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73章 为尊严而战

“刚开始是我赢了,他们谁也打不过我。可是他们人多,后来就是他们赢的多。”说起这件事儿刘备更委屈,没有一个孩子愿意承认自己经常打架输了。
“你没用我教你的办法?还是用了不管用?”这个回答让洪涛有点迷惑,刘备在搏击方面大概是个什么水平自己很清楚,真要打急眼应该早就有受伤的孩子了,怎么到现在一个家长都没来找自己索赔呢?
“没用……打坏了人是要赔钱的,我不想让叔和舅为难。”这次刘备连脑袋都低下了,洪涛教过他如何快速让一个人失去抵抗能力的招数,当然也和他说过这些招数不能轻易用,只能在紧急情况下自保。现在他也搞不懂自己分寸把握的到底合适不合适。
但次数一多就瞒不住了,其他孩子的家长也有不省油的,这时候各家各户又都是一个孩子,看的和宝贝一样,别说带伤,回家撅着嘴都是大事儿,比皇帝驾崩还着急。
大年初五黛安也走了,这下洪涛算是真清净了,身边一个女人都没剩,也就是韩燕时不时还过来一趟,看看自己是否缺衣少食。
大人之间如何搞小动作、分分合合的都习惯了,即便不理解也能适应。但孩hetushu.com子不一样,他们搞不明白洪涛为啥突然成了臭狗屎,也不可能像大人一样伪装自己,然后问题就来了。
好在韩燕不能老在京城待着,她和陶晴弄的尖峰山旅游项目已经进入运营阶段了,每年要轮流过去盯着,春节假期一结束就得返回海南岛。
这也不能怪洪涛粗枝大叶,他自己小时候浑身就没好过,尤其是两个胳膊和膝盖,很少有不带紫药水、红药水的时候。一个人的思维习惯是和成长经历息息相关的,洪涛自己都意识不到,怎么可能去关心刘备呢。
洪涛在他眼里就是人生偶像,只要有人说洪涛不好就不乐意听。大人说了没辙,但同龄人说了他就会据理力争。可惜小孩子哪儿有那么多理可讲啊,说不了三句就成了互骂,然后就是互殴呗。
你说在家里都不舍得动孩子一根手指头的家长,能容忍别的孩子打自己孩子吗?因为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打了那就不成!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些家长的水平都和洪涛姥爷差不多,严重的护犊子。
刘备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刘援朝这两年基本就没怎么管过他,全是自己在照顾刘备的生活和学习。就算自http://m.hetushu.com己不在的时候也是齐睿和韩燕接手,这个孩子的变化不能说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洪涛手把手的教授方式肯定比当初他自己的教练要有效率,再加上刘备是吃过苦、挨过饿的孩子,又跟着他舅舅刘援朝走过南闯过北,心智和胆量上比普通孩子有优势。
孩子打架靠的就是勇气和胆量,现在刘备不光有勇气和胆量,还有了少许技巧,那挨揍的大部分就是别人了。
此时他还是一副咬牙切齿、随时准备和别人拼命的表情。这个孩子也是个有大忌讳的主儿,说啥都成,就是别提妈妈。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妈妈已经不是名词了,而是苦难的根源和一辈子的遗憾。
看到刘备咬着嘴唇玩命眨巴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惨状,田思思小朋友开始萌发母性的光环了。她比刘备大两岁,一直以姐姐自居。
不光不听,还把孟津数落了一顿,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她丈夫人品不太好,太势利眼、太薄情寡义,让洪涛别往心里去。
“然后呢?”洪涛大概明白老师为什么要请家长,刘备肯定在学校里和同学打架了,起因还是自己。
当刘备把老师的话带回来说给洪涛和-图-书听之后,洪涛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自己上学时的情景。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他们说的是假话,舅和叔老说孩子不能撒谎,可我说的实话没人信,连老师都不信。”刘备也知道打架不对,估计还是他先动的手,理亏说不出口,试图找客观理由让自己的行为变为合理。
刘备和同学打架很正常,只要不是故意惹事就没任何问题。维护自己的尊严什么错都没有,不需要批评。
这时就看出自身能力了,刘备断断续续的跟着洪涛已经学了一年多柔道,身体锻炼一直都没间断,身体素质要比同龄人都强。
最让洪涛感到欣慰的是刘备这个孩子有很强的自我控制能力,知道轻重,甚至超过了很多成年人。这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以前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赋予他的补偿。
“……”刘备有一个毛病,遇到想不通的问题就不爱说话,自己生闷气。
“他们说你是逃犯、是坏蛋,我是罪犯的野种,连妈妈是谁都不知道!”面对洪涛这个说到做到的大魔王,刘备就算有脾气也得忍着,终于说了实话。
孩子觉得受了委屈,就算再坚强眼眶里也有水雾出现。此时洪涛如果骂他和_图_书一顿,眼泪立刻就会掉下来,那是屈辱的泪。假如洪涛给他撑腰,批评老师和同学一番,眼泪也会掉下来,那是撒娇的泪。
“当然了,等你需要找女朋友的时候除外,那时候可以适当的炫耀自己的能力,但不要过份。”洪涛的问题问完了,同时也放心了。
就算败了,这孩子回家也不吱声。洪涛看到刘备身上有点小伤也不会大惊小怪,甚至连问都不会问。
“谁打赢了?”洪涛没搭理田思思,继续审问刘备。
刚开始刘备在学校打架洪涛真不知道,田思思也是刘备的死党,两个孩子一起瞒着大人。学校大概也知道洪涛和孟津的基本情况,能不找家长也就睁只眼闭着眼过去了。
“请家长!我说刘备啊,老师请我去肯定不是要单独夸夸你的学习成绩吧?先给我透个气,你在学校里都干了啥坏事儿?是不是揪女同学小辫子、或者往人家铅笔盒里放虫子了!”
田思思是女孩子,从小被韩燕管教的不错,主要是抗压能力强,有事儿也能忍。但刘备在这方面就差多了,他个人生活能力超强,但性格比较独,自尊心太强或者说有点自卑,也可以叫敏感。
这是为了他们三口人好,孟津是体系内的人,继和-图-书续接触自己这种人是大忌。有情份也没必要表现在这个上面,没事儿偷偷给自己透露点内部消息,比整天住在自己家里还有帮助。
“我在问你问题,不愿意回答就滚蛋!”这个习惯洪涛很烦,有事儿说事儿,光生气不解决任何问题,还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比如说自己,每次看到这种人,不管对错,都有过去踹一脚的冲动。
洪涛当然不会往心里去,在他回国之前就已经联系上了孟津,告诉他别往自己身边凑合。如果不是因为田思思已经习惯了和刘备一起听自己讲课,连这个孩子洪涛都想轰走。
“叔,不怪刘备,他们年级里总有几个孩子喜欢欺负新同学,整天说刘备是野孩子、私生子,连我们年级都知道了。”
这个女人有点让洪涛无奈,她看上去老老实实,但蔫主意太大。和她说过好几次让她没事儿别老往自己院子里跑,但她就是不听。
“恩,确实不该用,那些招数是保命用的,不是用来和弱者耀武扬威的。记住,在任何时候炫耀都不是个好习惯,自己付出代价让别人看着高兴,是最傻的事儿。”
“敢掉眼泪今天就没饭吃!”可惜洪涛两个都没选,根本不问青红皂白,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掉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