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82章 意外

有了这五个女人在身边,他基本对什么女人都免疫了。周佩佩和她们比不具备任何优势,自己也不像凡凡那么小肚鸡肠。想报仇不用找她,她丈夫卫建华才是正主儿。
失去了家族的庇护,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卫建华。他那个肥差早就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现在后台倒了,一查一个准,受贿是没跑的。
这些日子洪涛太老实,老实到有点脱离了社会。可是说着说着又咬牙切齿的跑题了,还献宝一样把手机又往洪涛眼前凑了凑。
“……这是你偷偷拍的?”周佩佩的照片还没完,后面已经可以算不堪入目了,都是她在房间里和男人鬼混的实况。
“这么说她一直都养着卫建华呢?”洪涛不太关心周佩佩是怎么过的,他主要是想知道卫建华在干什么。
洪涛不明白欧阳凡凡的意思,这个女人别看外表娇娇小小,缩在自己怀里和个中学生差不多,但那颗小脑袋里可真没少装东西,而且心够狠,什么事儿都能做出来。
其实这和站街女没啥区别,只不过就是服务对象不同而已。周佩佩原本名声就不太好,她圈子里的人也都是差不多的货色,只要豁的出去,混个纸和-图-书醉金迷倒也不是太难的事儿。
卫家总不能看着儿子进去吃牢饭,老两口砸锅卖铁总算是把窟窿给堵上了,最终判了个缓。
江竹意够狠吧?但是她和欧阳凡凡比起来顶多算莽撞。这位才是真毒啊,都毒到了骨子里了。
“和我仔细说说她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周家倒了,这不是秘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佩佩不至于沦落于此,况且还有卫建华给她托底呢。
“……这不是周家那个姑娘嘛,叫啥来着,还是你和睿睿的大学同学对吧?”照片上是个很会打扮的时髦女人半身像,就是妆有些重,至少洪涛这么认为。是谁洪涛也记得,虽然只见过一两面,但她的特殊身份一辈子也忘不掉。
“这次是真没人能伸手拉一把了,现在周家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也怪当初他们家做的太过分,听说在南边没少捞钱,光是弄银行贷款就不下十几个亿。”
“嘻嘻嘻,你还不知道吧,周家老大春节前就因为经济问题被抓了,不是双规,是逮捕,已经开除了党籍走法律流程。”
“干嘛!你不会真的想去找她吧……不成,卫建华你也不www•hetushu.com能动,现在肯定还有人盯着呢,先忍忍吧,就算不为了我,也得为了我们的孩子啊。”
之所以和卫建华结婚只能算是互相利用,确实犯不着还两个人一起过。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呢?洪涛的好奇心又来了。
谁承想周川和周京都被洪涛给弄死了,海外的资产也就别惦记了,整个家族都要面临灭顶之灾,谁还顾得上这位已经嫁出去的闺女呢。
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本来是合理的剧情走向,可周佩佩真没地方可飞。周家自打大儿子出了事儿之后实际上已经等于被抄了家,存在海外的资产基本都由周川掌握着,那是他家的后路。
“你不会也想花钱尝尝她的滋味吧?要不咱们叫上睿睿一起去,好好折磨折磨她,也算是报仇了!”古人云最毒妇人心,看着欧阳凡凡眉飞色舞的讲述着另一个女人的厄运,洪涛感觉胃里一阵一阵直抽抽。
“对了,你还记得她吗?”看到洪涛有点郁闷,欧阳凡凡马上转换了话题,以免聊到死胡同里去。她起身从床头柜的包里拿出一部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放到了洪涛眼前。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你彻底自由之和图书后咱们一起想办法。你总不会为了一个金月就把我们全扔掉不管!”
其实自打回国之后,报仇的念头也逐渐淡漠了。不管怎么折磨卫建华金月都活不过来了,与其冒着很大风险去追求一丝丝精神上的畅快,不如安安稳稳的把日子过好、把孩子带大。
这时候的卫建华也不再低三下四的哄着周佩佩,本来心里就烦,火气一上来干脆就动手吧,还打得挺重,保不齐是想把前几年受的冤枉气都找补回来。
工作没了,卫建华和周佩佩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尤其是大手大脚惯了的周佩佩,除了和卫建华撒气之外就没给过他好脸。
“唉,女人啊,有时候就是脑子糊涂。自己混成了这样,还得养着一个滥赌鬼和烂酒鬼,不如离了痛快,何苦呢。”
老老实实去找工作吧,还真不好找。她从来也没上过班,吃嘛嘛香干啥啥不灵,还一天苦日子也过不下去。没钱怎么办?找男人要呗。人家不给咋办?想办法让人家给呗。
欧阳凡凡也是闲的,没事儿非和洪涛提卫建华和周佩佩的事儿,现在她肯定后悔了,双手双脚死命的缠在洪涛身上,好像松开就会出大事儿一样。
“你信不www•hetushu.com信我先折磨折磨你!以后别老和我玩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的把戏,时间长了很没意思。”别说欧阳凡凡有点口是心非,就算她真愿意洪涛自己还不乐意呢。
再加上她原本的身份和不错的姿色,很快就在这个行业里混出了点名声,一些档次不太高的场合都会有人请她来助兴,收入还算不错。
“这可不是我偷拍的,是从别人那儿转过来的。她不是普通的交际花,专接特殊活动。还真别说,专门有人花钱来睡她这个曾经的千金小姐。你们男人啊,都是贱!”欧阳凡凡还在不停翻着周佩佩的照片,真没少存,看上去至少有三四个场景。
“嘶……你千万别自己和她接触,不要以为咱们之间不联系周家就认为你和我没关系了,当初你们家也没少给她家落井下石吧,她能忘了?”
“那个周川更是树敌无数,人都死了还有大批人整天去告状,罄竹难书啊。说起来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可惜你还得躲躲藏藏的装孙子,我一想就来气。”
不过话赶话的正好聊到这里,洪涛还是想听听卫建华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如果他还想以前一样不靠谱,自己也背不住再找机会坑他一把。
和-图-书“周佩佩……我是在一个聚会上偶然见到她的,你猜她现在干什么呢?”欧阳凡凡干脆转了个身,把后背紧紧靠在洪涛胸前,然后举着手机一张一张的给洪涛看周佩佩的照片。
自打周家兄弟畏罪出逃之后,卫建华和周佩佩这两口子就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的意思。周家已经顾不上这个女儿和女婿了,卫建华家当然也不愿意继续给周家当炮灰。
“听我叔叔说年底的十七大就是周家末日,他们家老头子也得下来,说不定连他家背后的那些人也得跟着受不小损失。”
能看出来玩的还很疯,除了一对一之外还有一对二、一对三,甚至有几张里还出现了神志不清的状态,显然是抽过了。
见到洪涛并不怎么气愤,欧阳凡凡也就不再那么义愤填膺了,又给周佩佩鸣起了不平。她们都是女人,在这方面肯定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知道她的住处吗?”意外,真的很意外。以洪涛对周佩佩的简单了解,她不应该是个很重感情的女人。
“嘿嘿嘿……她现在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已经成了这种聚会上的交际花,谁给钱多就跟谁睡。”听了洪涛的问题,欧阳凡凡觉得有必要给自己男人补一补时事政治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