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0章 诱人的大苹果

“哎,不对啊,他走了谁买单?”洪涛离开之后不一会儿郑大发突然把筷子放下,很神秘的问了小舅舅一句。
“没事儿,都是酒腻子,睡一觉就不知道自己昨天说过啥了。”郑大发还不太放心,又把目光转向了小舅舅。在这一点上小舅舅百分百同意洪涛的选择,郑大发并没在京城里生活过几年,对这些底层的习惯不太了解。
洪涛的说辞让小舅舅很无奈,这都尼玛海外友人了,查都没地方查去,只能是把洪涛前后左右仔细看了看,然后哀叹命运弄人。都长成这样了居然还有人相信,追着塞钱,还让不让浓眉大眼的正派人物活啊!
但是在工作的方式方法上洪涛还得要求一下,能不欺负他们就别欺负,实在不成也别太过分。大不了不就是完不成进度嘛,对自己而言并没有实质上的妨碍。
既然是有危险的事儿,洪涛肯定不会和任何人和盘托出的,他们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哪怕有一天事情败露了,他们也顶多是被自己蒙蔽的受害者,谁说亲戚就不会害亲戚了。
不是一般的手机,而是一部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大屏幕手机。这玩意拿到后世里根本不算什么新奇玩意,小学生手里和*图*书都拿着一部。但是放到零七年,它必须是破天荒的。
上次欧阳凡凡给自己展示周佩佩照片的时候,洪涛就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手机!
“老板,给我打包一份芫爆肚丝!既然提起我们家,正好老太太喜欢吃这口,算你孝敬了。”和小舅舅玩脸皮洪涛都不是对手,这不,又多叫了一个菜,连吃带拿,还有讲究。
“就咱家那个破胡同,还是庙产,你让我和喇嘛爷谈产权问题?要不你去谈,谈下来我白给你一个院子!”
“要是遇到居民里有不太讲理,打算一口吃个胖子的主儿,您可别来硬的。啥怂颠坏的招儿都能用,就是不能正面冲突。这是我的底线,估计也是政府的底线。”
因为这是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苹果iPhone。
“……你呗,刚才你不是还为他撑腰呢嘛,别看我啊,我也没带钱!”小舅舅趁着郑大发停嘴的功夫,三口两口把盘子里最后一点肚仁送进了嘴里,然后一仰脖把酒杯也喝光,吧嗒着嘴、摸着肚子,很是惬意。
当时洪涛也询问过欧阳凡凡这部iPhone手机是从哪儿买的,按照自己的记忆,苹果iPhon和*图*书e不是要到奥运会那年才有嘛。
要说这个人吧,就没有天生的废物,只是放的地方不同,有些发挥了特长、有些没发挥出来罢了,说不定挪挪窝就成了呢。
可洪涛真玩不起雍和宫地区,先不说一个雍和宫、一个柏林寺都是很难说话的单位,光一个公交分局和一个东城区工商局就能让自己无功而返。
这些老住户都是身无片瓦、兜里没啥存款的普通居民,可越穷就越狠,拆迁、改造这两个词汇现在已经成了发财的代名词,谁赶上谁不得玩命啊,所以郑大发的拆迁公司必须配合。
“别说又是那位公主买的啊,她八百年不过来一次,买这么多破院子干嘛用!”但是在工程问题上小舅舅不太相信洪涛的说辞,他总觉得洪涛又在搞鬼,这玩意是一种下意识的感觉,说不清缘由。
这部手机根本不是市场版本,它是暴雪公司送给欧阳凡凡的礼物,纯英文版本。
“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现在的身份本来就不踏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会和大发子交代清楚,咱就光带着嘴去,坚决不带手!”
“那我就放心了,两位舅舅先吃着,我还有点事儿要办,先走一步!”既然郑大http://m•hetushu•com发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洪涛就不打算再多说,这两位都是人精里的人精,没必要死气白咧的讲。正好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看了一眼号码,洪涛起身就往门口走。
郑大发现在已经逐渐退出第一线了,把公司的业务都交给了儿子和儿媳妇。也别说,郑发结婚之后好像突然开窍了,比原来弄煤场的时候灵光的多,各种应酬、政策把握得很不错,至少干了这么几年从来没在这方面出过问题。
在iPhone之前也有所谓的智能手机,比如谷歌T-Mobile、黑莓Pearl 8100、摩托罗拉Q、诺基亚N95、诺基亚6300、索尼Ericsson K750等等,但是和iPhone相比,它们只能算半智能的。
光有小舅舅的工程队干不了老旧胡同改造的工程,别看大杂院里都是破房子烂家具,可俗话讲了,破家值万贯!
小舅舅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既然是白来的钱干嘛不给自己家先好好捯饬捯饬呢。姥姥家的院子也有年头了,和雍和宫的历史差不多,当年那是一座尼姑庵,解放后才分给居民住的。
至于暴雪从哪儿搞来的这种内部纪念版,欧阳www.hetushu.com凡凡就不清楚了,它的发布日期应该在下半年,轮到国内市场可不要明年了嘛。
洪涛还真不是故意耍赖,这个电话是欧阳凡凡来的,内容和理想社区的事儿没太大关系,但也不能说丝毫关系都没有,应该算是连带反应。
“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呢,好几亿好几亿的往脑袋上扔!要不干脆也把你姥姥的院子改善改善吧,我也不要求前出廊后出厦,盖个规整房就成!”
“工期问题你不用担心,这些活儿利润都不低,我干不了还有你大姨夫呢。不过我总觉得不太踏实,你老实告诉我,这些院子是不是都和你有关系?”
“下次我再跟你们俩出来吃饭我就是那个!”郑大发仰头看了看屋顶,也没找到合适的宣泄口。这事儿真不能怪小舅舅和洪涛,要怪就怪自己瞎眼,和这么两块料出门吃饭还不盯紧喽,不是请等着挨坑嘛。
“舅舅,您的活儿可也不轻省。这里不比政府和大房地产商拆迁,人家是拿着尚方宝剑的,我顶多能有根打狗棍。”
“我说亲舅舅,咱能不能不提老黄历了?我今年可都三十五了,四个孩子的父亲,走过南闯过北,什么事儿该干什么事儿不该干心里有数。”
“人家是http://m•hetushu•com要出成绩的,你以为我说改造哪儿就改造哪儿啊?后海那边不是守着一个大湖嘛,稍微弄弄就是风景区,后期也好招商引资。”
当年自己也弄了一台,还是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欧版,和国内电话卡兼容不太好,除了模样和名号唬人之外,用起来有时候还不如老手机好用呢。
“我和她都是过手财神,只是在选择项目上有点自主权。反正也是善款,改善谁的生活不是改善啊,我拉过来帮着街坊邻居提高点生活质量也不算舞弊吧?”
事实证明自己的记忆没错,目前别说国内没有iPhone手机卖,就连它的老家美国也一样没有。
“嘿,合算你们甥舅俩合起伙来坑我啊,出门请客不带钱,这是你们家的传统?”郑大发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盘子,又看了看小舅舅,一肚子憋屈。
“这次的工程确实和吉达公主有关,不过资金来源也不都是她的,是海外华人为祖国举办奥运会捐的善款。”
“老胡,知足吧,这三十多座院子干下来你也能挣出一座院子钱了。要说小涛也够仗义的,工程款都预付,这样的外甥你给我,有多少要多少!”郑大发听着甥舅俩的话鼻子都快气歪了,白吃馒头还嫌黑,神马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