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0章 舍身饲鹰

能用明显比市价低的价格购买自己所居住的院子,这个消息比股市涨了还令人激动。于是真有人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筹集资金缴纳首付款了。
“等着吧,到了年底或者明年,你会数钱数的手软。到时候我给你在加勒比岛国买块地,盖个大房子,每年都可以带着小帆去度假,谁也不告诉,就咱们三个。”
不是她天生讨厌这个孩子,也不是对江竹意有什么意见,而是看到洪常青这些异于常人的表现从心里发憷。
其实洪涛一直都打算把部分居住用房转手给居民,只是条件不太成熟,大家手里还没那么多钱。谁承想人算不如天算,赶上了股灾,那就先小面积试试吧。
“难养也……”如果以为洪常青是碰巧模仿对了那就大错特错,他还有后半句呢。
欧阳凡凡难养,洪涛要做的这件事更难办。不远万里从欧洲跑回来的黛安在台上溜溜讲了半天,连口热水都没喝,只在去机场的路上抱了女儿一会儿,就http://m.hetushu.com又登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够辛苦的吧?
可惜效果并没达到洪涛的预期,真正乐意把手中股票全抛售的人没几个。很显然,黛安的身份还不够权威、不足以说服大家前方不是坦途,而是大坑。
但另一个办法奏效了,国人喜欢赌博性质的暴富,更钟爱一座房子,就算不要租金或者少缴租金,只要一想起来房子是别人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有一种不安全感。
照这么琢磨的话,很有可能自己和江竹意生了一个天才啊,必须要得意,开怀大笑。至于说这孩子是从哪儿学来的古文,重要吗?总之,他说出来了,这才是关键。
自己公开唱衰股市,肯定会被人抓住小辫子。可不劝阻员工抛售股票也有点不忍心,他们的收入都比较高,持有的股票自然也多,一赔就不是小数目。
“说你是怪胎还真不冤,挨了骂有这么高兴吗?”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www•hetushu.com评价自己儿子了,洪涛并不以为意,最有意思的洪常青得表情,他正在得意的笑。
“我想大部分人是拿不出那么多现金的,那就只能抛售股票套现。能救一个算一个,再多的我也没能力。”还是洪涛头脑灵活,他没在股票上做文章,而是来了个釜底抽薪。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暴跌他们的损失可就大了,我怕会影响公司的稳定。”洪涛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国内很多人都把螳螂虾当做羡慕嫉妒恨的目标,没事儿还想找点事儿呢。
“这样你会不会损失太多了,那些院子肯定会越来越值钱。”洪涛的办法确实有效,别说螳螂虾公司的老员工,就算欧阳凡凡都想买。可这样一来公司部分员工获救了,损失却要转嫁到洪涛身上。
“千万不要公开讲,你现在不是普通人,一言一行都会拖累公司的。”目前物业公司管辖的社区居民里一多半都是螳螂虾公司的员工,通过物业公司的模式给他们发出http://www•hetushu.com警报就足够了。欧阳凡凡千万不能讲这种话,说了之后必然会传出去,被有心人听到就是大麻烦。
所以说吧,吃过苦的人干点活儿根本不算事儿,大起大落过的人心怀更宽广,各种恩怨情仇全都可以一笑而过。能在苦涩中品位到生活的甜蜜,这才是大智慧。
“……”洪涛听愣了,一般的孩子头一次张嘴基本都是爸爸、妈妈之类的称呼,还说得含混不清。可洪常青说出来这三个字显然不是经常听,属于现学现卖,却说得很清晰。
“你们父子俩是一对儿怪胎!”不提洪常青还好,一看到洪常青真的在旁边拍击着两只小手,欧阳凡凡就浑身不自在。连海岛别墅都顾不上了,拿起包就往外走,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瞎子叔和大蝈蝈这一晚上到底是怎么过的洪涛没去关注,他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吴小兰叫到了家里,两个人密谋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张由物业公司颁发的通告就张贴在社区的各个角落。
“其实和*图*书也没啥损失,按照现在的最低价出售我还是赚,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以后我还可以继续买嘛。”
“小女人……”这次不光奸笑,洪常青居然说话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发出明确的字句。
这个福利好不好?简直是太好了,比每家发一桶油还受欢迎。很快就有附近的街坊过来打听,不是社区居民能不能也过来听听,花钱买门票都认了。
“……让他们买房吧,我找些院子出售产权,售价多做点优惠,但首付必须高,还得限期成交,过时不候。”
“这是自然,我是大老爷们,你是小女人,吃亏咧嘴的事儿大老爷们担着,占便宜高兴的事儿小女人多做,这叫分工合作。”
这张通告的内容很有意思,物业公司为广大社区居民谋福利,请来一位跨国公司总裁,专门要给大家讲讲该如何在股市中投资。
但是和南宋哪辈子一比又不算啥了,老皇帝被新皇帝赶下台,新皇帝还是自己儿子,亲的,冤死了都。
当他们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和*图*书,立马满口称赞物业公司办了件大好事儿,每年的物业费真不白交。
“你看,常青都鼓掌了,就算为了给孩子多积点德,咱们吃点亏也无所谓。再说了,就这点钱能亏到哪儿去啊。”
“你做了这么多好事儿却谁都不知道,还背后说你坏话,如果换成我得冤死!”洪涛说的轻松,欧阳凡凡却没都当真话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明白,同时也觉得洪涛这么做不值,甚至很傻,有点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的意思。
“没错,她们是很难养,哈哈哈……”得意大于惊讶,这就是洪涛的感受。十个月的婴儿已经能说古文了,作为他的父亲难道不该得意吗?
冤不冤?洪涛真没啥感觉了。想当年自己已经成了世界首富,结果摔断了腰,钱还没来得急花就挂了,挺冤枉的吧。
“公司员工里炒股的比例也很高,要不我也给他们做做工作,先把手里的股票都抛了吧。”对于洪涛的担忧欧阳凡凡半点怀疑都没有,这种事不适合开玩笑,洪涛也确实有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