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8章 真心对假意

名望、赞美这些玩意就都留给齐睿、吉达她们去享受吧,那些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往往背后就是诋毁、嫉妒和仇恨。她们有能力承受,自己犯不着去抢。
“您是不是忘了我还有个大女儿在美国呢?要娶也得娶那位,别人先后面排队吧。”不能再一味的闪避了,有时候躲反倒容易出问题,洪涛打算从根子上断了瞎子叔的念想。
其实鱼根本就分不出商品饵和普通粮食之间的区别,只要能吃的东西它们都会吃。不顺口、存有警惕性没关系,咱可以天天喂,这叫习惯成自然,学名条件反射。只要时间够长,你哪怕不喂食了,鱼群也会定时定点的来同一个地方觅食。
瞎子叔的思想比较老派,比洪涛的姥爷稍微新点,但也新不了太多。在他们的观念中,男人必须是家里的顶梁柱,说一不二。女人不管上不上班,本职工作就是做饭、洗衣服、带孩子。不打不骂已经是非常好的丈夫了,但绝对不能对媳妇低三下四。
“是不太一样了,你看看这房子盖的,得有五米多高!我就是点背,你说南岸怎么就没动静呢?”瞎子叔也就是那么一说,他也没打算去管别人家的私生活。
“哦……你要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她们娘俩走了得有好几年了吧?我说你怎么不着急呢,合算早就找好下家了。成,算我刚才没说。来,匀根杆子,我就不回家拿了。”
“您www.hetushu•com可真敢开牙,还南岸,光北岸这一小条您知道得花多少钱不?这个数……”这个问题也是洪涛心里永远的结,如果政府乐意,自己可以出钱把整个三海地区的危旧房屋都翻盖一遍,完事还可以帮着管理,也像后海社区这么整。
“她刚结婚两年男人就出车祸死了,也没孩子。干脆我给你介绍介绍,万一成了,等你一结婚这些闲话也就少了。”洪涛装的是真像,瞎子叔也是真替他担心,还想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决办法,结婚!
“成成成,我不说了,那你倒是给个准话,到底见还是不见啊?”执着,不管洪涛怎么闪转腾挪,瞎子叔认准这块臭肉是不打算撒嘴了。
“我听说那两个跳舞的丫头把你给甩啦,还卷走了你好多钱和公司。唉,看开点吧,当初你和她们走的那么近我也不好说什么,可毕竟不是一种人,早晚要出篓子。”
“瞎子叔,走着吧,我在那边打了一个窝子,肯定有不少大家伙。”其实洪涛自己也这样,习以为常是个非常操蛋的毛病,它就像慢性毒药,能不声不响的毁了影响一个人或一个社会。
就比如说洪涛做的这个窝子吧,那成本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不是说用料有多讲究,而是下的功夫太多了。只要不是一个特别特别闲、闲的浑身生蛆的主儿,根本就耗不起这个时间成本。和_图_书
其实瞎子叔和瞎子婶的工作都是洪涛私下给安排的,不光他们俩,包括大蝈蝈媳妇在内的十多个本地居民都进入了物业公司工作。
看着洪涛伸出的三根手指头,瞎子叔本来想说三千万,可是怎么琢磨怎么不够用,大着胆子又翻了十倍。得到洪涛默认之后直拍大腿,就好像这笔钱里有他的一样。
瞎子婶大蝈蝈媳妇也不在网吧里干了,去了物业公司,不过比瞎子叔工作轻松点,专门坐在办公室里整理各家各户的资料,然后归档存到电脑里。
这还真不是任人唯亲,他们有他们的优势,就是地头熟、人头熟。现在当然还看不出什么,物业公司总共就管理着三十多户人。但用不了多久这个数字就得翻倍、翻倍、再翻倍,到了那时这十多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就该排上用场了。
听了洪涛的解释瞎子叔释然了,没错啊,洪涛身边向来就没缺过女人,自己也是瞎操心。
“三千……三个亿!好家伙,我听着都头晕。哎,你说那个啥基金会的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啊,他们总不会白白给咱修房子吧,图个啥呢?我一直都没想明白。”
“人家都是大户,哪儿看得上咱着小门小户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小子也不吃亏。两个黄花大闺女就让你祸害了,我听说还有了个儿子是吧?”
