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1章 阴魂不散

“别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糊弄我,你爹曾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坏蛋,短时间内你也逃不出我的控制。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凡被我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即便你是我儿子我也不会手软的,听懂了就点点头!”这次洪涛没有再感到丝毫的欣慰,甚至连一丝丝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唯一的感觉就是后背发凉。
平时洪涛要把相关的事情都闷在心里,不管碰上啥问题都得藏着掖着。可是回家之后也有忍不住想和人念叨念叨的时候,这一儿一女就成了他的听众。
就像当年自己用各种不符合年龄的知识吓坏了父亲一样,从某种角度上讲,和父亲说话的那个洪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洪涛,他的灵魂、思想都是自己的。
各地打会的规则会不尽相同,有些已经进化完善成了很复杂的规则,而且也不仅限于购买生活物品、结婚之类的事情。
自己从来没当着儿女提过有关利息和高利贷之类的话题,那洪常青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的此类知识呢?
“得,儿子,咱俩想当一次大善人的机会被他们给搅合黄了。成吧,善人也不能乱当,能让他们自己解决麻烦就别老想一手包办,这样会被惯坏的。”
比如说江浙某些地区的人就有靠打会筹集资金出去做买卖的传统,这样可以快速集聚启动资金,总比单靠个人积攒容易的多,相对而言也公平的多。这也是和*图*书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后,这些地区的商人能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
洪常青体内到底存在一个什么样的怪物洪涛还拿不准,它有多怪,自己也不清楚。看洪常青的表现,他好像并不清楚这一切。
这个问题不搞清楚把眼睛哭瞎都没用,不过他还是尽量让自己先冷静一点,把问题问得更容易回答一些,哪怕言语说不清,点头总会吧。
这个会怎么打呢,很容易,大家都发工资的时候就会有人发起打会活动,他就叫会头。
“嗯……我换一个方式,你可以用点头和摇头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我和你妈妈的儿子?不仅仅是身体,还包括思想和灵魂!”看到洪常青委屈的模样,洪涛的心并没软。
“大善人……借钱……”要说除了洪涛之外还有谁比较了解理想社区计划,只有两位,一男一女,洪常青和洪安娜。
洪常青脑子里有另一个人!这就是洪涛所能想象出来的唯一解释。
“……”洪常青估计没见过洪涛遇到危险之后是个什么模样,有点被吓到了,脸上不再是皮笑肉不笑的德性,强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用点头向洪涛表示,听懂了。
“……是……”这次洪常青有反应了,一边点头一边大声重复着一个字,随之眼泪也哗哗的流了下来。
“所以你长大以后当善人我不拦着,但一定要想好每件事的前前后后,千万不能http://m•hetushu.com盲目的行善。那样不光救不了别人,还会拖累自己和家人。”
“你到底是谁?”面对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儿子的怪物,洪涛已经不打算再和他有什么亲密接触,依旧板着一张脸。
不过洪涛本身就是个怪胎,经历过很多常人无法想象到的事情,思路也宽泛的多。当洪常青说出利息这个词,并且点头确认过之后,立刻就意识到出大问题了。
要不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呢,很快欧阳凡凡就把答案告诉了洪涛,打会!
“……高利息?儿子啊,你不会是想让老爹去放高利贷吧?”通过洪常青的表情和眼神,洪涛有点理解他是什么意思了,但还不确定。
自己儿子有一颗善良的心,洪涛不反对,可是善良比恶毒还需要智慧。不管洪常青能不能理解,都要给他讲一讲这里面的弯弯绕。
洪安娜还倒比较省心,她不管听了什么都不会有表示,估计也听不懂。但洪常青就不太安份了,自打能说话那天起,没事总爱发表一下他自己的见解,试图干涉父亲的决定。
螳螂虾公司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技术和管理人员,在遇到资金短缺的问题时,自然就有人想出了这种办法。
“……要不是我很了解你母亲、也很信任你母亲,你现在就会被我归类于费林那个王八蛋的儿子!以前我只是认为你比其他孩子聪明、早熟,但现在你和图书真让我有点刮目相看了。”
已经获得居住权的员工召集几个很快就要获得宿舍院落居住权的同事,弄个打会,利用同事筹集来的资金先把自己的院子买下来,以后打会里的同事谁获得了居住权,谁就可以拿着打会的钱去购买院子的产权。说白了吧,这就是一种民间的自发集资活动。
“先别着急委屈,也不要哭,我这样问你不是我要冤枉你什么,而是你的表现会让别人觉得你是怪物。你知道人对怪物是什么态度吗?他们才不会管你有没有害处,只要你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就会至你于死地。”
“现在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是不是也有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是我儿子,只是占用了我儿子的身体!”
