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88章 理想社区计划

如果想搞独立的世外桃源肯定没希望,别说一个居委会主任,就算费林当了区长也是白搭。假如只是想阴奉阳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话,基本也就够了。
洪涛干嘛费心费力、又花钱又托人的把吴小兰往居委会里塞呢,难道只是为了给她找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肯定不是这样的,洪涛没有铁饭碗情怀,更不以当公务员为荣。
说到底洪涛削尖了脑袋想回国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这件事儿要是不干每天心里都痒痒。
从年初开始洪涛就在暗中运作这件事儿,费林通过关系找到了街道办事处的相关人员,疏通了这方面的程序问题。
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吧,任何事儿都不能只看说明书,那样会糊涂一辈子的。居委会是不属于任何编制,但它从诞生那一天起就是政府部门的有效延伸,所干的工作也是政府工作中的一部分。
但随着社会逐渐转型,这个基层组织好像离群众越来越远了,解决家庭纠纷、嘘寒问暖不再是它的工作重心,而是成了一个基层办证机构,不需要办理各种手续时,居民们基本就和它沾不上边。
http://www.hetushu.com晶和吴小兰这几年挣的钱已经够公务员们挣一辈子的了,还贷款买了两套望京小区的房子,就算天天在家里待着啥也不干,生活质量也不会比普通人家低。
然后徐老太太的闺女也被洪涛请了出来,特意给街道办事处写了一封推荐信。说是吴小兰同志自打迁入社区之后一向热心社会工作,个人又追求上进,自学了大本课程。在国家号召基层干部年轻化的时候,很适合到居委会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假如没有这个计划的牵绊,出事之后他早就跑到外面不回来了,什么家乡、院子、父母的墓,那些都是对外的说辞,掩人耳目用的。
但现在国家顾不上这一块儿,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能力的合格市民,洪涛觉得自己有义务为社会做出一点点贡献。
在很多问题上,比如说办理低保、子女入托入学、计划生育、甚至买车买房,居委会都能起到不大不小的作用。试问,如果不是政府部门,它凭什么能有这么大能量,权利是谁赋予的?
不成功……不成功则成仁呗,还能怎么样,接着跑路吧。跑得了就跑,跑不hetushu.com了也没辙。该法办就法办,正好试试自己之前的梦是不是真的,上面那些人是不是真把自己从重生名单上划掉了,是不是真的能一死了之,不再穿梭于历史长河中,不断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创业、一次有一次的成功或失败。
这个念头萌生在去暴雪总部参观的时候,暴雪公司所在的尔湾市就是由一家私人公司管理运作的,还很成功。既然美国人能这么玩,自己干嘛就不成呢?
有了这封信,吴小兰上位的政治基础就具备了,这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啊。什么?你说你就住在这个社区里,根本不认识吴小兰是谁,更没发出过类似呼声!
说到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居委会这个组织的性质,它在原则上讲是一个民间组织,并不属于事业编制,更不算政府部门。
按照规则,这种事儿一般都是由政府规划管理,交给个人那不就乱套了。以后谁想管理就管理,谁想维护就维护,那还要政府干嘛用,领导们去领导谁?
确实,美国和中国的规则差异很大,但洪涛是个在规则缝隙中行走的行家,他考虑了好久,觉得这件事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可以搞个小的和图书先试试,要是成功了也不用证明什么,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好奇心。
其实这真不是拍马屁,更不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吴小兰这个新上任的居委会主任本来就是洪涛的人,她有个外号叫小鸟!没错,她就是唐晶的未婚妻。
要想在社区里说话算数,靠兄弟多能打、能骂、能捣乱远远不够,光拿钱砸也没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人掌控基层单位。
那你真是个糊涂虫,徐老太太的闺女是谁?她是市人大代表。啥叫代表懂不?就是她说的话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具体你说什么谁有功夫听啊。
别的城市里有没有居委会、居委会有多大能量洪涛不清楚,但在京城,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你还真不能拿居委会不当干粮。
吾心安处既我家,这个信条也不是现在才有的。院子没了可以再盖,父母的墓地也可以迁走,都这个年代了,总不会还出现挫骨扬灰的戏码吧。
也正是因为这个计划,才会有阻止酒吧扩张、大肆收购三海地区房产、挖孙丽丽墙角、捐赠魏老太太大院子的一系列举动。这些都是理想社区计划中的一部分,就连把吴小兰推上居委会主任也是计划中的重要hetushu•com一环。
理想社区的意思就是他自己想象中适合居住的社区。说白了吧,他就是觉得这些年城市变化太快,快到大家都有点跟不上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有些好的传统需要被保留下来。
仅仅一个居委会主任就能给理想社区计划保驾护航吗?这得看你打算干什么了。
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吴小兰是实现理想社区计划的一颗关键棋子!啥叫理想社区?国家颁布过这个计划吗?没有,这个计划是洪涛自己设计的。
按说居委会换届这种事儿洪涛不会关注,和他并没什么关系。小时候还能时不时见到居委会的人到各家各户走访走访,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过问过问。
可洪涛是个死心眼,凡是他想干的事儿不管有多难、多麻烦都必须试试,知道前面是南墙还得再拱一拱,看看能不能把墙顶破,不到头破血流的时候就不死心。
洪涛这么支持政府工作,难道是转性了?或者真的觉悟啦?肯定不是,像他这种死不改悔的顽固份子,根本就没有教育好的希望。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它确实没编制。说是聘用制也成,说成任命也可以。不过有一个隐性福利是居委会工作人员的特权,和-图-书那就是上升通道。很多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最初都是从居委会干起的,这是进入政府部门的另一条通道。
可是吧,想做贡献也没那么容易。你说你要维护一方平安、治理一个社区,政府会允许吗?维护、治理这种词都是带着浓浓的权利味道的,你说你只想贡献,谁信啊。
但这些话不能和任何人明说,哪怕江竹意都不成。因为这件事儿太匪夷所思、太二百五、太危险,那个娘们一旦知道了,百分百会跑回来等着陪自己一起死。
不信的话你去社保中心办个养老和医疗保险试试,看看没有居委会的证明文件人家给你办不。或者去工商局申请个体营业执照,看看没有居委会的失业证明能不能办下来。
但这一次洪涛很积极,让唐晶为居委会送去了全套办公桌椅和十台电脑,算是辖区单位对基层部门工作的支持。
要拍也得是街道办事一级才管点用,像居委会这种最基层的组织对他已经形不成太多帮助了,完全可以无视,只要不往死里得罪就成,那他这么上赶着拍马屁图什么呢?
五月底,后海社区居委会换届选举了,新任居委会主任叫吴小兰,很年轻,三十岁整,还是个迁过来没两年的外来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