但是借着洪涛的话茬又聊起了后面新翻盖的院落,和大多数本http://m.hetushu.com地居民一样,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洪涛的手笔,只道是魏老太太院子里那个什么基金会出的钱。
等什么时候自己走在大街上,别人看自己的眼神里不再有畏惧,那自己就算真的安全了。
心情一轻松,鱼瘾也上来了,眼看着洪涛连着钓上两条巴掌大的鲫鱼,他连回家拿渔具的功夫都等不及了,直接就开始从洪涛的杆包里抢鱼竿用。
虽然满眼都是不合情理,可洪涛也仅仅是心里骂骂,半个屁都不敢放,整天胸前挂着两个小屁孩围着后海溜达。这不,实在闲的没事儿干,就又把鱼竿拿了出来,叫着瞎子叔一起去祸害小鱼。
可惜的是这种念头只能在心里想一想,说出来会遭雷劈,就算最支持自己的江竹意都得立马翻脸。
看来干了这么多年网吧也不是啥也没学到,至少在同龄人里她们算玩电脑玩的比较利落的,不光是办公软件,打打游戏也巾帼不让须眉。
“你看你看,又急了不是,我是为你好嘛。你知道现在大家都怎么议论你?说你是个吃软饭的,专门傍富婆,结果被人家玩腻了,连孩子都扔回来不搭理你了。”
“我听着替你着急啊,咱爷们不能让他们丫挺的背后戳脊梁骨。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以前车队里有个姑娘,今年刚二十八九,人长得还算不错,性格也好。”
“您到底是打算劝我啊、还是打算恶心我?要不咱别钓鱼了www.hetushu.com,开始盘道吧!”洪涛必须摆出一副被别人戳到心窝子的模样,呲牙咧嘴外带急赤白脸。
“切,谁抽谁还不一定呢。我算看明白了,你们几个里面也就你还有点爷们样,费林都不成。前几天我亲眼看到他媳妇把他从酒吧里揪着耳朵拎回了家,半个屁都没敢放,端洗脚水的货!”
“没看出来啊,您现在都学会当媒婆了。可这么年轻就入行,让咱这片的七大姑八大姨咋活啊。您今天给我一个实话,还能不能踏踏实实钓鱼了?”你说碰上坏人吧,难受!可是遇到好心人也不舒服。瞎子叔是真心实意替自己着想,但越真心就越不好敷衍。
“我还没下班呢,要不你先去,过会儿我找你。”瞎子叔两个月前就已经办了内退,然后到社区物业公司找了一份管理机动车停放的工作。
人这个玩意吧,大部分都是气人有笑人无。自己这些年窜起来的太快、钱挣的太多,身边还总美女环绕,会让很多人看着难受。
这样就对了,如果连瞎子叔都以为自己和齐睿、欧阳凡凡反目成仇,那这出戏演的就算成功。自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啥脸不脸的都是扯淡,只要能让别人背后讥笑,自己就算基本安全了。
“我哪儿知道啊,她们干啥也不和我请示,这钱数还是孩子他妈和我透露的。”说完这句话洪涛马上就后悔了,多嘴啊,即便瞎子叔不会害自己,以后这种话也得少说,m.hetushu.com自己和这件事儿离的越远越好。
连续半个多月,洪涛每天到沿岸正在施工的几个工程队里监督着他们把剩饭都装到一个大桶里,一早一晚由专人定时定点用网兜和砖头把这些东西扔进水里,还不许和菜汤混在一起,只要米饭、馒头、面条之类的纯粮食。
什么样的人才最容易被人忽略呢?必须是家道中落、妻离子散、苟延残喘、风光不再的人,自己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大步前进。
想做好一个窝子,不仅需要花费金钱,还得有时间和人力。但如果真能仔仔细细的做好一个窝子,想不上鱼都难,挂米饭粒也一样钓获多多。
不管在人工湖泊还是自然水域里钓鱼,做窝子都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直接决定了渔获的多少。
“您就少操他们的心吧,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啦,别说打骂,你冲媳妇瞪个眼试试,分分钟和你离婚!”洪涛既不太赞同姥爷、瞎子叔的观点,也不完全认同唐晶、费林对待媳妇的方式。至于说到底谁对谁错,这玩意没答案,全凭个人秉性。讨论都算多余,太私人,没必要一刀切。
可能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或者是工作性质变化的缘故,原本蔫蔫的瞎子叔也开始向八卦之路进发了,起点还挺高,说的都是硬货。
“哎呀,从这头到那头都是你的工作范围,不算离岗。你放心,就算真离岗吴经理看见你和我在一起也会装看不见的。敢说半个不字,我让唐晶回家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