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86章 仇将恩报

“所以咱们现在需要抛开大人之间的恩怨,多为这个孩子想一想,我这个建议你们能同意不?”打击完人就该给甜枣吃了,想继续顺利的聊下去,就先要让这夫妻俩放弃敌对态度。
准确的说这也是在为自己之前的一系列冲动赎罪,在这件事儿里周家兄弟包括卫建华真的是罪魁祸首吗?恐怕不是。那周家老大和周家父母是吗?洪涛觉得也不是。既然他们都不是,就算把他们都弄死,意义大吗?
“……”这次卫建华和周佩佩给出的回答都是沉默,实话说到点子上了,无法回避。
别一听澳洲,就觉得更容易接触到那些东西,其实澳洲地方大了,有些地方简直就和无人区差不多。必要的生活可以保障,但想灯火酒绿、醉生梦死就是做梦。由于人口密度太小,就连毒贩子都懒得过去发展,你有钱也买不到货,活活急死。
“至今为止我也没忘了是谁把我媳妇骗出去的,她从此之后永远也回不来了,但我也清楚该对此事负主要责任的是谁。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而且无法挽回,我就不想再继续追究下去。”
“我打算把你们一家三口送到国外去,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你们的地方安家。你不是搞过和-图-书园艺嘛,估计对种植农作物也不陌生。”
可除了洪涛和周平安之外,其他三个人谁也没胃口。卫建华是光喝酒不动筷子,周佩佩是拿着筷子数米饭粒,费林索性连筷子都没碰,就坐在那里看看这边、看看那边。
在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吃饭时间里,洪涛已经肯定了两件事儿。第一,周佩佩确实很爱孩子,卫建华也确实没有虐待孩子;第二,他们俩确实无法保证这些条件。
“我在澳洲给你买个小牧场,连种植带畜牧,头两年的投资我出,之后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但我可以帮你们找到收购商。只要不偷懒、不败家,你们一家三口这辈子就算拿下了。怎么样,愿意过去试试吗?”
“想让我出面帮你咬周家没有可能,不是我不肯,而是没用。不信咱们可以试试,但你得先放过她们母子俩!给她们足够的钱,让她们去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洪涛这番话没起到啥大作用,卫建华的眼睛里只是闪过了一道微弱的亮光,然后就又熄灭了。
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洪涛就不打算去追究卫建华的错误了,甚至都不想去找他。这种人充其量就算个烂人,比他还烂的大有其人,多一和图书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犯不着去为了他付出任何代价。
“我需要确实的证据,证明你们俩能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给他提供好的生活环境、好的教育和好的家庭。”
“如果您总是这么容易激动,那我恐怕就要真的把孩子带走了。”费林很会选择位置,洪涛坐到了靠门的位置,他就坐在另一头。这样等于是把卫建华两口子控制了起来,往哪边都跑不了。周佩佩刚一起身,就被他给挡住了。
可有些事儿无法快意恩仇,因为在惩罚敌人的时候也会伤害到自己人,比如说周平安。洪涛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利弊,觉得还是自己委屈点最符合目前的状况。
洪涛一个人吃了半盘子带鱼外带两碗米饭,还哄着周平安也吃了不少,然后把孩子送到阳台继续观察乌龟吃饭,这才回到了饭桌边,点上一根烟开始说正事。
现在洪涛终于可以说别人是臭狗屎了,比自己还臭,让自己都懒得踩。但周平安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来踩一脚,不光踩,还得在上面慢慢碾、仔细磨,直到再也闻不出臭味为止。
“你不能带走我儿子,我是孩子的母亲!”刚一开头周佩佩就急了,发出了刺耳的吼声,边说边往阳和图书台跑。
“那你来想干什么!”周佩佩很怵费林,因为费林看起来比洪涛凶恶多了,只好重新坐下。
“到时候你们会因为钱经常吵架,说不定还会离婚,然后周平安就成了负担。就算你作为孩子的母亲能一直带着他生活,可是离好的环境、好的教育、好的家庭标准也太远了。”洪涛对这夫妻俩的回答不满意,为了能让他们明白目前的处境,还得说一些不那么动听的实话。
“我想确定这孩子以后不会吃苦,就这么简单,你们俩能给我一个保证吗?哎,先别急着表态,也不用发誓,那些东西没有半点价值。”
“要是我再晚来几个月,你说不定就真废了。虽然我也希望你受尽苦难折磨,但我更希望你能作为平安的父亲,真正给他一个平安的生活。”
“新生?还能有什么新生……我除了认识点花草树苗之外,连搬砖都没人要。你还是别给我吃宽心丸了,说吧,到底让我去做什么。”
“你们俩的情况我已经调查了一个多月,结果就不具体描述了,反正不太乐观。说句不客气的话,从经济上讲,你们用不了几年就得入不敷出。我是个有家的人,很清楚当家庭经济出现问题时,最直接的影响是和*图*书什么。”
“其实我不怀疑你们对孩子的照顾已经很好了,这也是我还愿意来和你们心平气和谈话的唯一前提。”
这顿晚饭吃得真是别扭之极,炒菜的是卫建华,他的厨艺还真不错,总共三个菜,两荤一素,再加上费林叫来的外卖,摆了一桌子。
“放开她……周女士,我想咱们之间的谈话最好还是别让孩子听见,那样对他没好处。你先别急,我也没说要带走孩子,但也没说不带走,是不是要带走他,完全看您和老卫的表现。”
要想帮助周平安,就不能拆散这个他已经习惯了的家,但这个家里有个不稳定因素就是卫建华。如果他不能戒酒、戒毒,所有努力都是白搭。
“现在我就想问问你了,假如我再给你一次新生的机会,你愿意戒掉酒瘾、毒瘾,重新成为一家之主,好好活一次吗?”
怎么能戒酒、戒毒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隔离,让他和那些玩意、那些人完全断绝联系。有这种地方吗?还真有,而且还不用去什么沙漠戈壁,西澳的环境就很合适。
“哥,我去门口等着,有事儿叫我……”费林不怕打架、不怕警察、也不怕追高利贷砍人,但受不了这种场面,气氛太压抑。
“你看,说来和-图-书说去又绕回原点了。我再最后说一遍,如果我想报仇,你愿意不愿意都没任何区别。现在把脑子静一静,别瞎想,听我给你说说新生活是啥样、再仔细考虑清楚之后,给我一个最终答复。”
这一切并不是洪涛自愿的,如果可能的话,他想让费林找人给卫建华提供数量足够、质量不高的那东西,让他活活抽死算逑。
洪涛也不乐意在这种场合里多待,可自己再走就没法谈了。所以说当大哥也不容易,遇到操蛋事儿小弟都能在一边听指令,当大哥的还得顶上去冲门面。
“你说吧,到底想让我们做什么,只要不把孩子带走就成。他是佩佩的命根子,我现在就是个废人,要是需要付出代价就冲我来吧。我对不起金月、对不起佩佩、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所有人……”这次是卫建华先表态,有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味道。
“我当然会……”周佩佩回答的很快,但底气明显不太足。
“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吧。这个孩子是古欣的,古欣是我朋友,所以孩子我不能看着不管。”
“……我会尽量……”卫建华显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在洪涛和费林的注视下又不敢不回答,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