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77章 暗渡陈仓

“走吧,大家分头上车,该换衣服的都换上,像这样的不成啊,帽子呢?”洪涛也没和康莉多废话,在这种场合里不适宜讲太多,谁知道来的人都是什么背景。
早市还有规矩呢,想跟着一起发财那就得守规矩,还不能怕风险,该是谁的责任就谁来担,溜肩膀的主意趁早打消。
这一切都不用洪涛操心,明面上也和他没半点关系。齐睿是法会的发起人,韩燕是秘书长。有她这个搞旅游的人才在,每一步都会安排得井井有条。
其实这全是幌子,在倒数第二辆大客车里只坐了不到二十个人,百分百都是参与洪涛计划的家族代表,剩下就是他们带来的智囊团。
临近中午的时候,五辆旅游大客车停在了大院门口,唐晶的几个手下充当了临时安保人员,按照事先拟定好的名单安排大家分别上车。
该回酒店的回酒店,想去机场的去机场。反正在明天下午之前,这几家人都会从京城里消失不见,洪涛和_图_书也还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家继续当孩子王。
在如何合理合法、不显山不漏水就坑人一把的问题上,他们可比洪涛知识丰富多了。二个多小时的八仙过海之后,三套相辅相成、互为补充的作战方案就热乎乎的出台了。
还是老天爷开眼,有几位年岁比较大、身体比较虚的居士由于长途跋涉出现了晕车反应。洪涛一看,得,就装病吧,不是他装,而是让吉达装着晕车。
他这次选的地方叫安各庄水库,也叫易水湖,离京城还有一百多公里。在这座水库的中间有个几十米高的小山,山头上有一座小庙。
洪涛本人对这些玩意理解的很肤浅,也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完全是凭借本能来做粗略判断。再往后的事儿就是黛安的工作,到底合适不合适、能不能干、怎么完善细节,洪涛一律不管。
实际上各家也不反对把风险压到最小,谁也没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吃http://www.hetushu.com相太难看不仅仅是声誉问题,欧美国家政府也不会看着有人明抢不搭理。
当车队抵达水库边的渡口时,洪涛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想再在这里耽搁时间,可又不能马上回城,咋办呢?
洪涛没躲,主要是没法躲,总不能一把甩开她吧。这种腻腻乎乎的举动在生意场上其实也不算什么,连暧昧都够不上,顶多算试探。
老公主都晕车了,情况还挺严重,那还放啥生啊。大家一合计,先把身体不太好的人统一送上一辆车,由洪涛这个青壮年护送,打道回府!
放生的地方就在山脚下,九千九百九十九斤鲤鱼苗已经先期拉了过去,十多条渡船也租好了。放完生还要去清西陵游览一下,然后统一入住岸边的农家院。
于是还没到晚上八点,这辆满载的旅客行车又一头钻进了友谊医院的大门,真晕车的几位该怎么救治听医生的,剩下的人则作鸟兽散。
“您可是黛安http://m.hetushu.com的老师,还是托马斯的至交,总不至于因为这点钱就故意勾引别人的丈夫吧?”眼睛小也有好处,稍微一眯缝就能免疫很多攻击。
这个媚眼真不能接,怎么扔过来的就得怎么扔回去,半点犹豫都不能有,天知道她是不是黛安派来故意试探自己的。
“你口气可真大,这点钱都够我故意勾引别人丈夫十次的了!”杨薇还不死心,伸手挽住了洪涛的胳膊,贴得那叫一个紧,胳膊肘都快顶进软肉里去了。
这样一来洪涛就有三个小时的功夫在车上开个碰头会,把需要明确的几个关键问题商量好。也不用任何文字保证,当面的承诺此时比什么都管用,谁坏了规矩谁就是大家的敌人。
要不说商人是最现实的一群人呢,她和冯女士真有一拼,都是很纯粹的商人,同时也是很无趣的女人,不管是否漂亮都极度无趣。
“只要你不怕烫手我就不怕烫……”洪涛的眼神显然被杨薇察觉到了,并且马上有http://m•hetushu•com了回应,一个大大的媚眼飞了过来。
“不仅不露面,孩子满月之后还得乖乖送回来当人质,每年不交够生活费,想见一眼孩子都没门!”不管杨薇怎么东拉西扯洪涛就是不松口,这次大动干戈的把各家人找来,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固定投资份额,别想出多少出多少。
后海岸边从来不缺乏放生的善人,但洪涛不想和他们凑热闹,那样太普通了,体现不出什么叫高规格。
“那好吧,等你女儿满月之后我再来骚扰你。要说你这个丈夫当的也够差劲儿的,不能一碗水端平啊。当初生儿子的时候就去医院里陪着,现在轮到我们黛安了,怎么着,你连面都不露一个?”看到洪涛不吃这一套,杨薇又换了一招数。
但还是没忘了捎带杨薇一句,让她没事逗自己,老老实实当尼姑去吧,还得找人照下来,以后没事就把照片拿出来抖搂抖搂,看你再废话!
从京城出发到安各庄水库不堵车也得二个多小时,这么多车还要和图书保持队形,速度还会慢一些。
“假如计划失败当然算不上……洪先生,人已经到齐,出发的时间也快到了。”康莉是个更无趣的女人,别人好歹还是为了自己的钱奋斗,她却是为了别人的钱拼搏,而且一点都不糊弄,这是一种什么情怀洪涛真理解不了。
开法会还捎带手旅游吗?肯定不是,这也是法会的一部分。总不能光念经耍嘴皮子,最后一个环节就是放生,用实际行动告之佛祖,俺们是善人。
然后再开上几辆小车,有开道的,有在后面收尾的,浩浩荡荡的驶上了环路,一头钻进了京石高速。
“康莉,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吗,拿自己孩子当人质逼着媳妇出去挣钱,这还算男人吗!”杨薇一看洪涛不让步立马就把胳膊松开了,不光不让占便宜,还要向张家人揭发洪涛的丑陋嘴脸。
“那也不成,这位丈夫正等着妻子生产的消息呢,就算有啥歪心思也不敢在这时候动。万一要是把您的世侄女惹毛了,她敢让咱们都赔得光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