着洪涛就是一脚。
“以前他是顾不过来这一块,这次是他先主动提出来的。不过你还得去问问她们,愿意不愿意去外地工作。京城这边顶多留下三分之一的人手,剩下的先去深圳培训。”
张媛媛这个气啊,想喊又不敢喊,想反抗浑身又让洪涛弄的没了力气。可门外不是别人,是孙丽丽,还是发了怒的孙丽丽。
如果真不给她开门,她敢一脚踹开。自己这个样子肯定没法见人,尤其还有孩子在场。现在她也顾不上洪涛的事儿麻烦不麻烦了,先答应了再说,碰上这么一个滚刀肉只能自叹倒霉。
“挣了这么多钱总不能不让我花吧,想来想去,我觉得干点善事最有意义,以后对孩子也有好处。”
“听到没,还是他出的坏主意,不好好玩当哪门子的海盗!有你这样的大人在孩子也学不了好,看看,大白天的你们俩这是干嘛呢,当着孩子的面也不嫌丢人。走,你们俩跟我回家!”听完了两个孩子的叙述孙丽丽也消气了,但洪涛的罪名依旧要安上,这是原则。
两个孩子大冬天的hetushu.com为啥穿短打扮还互相泼水呢,追究起来确实要怪洪涛。他没说清楚衣服是给孩子拿回加州穿的,两个孩子记忆里也没有冬天的概念,正打算用寒冷磨练意志。
至于说洪琪和马超,他们已经习惯了和家长分开睡,不会给孙丽丽添什么麻烦。反倒是孙丽丽自己有点不习惯,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和当妈的不怎么亲热。她不说是她平时不关心儿子造成的,又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洪涛的错,几天都没给好脸。
“张姐,你看看,我们家马超都快冻成冰棍了,你们家洪琪还往他身上泼水呢。有这么玩的嘛?合算我们家孩子就不是孩子啊!洪扒皮,是不是你指使的,老娘我和你拼啦!”
可是当这个人换成张媛媛之后,他非但没急眼,还赖皮赖脸的笑了起来。这恐怕就是俗话说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吧。
可惜孙丽丽根本没听洪涛的废话,一把推开了房门,差点把洪涛撞一个跟头。进屋之后把后面的小孩往身前一拉,然后插着腰就开骂了。光骂还不解气,双手一举成鹰爪状,冲着洪涛脸上就抓。
“哎哎哎……你们家保罗呢?有这么办事儿和-图-书的嘛,让老娘们和我打架,他自己躲在家里偷偷乐。你再抓我手我可揍你了啊,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张姐,他的话可信吗?”尽管洪涛说得条条是道,可孙丽丽依旧要去先征求张媛媛的意见。
可是一转头,刚下去的火腾的一下又上来了,因为马超手里正提着一件女士内衣,再看看张媛媛和洪涛的模样,孙丽丽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拉着两个孩子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快让我起来……别……我怕你了还不成,明天就打电话找人!”这时洪涛突然一把拉下了张媛媛的裤子,坏笑着把脸贴了上去。
“丽丽,你看我这个态度还算端正吧?晚上你也露一手,给我做点好吃的,没功劳还有苦劳呢。”这次洪涛真有点像老爷们了,没和孙丽丽像以前一样冷战,而是主动找她聊了聊。谈话内容并不是孩子,那些都是小事儿,这次说的是大事儿,还是和孙丽丽息息相关的大事儿。
当然了,也就几个小时。第二天她就想通了,黛安和齐睿一个正在待产,一个孕期反应很大,就算自己不来她们也很少和洪涛睡一起。
“砰砰砰……m.hetushu.com洪扒皮,你给我出来!张姐,他在不在里面?”就在张媛媛全身即将失守的当口,卧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拍响了,孙丽丽扯着嗓子喊,边上还有小孩的声音。
“丽丽,你怎么又和他闹上了,两个人都放手,当着孩子还有没有点大人的样儿啦!洪琪,你给我进来,说说马超身上的水是怎么回事儿!”
洪涛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看到马超穿着一身白色的水手制服像个水鸡子似的,然后孙丽丽的手就挥到了眼前。
“你看吉达,有那么多钱不照样还是削尖脑袋满世界扔,我没有拯救全人类的觉悟,就在自己家边上玩玩应该够。”张媛媛是个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她越说得坚决就越得和她泡蘑菇,先晓之以理。
“丽丽啊,这么大呼小叫的有什么大事?”张媛媛刚答应完洪涛就从炕上爬了起来,煞有介事的整理了整理衣服,然后打开一条门缝,拉着官腔打算把孙丽丽忽悠走。
洪琪让张媛媛一叫也进了屋,她也穿着一套水手服,身上也是湿的,嘴唇都冻紫了还挺着小胸脯冲门面呢。
“丢啥人?夫妻俩亲热是天经地义的。这下正好,让她照顾孩子,我们和-图-书继续。也该轮到她烦几天了,不能总让你受累。你就住我这儿,孩子跟她睡,我看她能坚持几天。”洪涛一伸手就接住了张媛媛的脚腕子,然后顺势往前一靠,抱着张媛媛又倒在了炕上。
张媛媛其实才是笑面虎,孙丽丽这个直脾气落到了她和洪涛手里算是倒霉了,公的骗完母的再骗一遍,骗完了还得帮着这公母俩数钱。
“那我也没有人……哎呀,你怎么这么赖啊,不是说好不动手动脚的嘛,把我衣服都弄乱了!”张媛媛用手推不动,打两下洪涛也不在乎,很快就被折腾得鬓发散乱、衣扣不整,人也躺到了炕上,基本算是投降了。
“最后一次,我保证,这个活儿不管成功不成功,以后我都不再做任何出格的事儿了,每年至少去马歇尔待三个月,陪你和琪琪!”靠道理打动不了,那就再来私情,一边说还得一边往她怀里钻,让她不能板着脸理智思考。
“是真的,他也不想看着网吧树到猢狲散。那些服务员和收银大多都是你老乡,为咱们干了这么多年,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要有可能最好还是全留下。”
洪涛找孙丽丽说的是什么事儿呢?就是有关龙虾连锁网吧的人事安排问题。和图书龙虾网吧已经卖给了周家兄弟,但里面的人员并没全撤出,还留下了上百人。
“你又不是区长,别人怎么活轮得到你操心?不管,我没人给你瞎折腾!”就算洪涛努力言简意赅,可这件事儿确实有点复杂,说了好一会张媛媛才听明白,然后眉头一皱显然又不乐意了。
张媛媛倒是看明白了,马超这一身水估计是洪琪泼的,至于为什么大冬天的往马超身上泼水,这就得问洪琪了。
“古人不是说了嘛,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本来我是想多花点钱弄个划时代的游戏出来,可惜现在的身份不允许了,任何一个公司沾上我的边都得倒霉。”
“……你啊,就是闲不住,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好吗,三天不打就想上房揭瓦。人家那些酒吧哪儿碍到你了,要是嫌乱就跟我回去,马歇尔庄园里那么大地方还不够你折腾的?”
“嘿嘿嘿……这次是好事儿,你听我慢慢说……”洪涛也是贱骨头,如果是别人专门捅自己伤口他早就急眼了,就算不能动手也得甩开嘴皮子把对方喷得体无完肤。
洪涛说到做到,当天就把张媛媛留在了屋里,而且是一个人,黛安和齐睿都不许来,这让张媛媛很是感动了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