“儿子啊,想当善人没错,但急着当善人就不好了。说实话吧,你爹我根本不想借他们钱,不是我抠门,而是这个口子一开,咱爷俩最终很可能当不了善人,还得挨骂。”
当时城里人的工资普遍很低,想置办点大件的生活用品或者应付花钱比较多的事情,单靠一个家庭是无能为力的。这时人们就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它就叫打会,有些地方也叫请会。
“你看啊,如果我要是和他们说可以来借钱买房,刚开始肯定是赞美声一片。但你想过没有,万一股市真的跌了,那些没抛售股票的人赔了,可是还想买房www.hetushu.com,会不会也来找我借钱呢?”
“我和你妈妈都不是普通人,我们的脑子里确实会有别人都不知道的东西,但我没听说记忆还可以遗传给下一代。”
打会,这个词是一个中国本土诞生的金融术语。它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区起源的洪涛也不清楚,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具体的文字记载。但它大行其道的年代是公认的,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
本来洪涛已经替他们想好了办法,就是由自己发放无息贷款,然后每个月从他们的工资里分期扣除。没想到当债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看来黄世仁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听别人说的?显然不太可能,谁会和一个孩子详细描述这种知识。他不仅仅知道这个词儿,还能准确的运用到合适的地方。
“……”洪常青对这个问题显然没有准确的答案,满脸都是茫然。
以前洪常青的种种表现都被他认为是早慧,这也是人的本性,只要是自己的孩子,不管在外人眼里看着多怪异,依旧会选择性的忽视。
现在最关键的是搞清楚他或者她到底是谁,会不会对自己有威胁。反正在没搞清楚这一点之前洪涛是不打算把洪常青当自己儿子了,连吓唬带忽悠,还带现身说法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套话。
想参加打会的人就要从工资中拿出几块钱不等交给会头,凑够一笔钱之后大家抽签决定这笔钱先由谁先使用,其他人就按照抽签的顺序和_图_书等待下一次、下下次打会筹集来的资金。
“肯定会的,到时候难题就到咱们爷俩这边了。借吧,等于是助长了他们靠赌博致富的思想,不符合我的本意。不借吧,他们必然要怪我有亲有疏、一碗水端不平。”
“这些人都和我认识,以后还要做很多年邻居,一旦有了这种隔阂就是大隐患。你看,本来是一件好事儿,可是用的地方不对、时间不对,很可能就会变成坏事。”
“高利息……赚钱……善人!”听完了洪涛的这番人生感悟,洪常青并没五体投地的赞美老爹的老成谋国,反而更着急了,又从嘴里蹦出一个新词儿。
这种事儿只要有一个动的,后面就会跟着一堆。但问题又来了,并不是每家每户人都有足够多的存款,即便抛售了股票依旧凑不够首付款怎么办呢?
“……”洪常青听了洪涛的话,伸出手指头把眼角往下一拉。这是他和洪涛之间交流的手语,代表为什么的意思,因为这个词他还说不出来。
“不过你赶上了一个好爹,巧了,你爹我也是怪物出身。但我特别会隐藏,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别人知道我是怪物。想不想学点保命的绝招?想是吧……那就和我说实话,然后我再告诉你该怎么做。”
“高利息!大善人!”洪常青使劲儿点了点头,又把他的想法重复了一遍。可惜由于身体发育的限制,他脑子里想的东西无法通过嘴顺利表达出来,急得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