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2章 进阶

这句话的直接后果就是让最该受苦的孩子都成了小皇帝,大人们自己缩衣节食,也得打肿脸充胖子,拼了命把孩子往好一点的幼儿园里送。美其名曰,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物业公司还提供各种小修小补的服务,虽然不是免费的,但对于居民来说也很方便。你家不管是电路坏了、上下水出问题了、还是房子需要小改动,都可以找物业公司帮忙。
只要后期能有更多居民加入管委会,也就等于同时加入了物业公司的服务范围。一旦缴费居民达到了一定数量值,那物业公司就有可能进入收支平衡模式。
要说阶级固化,中国可以排上世界前几名,除了那几个有天生人种歧视的国家之外,恐怕就数我们厉害了。
但在这里洪涛又做了一个弊,这家中标的物业公司根本就不是冲着二十五户居民来的,它本身是大姨夫公司开发楼盘之后的配套公司,有没有这二十五户居民都得存在。
而洪涛给他们的补贴也不是钱,而是房子。没错,就是那些门脸房。
现在的幼儿园是越来越贵、越来越难入。可各家都只有一个宝贝孩子,也不知道是那个孙子王八蛋说的,苦了谁不和图书能苦了孩子。
可能有人会问了,难道说物业公司不以盈利为目的吗?这话怎么聊呢,其实京城的大部分物业公司,只要不偷奸耍滑盘剥居民,基本都是亏损的。
所以开发商并不是发善心,只能说你买房的价格里已经包含了这部分费用,里外里都是你掏的钱,只不过经过开发商的手转了一下。
这是必须的,也是符合人性的。我们的老祖宗说过,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还有门当户对之类的警语。
它提供的服务要比临时找来不熟悉的人员有保证的多,出了问题只需要到物业公司里反应即可,算是售后服务有保证。
开发商开发一个楼盘之后,按照法规必须成立物业公司进行有效管理,否则不仅无法获得售楼证,光是楼盘口碑不佳,影响了楼盘价值,就够开发商头疼的。
幼儿园老师暂时全部从国外聘请,已经不是双语了,只要你想学,光英语就有美英印澳外加香港五六种口音,再加上法语、德语和拉丁语,不怕种类不够,就怕家长挑花眼。
其实物业公司并不全靠物业费养活,更多的是靠有偿增值服务,比如说m•hetushu•com各种修理维护、接送、家政服务、社区内部摊位租赁、接纳广告等等。
那这么多亏损的物业公司靠什么活下去呢?很简单,开发商会给它们补贴。
在这一点上欧美的社区结构就比较合理,大家按照收入水平的不同集中居住,相同档次的几个社区共用幼儿园、小学、甚至中学。这样一来大家也就没法攀比了,大家收入全差不多,总不能比谁能吃吧。
这样不仅能稳定社会,还可以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在各行各业中调动起足够的积极性,不用整天上班混日子了。
又有人说了,我们已经阶级斗争了好多年,早就消灭阶级啦。我呸!说这种话的人要不就是眼瞎、要不就是脑残。
不过也别笑得太早,这些门脸房并不是无条件出租,管委会对社区附近的商业环境有严格要求。像饭馆、洗衣房、酒吧、小超市、健身房、发廊、花店、汽修店、洗车房之类的项目不仅要全,还不能重复太多。
这些房子洪涛会用一个不太高也不太低的价格租给物业公司,由它统一管理、统一出租,其中的差价就是物业公司的补贴。
那有人说了,这样不是阶和图书级固化吗?富人的孩子永远比穷人孩子得到的教育资源多、成才几率大,以后当富人的机会也大。
洪涛并不认同这种模式,他希望物业公司也能真正盈利,这样才能长久健康的存活下去,也就不容易出现降低服务质量、盘剥居民的事情发生。理想社区嘛,不管能不能达到,总得先理想一下。
不是说谁给钱多就租给谁,这些问题就得物业公司经理自己去平衡了,反正任何店铺入驻都要经过管委会三位代表的同意。
单就这二十五户居民而言它是赔钱的,之所以还愿意来投标,一方面是靠大姨夫的关系,更主要的还是因为更大的市场前景和洪涛私下给的补贴。
这还只是第一步,随着物业公司入驻的时间增长,后续还会推出更多的便民服务。比如废品和垃圾处理、总体绿化改善、统一接送孩子上下学、法律援助、装修监理、代聘保姆、代管宠物、代缴水电网费等等。
有了物业公司的统筹管理,像宽带接入、有线电视接入之类的价格也会有所降低。因为它可以用集团用户的身份去和相应公司进行谈判,比各家各户单打独斗更有说服力。
反正吧,好处是大家hetushu.com都看得见的,坏处只有一个,就是各家各户每个月都要缴纳一定数量的物业费。这笔钱并不多,一户一年平均在一千块钱左右。这还是独门独院的价格,如果是大杂院会因为居住面积的不同而相应降低。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条件并不是为他们准备的,吴小兰的真正上级也不是街道办事处,而是整天带着几个孩子无所事事的家庭妇男,洪涛!
当然了,等他从管委会那里看到即将可以租到的门脸房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那些房屋的价值和所处的地段,会让每个物业公司经理都笑开花的。
这些都是题外话,洪涛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在魏家大院里建立一座社区幼儿园,专门接收本社区的适龄儿童。
这一点不用争论,啥叫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如果没有所谓的精英阶级,这些二代全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而且我们除了考试一条路之外,基本就没有平民阶层的上升通道了。这玩意只要看看历史书就会发现,以前是寒窗苦读为做官,现在还是一个德性,高考已经成了全民性质的大运动,规模堪比春节,重要性有过之无不及。
阶级固化的罪魁祸首并不是各阶层之间http://www.hetushu•com界限分明,而是互相失去了流通渠道。有一句广告词用在这里很合适,叫做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但是外人并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别说外人了,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之外,甚至连物业公司的经理都不清楚总公司为啥非要让他去投标这么一个小项目,短期收益少不说,还要占用大量人手。
只要能把流通渠道畅通、数量增多,穷人能看到足够的上升空间,不用像古代科举一样亿万人去挤一条羊肠小道,各家各户还用逼着自己的孩子去拼命争夺起跑线吗?
阶级这个玩意不管在什么社会里都是存在的,而且也必须相对稳定。不管大家乐意不乐意,事实就是如此。只有各阶层相对稳定,整个社会才会稳定。
说到孩子,后海社会管委会所做的第二件事儿也随之而来了,啥呢?入托问题。
如果经营效果良好,光是这些房屋的租赁费用差价就有可能让物业公司弥补所有亏损,说不定还能盈利。
其实也不是他们同意,他们的决议会由居委会主任吴小兰转交给洪涛,得到批示之后才能作数,否则同意了也是白搭。因为吴小兰有一票否决权,这也是当初街道办事处同意社区居民自建管委会的先决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