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4章 吃的是文化

“这可不成,你们要独立出来,不能让家长跟着。他们上了一天班,回家还要给你们做饭吃,很累对不对?你们如果把父母都累坏了,以后就没人给你们做饭、洗衣服、交学费了。”
“我让爸爸妈妈跟着我一起去……”终于有孩子壮着胆子开腔了。
“还有我奶奶!”有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
“这一大清早的您就上我这儿来瞎叫,是不是工地上出事儿了?”洪涛本来想去吃早点,但一看小舅舅来了立马改了方向,直接进了院子,几块钱都不能浪费。
谁对他影响力这么大呢,最靠谱的就是花蕾。至今为止洪涛是一次舅妈也没叫过,不管人前人后,估计这辈子也别打算让他改口了。
“特色……你是说在湖边摆上一排桌子?这倒也成,城管和环卫那边我可以找找关系,不过夏天蚊子多、冬天又太冷,总共也摆不了几天啊。”
光是洪涛一个人的嘴脸小舅舅还能忍受,可是再加上皮笑肉不笑的甥外孙就真不能忍了。一个屁大点的孩子就敢嘲笑舅姥爷,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该天打五雷轰!
“他不敢打我们,有叔您在呢!”刘备必须是第一个抢答的,别的孩子和图书不敢他敢,因为他知道洪涛最喜欢胆子大的孩子,不喜欢唯唯诺诺的人。哪怕说错了也比不说强,不光不会受到惩罚,说不定还有褒奖。
“别废话,有屁赶紧放,过不过亿你少操心!”这句话可捅到小舅舅肺管子上了,他最烦别人说他不能挣大钱,洪涛也不例外。
“……你的傻儿子估计又尿了,啥玩意生啥玩意,你看他的德性,和你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长大了也不是啥好鸟!”
“我觉得现在要开就开高档馆子才挣钱,这个弟弟的手艺确实不错,还能从家乡带一批厨师和服务员上来。我这不也正想找你给参谋参谋,这个买卖能不能干?”
“人多了坐大船、人少了坐小船,找几个会划船小伙子穿上古代衣服后面摇橹,船头再坐上一个唱评弹的姑娘。唱得好不好无所谓,也没人能听懂,瞎哼哼呗,只要味道对就成。”
小舅舅真急了洪涛也就不和他逗了,把自己的设想原原本本的这么一说,然后斜楞着眼准备接受小舅舅的顶礼膜拜。
“干是能干,但光高档我觉得还不够,还得有特色,得把咱这里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做餐饮是洪涛的http://m•hetushu.com大忌,不是看不上这个行业,而是太累了。
“我有哥哥,他上大学了,长那么高,不怕坏人!”有了第二个就会有第三个。
小舅舅想蹭自己一顿饭很难,不过说正事的时候他必须是自己亲舅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组给谁都是租,洪涛唯一担心的是他的那些朋友都是口贩子,不靠谱。
别看他嘴上总也瞧不上洪涛,老在洪涛面前冲大辈儿,但只要遇上投资方面的问题,不管大小都得和洪涛通个气,在这方面他早就服了。
但洪涛不反对别人干,脑子里也不缺各种点子。刚才小舅舅的一番话已经让他想起了一个好创意,虽然不是独创,但在京城里也得算数一数二。最主要的是别人没法跟风,这就消除了之后的大部分竞争对手。
“那要是我不在呢?以后你们上街义务劳动,我总不能每次都跟着,你们说该怎么办?”洪涛并不打算让刘备和田思思过于鹤立鸡群,他还是想让更多孩子把动脑子当成习惯。
“船啊!你也不是没去过扬州,就算没去过电影里总看过吧?那边运河上不是有船娘嘛,弄个带顶棚的小船,里面放上和_图_书桌子,往湖面上这么一荡漾,档次是不是立马就高了?”
这甥舅俩一直是谁也看不上谁,说话从来都是互相贬低,小舅舅也不以为意,把开饭馆的详情和洪涛简单提了提,还把他的构思也讲了讲。
洪涛改不改口、叫不叫舅妈对小舅舅而言半点意义都没有。外甥就是外甥,叫啥不重要,能帮自己挣钱才是重点。
“你说这么一条船再加上一桌子菜得卖多少钱?这就不光是卖饭菜了,而是卖的文化。文化懂不?那玩意没准谱,你说多少就是多少,还别侃价!”
“淮扬菜……靠谱吗?”那些门脸房洪涛也没打算全给物业公司,确实还有一大部分要租出去,但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规划。
小舅舅看着洪涛往南边努嘴,马上就意识所说的特色和后海沾边。但随后又提出了不同意见,这个创意是挺好,但可行性不大。
如果不是洪常青趴在窗户上咿咿呀呀的怪叫,小舅舅确实得好好夸一夸这个外甥。人比人真是得死,你说这脑子是咋长的,都不用去试,光听洪涛说了说,他就已经看到了小钱钱漫天飞舞。
“这边环境还不错,停车位也够,就是合适的房子都让你小子给占了和_图_书。”小舅舅并没走,而是跟着洪涛进了院子。这就叫无事不登三宝殿,自打金月的墓也在院子里落成之后,他好像还没进来过。
“湖水里……你是说在里面养鱼?可这里属于园林局,就算他们肯承包咱们也不好管理。就你们这边的街坊,十家里有八家都钓鱼,剩下两家干脆就撒网,我得撒多少鱼苗才够他们祸害的啊!”
“湖边不解气,你再往湖水里想想。”洪涛也是带孩子时间长了,凡事儿都习惯让对方先思考。
“你就积点德吧,他们家大人也是缺心眼,怎么能把孩子交给你带!”结束了这次实习,洪涛刚把孩子们送回家,小舅舅突然出现在门口,摇着头为那些孩子惋惜。
“我一听这事儿就想起你这些房子来了,淮扬菜、扬州,那必须和水沾边才正宗对吧?它有瘦西湖,咱有后海,我觉得挺般配的。”
小舅舅脑子还真灵活,一提湖水马上就想到了养鱼,现捞现做活鱼也是个卖点。但一提起鱼他就满脸鄙视,嘴上说的是洪涛的邻居,其实是在影射洪涛本人。
“所以啊,能自己解决的事儿就要自己想办法,不能总依靠父母。好了,这个问题咱们当成作业,过些天我再www.hetushu.com提问。谁回答对了,我就奖励谁一套连环画。”可以讲道理,但讲多了对孩子也没啥用。洪涛不打算填鸭,思考是一种习惯,无法速成,必须有耐心。
“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千万富翁,很难上亿,知道为啥不?这里不够用!”有人向自己发起挑衅,洪涛真不能忍。钓鱼咋了?又没钓你们家鱼。
“你这话说的,合算我找的人都不靠谱还是怎么滴!他们兄弟俩的手艺都是家传的,扬州本地人。这不兄弟俩分家了,家里的馆子留给了他哥哥,当弟弟的这才想出来创业。”
这个主意也不是他自己的创意,还是剽窃后世的。假如不是他把酒吧街的规模给破坏了,这些小船应该已经在湖面上荡漾了。吃一顿确实要花不少钱,你还别嫌贵,想消费得排队预定呢。
“……成啊舅舅,都开始玩饮食文化了,这不会也是花蕾教你的吧?老实和我说,这个饭馆里是不是有你的股份?”小舅舅是什么档次洪涛太清楚了,他嘴里还能讲出这些东西,必须有外人的作用。
“合算你舅舅是乌鸦啊!你还别和我打岔,我问你,那些门脸房你打算怎么办?要不租给我两间吧,我有个哥们打算开个饭馆,专营淮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