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4章 贤妻良母

“帮我看好王芳和孙霞,不是不放心她们俩,而是她们俩的工作太重要。以前她们和其它公司的合作都是由我当中间人,现在得你来了。”
张媛媛真正生气的不仅仅是洪涛的蔫大胆,还有他的另一个选择,带着洪常青去欧洲。这一走就不是一天两天,万一这边出现了意外,没有他亲自压阵很可就就会满盘皆输。
一听张媛媛提出的条件,洪涛就大概知道琪琪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了。这倒也没关系,自己确实应该和女儿在一起多相处相处。不过对于一个从小生长在美国的孩子而言,洪涛真不确定自己能玩得转。
“必须的,到时候我和常青一起声泪俱下,就不怕她不心软!”忽悠完了张媛媛,洪涛就算一块石头落地。如果没有她的支持,自己还真不太敢扔下家里的烂摊子去欧洲,就算去了也是整天提心吊胆、度日如年。
“记住,就算感觉再安全不过,也得在心里默默认为周围全是敌人,一切必要的保险手段都不为过,别怕麻烦,这个社区的安危全在你一念之差上。”
“嘿嘿嘿……如果你不来,打死我也不会走的,这不是还有你呢嘛。其实咱俩谁在都差不多,有时候你比我考虑问题更细致http://m.hetushu.com。王芳和孙霞也不是外人,你领导她们俩比我顺手多了。”洪涛还真会顺杆爬,直接把责任都推到张媛媛头上。
“带着琪琪一起去,孩子好不容易见你一次,就这么扔下她自己走,你忍心?”用什么来当枷锁套住洪涛呢,张媛媛觉得一个女儿应该够用了。
“这你可真冤枉我了,要是按照我的想法,小江干脆就在马歇尔庄园和你一起生活算了,有冯家帮忙她很快就能获得身份,一辈子不回来也不算事儿。”
张媛媛不管怎么气愤,洪涛都不担心她会不管不顾的给自己添乱。这个女人在理智上和江竹意堪有一比,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只要这件事儿能讲出道理,她最终还是会支持自己的,这可不是臆想,而是经过很多次实践之后得出的结论。
什么政府改造危旧房屋、后海沿岸要变成旅游区之类的废话她全不信,非常肯定的认为这一切都是洪涛捣的鬼。
“我只是想试试,不会牵扯到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尤其是你和琪琪。”对于张媛媛的评价洪涛无法抵赖,这么做确实有点自私,也确实很自大。
要说真有关系的就是吉达的基金会,不过那就不和_图_书用自己担心了,不遇到极端情况政府是不会碰那个机构的,想动它已经不是某个市能做到的,得上升到国家层面。
至于说小舅舅、郑大发、费林和唐晶的公司,在理想社区计划中没有任何主导权,不管怎么查他们也是正常的业务往来。螳螂虾公司就更干净了,谁也没规定网络公司就不许买卖房地产。
面对一个如此了解自己、如此善于分析现有情报的聪明脑瓜子,洪涛也没法瞎话连篇,只好有选择的把理想社区计划和张媛媛交代了一遍,然后立刻就遭到了残酷镇压,第二天早上愣是没爬起来。
“假如事不可为,你就带着琪琪立刻动身回美国,不用先和我联系。咱们两边有六七个小时的时差。”其实张媛媛帮自己做不了太多事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家房地产投资公司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隔离开,只要王芳和孙霞那边不出问题,就不会有太大损失。
“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儿,你还有心去欧洲有见她?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过两年再去不成吗,非要在这种时候去?”
自己能获得出国批准吗?这一点倒是没什么阻力,可能是回来这一年多时间自己装的太像了吧,也可能是http://m.hetushu.com十七大重新稳定了高层的势力范围,以前周家的事情逐渐被人淡化了,自己这个不安定因素好像也变得不那么惹人烦了。
和去年一样,春节前张媛媛又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当她看到社区的变化时,头一个反应就是找到洪涛,软硬兼施逼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也好,如果她还死心眼,你就拿常青说事儿。没有一个母亲想让孩子远离身边,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把话说得更悲惨一些吧?”并不是洪涛这番瞎话编得有多么高明,而是江竹意的一贯表现让张媛媛深有感触。
“可你也看见了,她是那种能踏踏实实过田园生活的人嘛?她和我一样,脑子里有自己的理想,不让她试试一辈子都难受。”
“你这是嘬死!我真是瞎了眼,怎么找了你这么一个自私自大的臭狗屎!”这是张媛媛的原话,很直接也很尖锐。
“这次我去也是想劝劝她,要是玩够了还是回美国吧,这样我也就解脱了。”对于江竹意的问题洪涛真没法和张媛媛说实话,该编瞎话的时候还得编,应该算是善意的欺骗吧。
“工程上的事儿有我小舅舅盯着,和政府方面的接洽工作让基金会的人出面。不管出了什么事http://www.hetushu.com儿,你都不能走到前台去。”
可是他一点歉意都没有,在理想和亲人之间非要选择一个的话,洪涛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再让自己选一次,结果依旧差不多。
“那你干嘛让小江去那么远的地方弄个破公司,真就缺那点钱吗?”张媛媛已经基本被说服了,她也是有孩子的母亲,能理解江竹意的思念和洪常青的感受。可是对洪涛不能太惯着,即便他讲的有道理也不能轻易认同。
“我帮你看家,但你也得帮我做件事儿,不许拒绝!”张媛媛听懂了洪涛的安排,也觉得可以做到,不过她还不想放过洪涛,必须要给他戴上一个枷锁,免得再胡作非为。
“你看你看,又泛酸味了不是。我真不是去看她的,而是想让孩子见见母亲。你想啊,如果换成琪琪,你忍心一年一年的让她见不到妈妈?”
“合算你早就计划好了,我和琪琪回来是度假的,是来看你这个无良父亲的,不是来替你当牛做马的!”不提还罢,一提起这件事儿张媛媛更气愤。
“说吧,你打算让我帮你做什么!就算我欠你的,记得以后别老做让我和琪琪担心的事儿了,这是最后一次!”此时的张媛媛很像洪涛的母亲,而洪涛就是刚被学校老http://www.hetushu.com师请完家长,已经认识到错误并做了深刻检讨的孩子。
真要到了那种境地,自己也就不用琢磨怎么办,还办个毛,干脆留在国外流亡吧,回来就是进去的命,甚至齐家和欧阳家也难逃一劫。所以说吧,根本不用考虑那种极端情况,基本不太可能。
“安娜和小睿不管再怎么母子分离,都可以随时见到母亲,唯独常青这个孩子没有这种便利。小江并没主动提过这件事儿,可我也不是真的冷血动物,不提和不想肯定不是一种概念,你说呢?”
“夫人请吩咐!”此时的洪涛变得无比温顺,让他光着屁股去湖边跳舞都不会皱眉。
自己含辛茹苦的一个人在遥远的美国抚养孩子,洪涛就没主动去看过一次。可是江竹意刚离开一年,这个男人就眼巴巴的追了过去,太不公平、太让人寒心了!
洪涛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女人确实非常非常不安份,兰乔圣达菲小镇已经快装不下她了,即便不去欧洲,她也不会在小镇上踏踏实实生活的。
“也是啊,我倒是忘了考虑琪琪的感受,该死!还得说夫人您考虑得周到。不过你是不是该先去问问孩子的意见,她真的愿意和我单独出去很长时间吗?万一这孩子半路上非要吵着回来找你,我可真摆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