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75章 把水搅浑

刚过完春节,冯女士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京城,洪涛见到她时她的右胳膊上戴着一条黑箍。魏老太太没能扛过零七年的春节,在美国病逝了。
“如果您不着急回去,我可以请公主过来和您好好商量一下院子的用途。”古人云,君子成人之美。让冯女士和吉达见面是好事儿,她们俩都是自己背后的大财主,在自己的投资计划中也需要精诚团结,不如利用这个机会见一见。
那索性就别装了,有些事儿装的太像反而会起反作用,两滩臭狗屎往一起凑合是必然,很符合逻辑。
为了这件事儿双方甚至还发生了点小摩擦,不能说不愉快,也没有前两次那么顺畅了。这次她亲自来京城,一方面是院子的事儿,更主要的还是想和洪涛当面沟通沟通。
“差不多吧,但不能仅仅是基金会成员,还得扩大范围,这样更容易浑水摸鱼。我在这边没有太多关系,这事儿恐怕还得麻烦您家和张家多出出力了。”
“啊!捐出去……这不是白扔了嘛。他们拿走也和慈善没半点关系,那还不如卖了呢。”冯女士对洪涛的建议半点认同感都没有,也就是洪涛这么说才没有太激烈的反应,换个人估计就得开骂了,败家子外加没脑子!
“不是随便捐,是捐给吉达公主的基金会。她在国内弄了个专门救助儿童恶性肿瘤的慈善机构,挂在联合国下独立运作,和红十字会只是合作关系,谁也和*图*书没权干涉。”
“也对,人多嘴杂,总会有人借着您的名头搞事,到时候很难洗脱干系。”响鼓不用重锤,冯女士和白女士都是聪明人,洪涛稍微一提她们就明白了利弊。
洪涛装了好几个月的颓废,真不怕被冯女士的到来搅乱吗?真不怕!冯女士和齐家、欧阳家、白家都不一样,甚至和张家也有极大的区别。
“千万别,我当居士是假,找个和外面接触的借口是真。但绝不能以传道之类的理由聚众,这玩意太犯忌了。”冯女士的提议并不新鲜,当初知道自己做了居士之后白女士的第一个想法也差不多。
这个办法简单易行还最保险,自家的院子到了吉达名下,她非但不担心以后会有什么麻烦,反倒很高兴。一个院子不算啥,借此结识一位公主对冯家而言更有利。
魏老太太的院子是什么成色自己最清楚,面积大、位置好、建筑新,按照当初设计建造的标准,材料都是照着百年大计来算的。
“她也不成,齐叔还得在体系里混几年呢,就算是遗产影响也不好。要不这样吧,捐出去做慈善,只有打着这个名号才安全。”
“就按洪师傅的安排办,可是我住在院子里不会给您添麻烦吧?听睿睿说,现在连她都不能公开和您接触了。”面对洪涛的盛情邀请冯女士就算有事儿也得推掉,只是对洪涛目前的处境有点担忧。
“其实要我说啊,hetushu.com不如就把我妈留下的院子改一改,把您师傅的像供上,您在里面修行、传道岂不是更好。”
欧美的资本市场监管比较严格,这次投资的主方向又是美国和欧洲的证劵市场,资金量太大会不会引起官方注意,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该怎么处理后事,都需要几家人坐在一起把话说透,别到时候有想撤的还有想继续跟进。
“哈哈……洪师傅,你真是越来越老道了。这位公主我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有机会真得坐下来和她好好聊聊。”听洪涛一解释,冯女士笑得鱼尾纹都扎堆了。
她家这辈子不管和自己认识不认识,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都等于零。从某些方面来讲,她家所做的生意天生就不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所以不管怎么装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齐睿怀孕的事白女士早就知道,冯家自然也会知道。院子放在这里没法挪动,魏老太太一走别人更不会回来住,冯家也没打算回国发展,更不缺这点钱。与其在这里荒着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再和洪涛把关系拉近点。
被洪涛很不礼貌的称为一路货,冯女士一点都不反感,这表明双方关系已经近到了一定程度,高兴还来不及呢。谁不乐意和一位能预言未来的半仙走近一点呢,啥官方喜欢不喜欢的,碍不到冯家一丝一毫。
“哈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那我就叨扰洪师傅几天。听说您已经正式http://www.hetushu.com皈依了佛门,是不是就可以公开收徒传道了?”
“院子捐出去您家落个好名声、吉达公主赚吆喝、最终实惠还是我的。以后如果有必要,随时都能再找机会转到洪齐天名下,大家都没损失,无非就多了点税而已。”
冯家不缺钱、不缺眼光、不缺人才,但是在白人为主的社会中,总会觉得有点心虚,身边类似吉达这样身份的朋友越多她就越安心。这恐怕不是冯女士一个人的毛病,第一代、第二代华裔移民都有差不多的需求。
“如果有麻烦估计您踏进这个院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让她们离我远点是怕受牵连,您肯定不怕被我牵连。在上面眼里,咱俩都是一路货。”
“您是说咱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洪涛脸上是落日的余晖,金光闪闪,冯女士脸上则是兴奋的潮红。
齐家和白家也不适合接手这座大院子,原因还是同一个,太大了、规格太高了,和王府差不多,没有点特殊身份真镇不住。
“国内方面我会和杨家商量商量,南方信这个的人比较多,她们应该认识。”洪涛很深奥的点了点头,眼睛透过屋顶上窗户,向被晚霞笼罩的后海望去。
“在这些方面我无能为力,所以要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最终达成统一协议。谁家也不能私下追加更多投入,更不能私自行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万一招来了祸事谁也跑不掉。”
“不过可以搞搞法会,天南http://www•hetushu•com地北的道友也好、教友也罢,因为一心向佛走到一起谈经论道总不是坏事儿。我打算借着您把院子捐给慈善机构的机会也弄一次试试。”
“应该快了吧,有些问题大家最好当面谈清楚。这次不是小打小闹,我们不光要获利,还得尽可能避免引起别人的过多关注。”
“那要不给睿睿吧,她有和你有也差不多,我妈也是这个意思,算是给未曾谋面的曾外孙留下点念想儿。”冯女士能理解洪涛的苦衷,打算变换一种方式。
“天南地北……您的意思是重新召集基金会?”洪涛整句话都是废话,只有一个词最值得回味,结果还就让冯女士给听出来了。
“这样的话来的人少不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一趟。加州华人最多,信众也不少,让他们都来捧捧场吧。”一说起正事儿冯女士就一点都不含糊了,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可以先放一边。洪涛的意思她全明白了,也深感必要。
“别给我,我恐怕保不住它。光一个小院就给我惹来了那么多麻烦,这大院子要是放到我名下,早晚会被人惦记上的。”洪涛看到赠予文件之后,当着冯女士的面口水就流了下来,擦了好几次才擦干净。
冯女士的提议虽然被否了,但洪涛也由此想到了一个主意。与其偷偷摸摸的把院子捐出去,不如大张旗鼓一些更符合逻辑,自己还能利用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
谁要是在市中心有这么一个院子,好几辈和-图-书子就算拿下来啦,啥都不干,只要不赌不抽就不会饿死。而且这种房子已经超出了单纯的居住用途,还是一种身份、地位的代表。
按照老太太生前的遗愿,冯女士把她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追悼会啥的并没通知洪涛,她也知道洪涛此时不方便四处乱跑。但有一件事儿躲不开,魏老太太的院子有赠予要求,受赠人是洪涛。
把这么多钱扔到瞬息万变的证劵市场里风险是很大的。可是转眼半年都快过去了,洪涛这边还没有进一步指示,要说一点不着急那肯定是瞎话。
从去年开始冯家第一批就加入了洪涛的投资计划中,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陆续投入的资金量不能说太大,但也不少。
洪涛对冯女士的不满表示同情,真捐出去别说她不乐意自己也不乐意啊。国内哪儿有靠谱的慈善机构,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货,院子给了他们就等于羊入虎口。
洪涛这次挖的坑有点大,当初只是为了帮吉达把资产盘活,顶多再为自己顺手捞点好处。可是随着加入的家族越来越多,这个盘子就越做越大。
但每个家族来都不可能是一两个人,除了能拿主意做主的家长之外,还得有一大堆各方面的专家帮着做具体分析工作。想把这些人都当沙子掺合进来水就必须够多,否则沙子太多就不是浑水,而是黄土泥了。
但眼馋归眼馋,自己有多大能水必须心里有数。用老话讲,自己没这份福气,强行多吃多占很可能招来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