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0章 祸不单行

“……”洪常青没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受到挫折之后哭闹喊叫,他确实比同龄人早熟的多,已经有了简单的分析能力。明明知道目前还无法对抗洪涛,干脆一闭眼不吱声了。
“不不不,我和我儿子不住在这里,因为他的妈妈在瑞士,我要带着他尽快赶路。但是想把威廉留住光靠说不成,我们要想点办法,比如一艘帆船,你有船吗?”
说服了老头,马超会答应吗?这一点洪涛早有把握,不管洪琪还是马超都不是喜欢缠着大人的孩子,他们从小就已经习惯了和父母分离,有时候甚至愿意离父母远一点,这样就没人可以约束他们了。
“你做梦吧,我不是说了嘛,在你成年之前半步也不许离开我。我劝你趁早把这种念头收起来,也别打算见到你妈之后耍赖。她不会听你的,因为什么不用我再说一次了吧?”
可是光解气没用,目前最关键的是要找到正确的路。但因为老马克思那张破地图的缘故,洪涛已经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的具体位置,没有出发点也就无法规划路线。
但是只要自己在,马超就不会和这位爷爷过多接触,他还不习惯。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是自己做出牺和-图-书牲,要不欧阳凡凡总说自己卖力不讨好呢,干好事也和做坏事一样躲躲藏藏的。
其实洪涛真是很像在这个小镇上多住几天,它很美、很适合度假休息,以老马克思的经济能力应该也供得起自己的需求,就算供不起也没关系,不是还有保罗两口子呢嘛,让你们给我背后扎针,看我不吃你们公母俩!
洪涛是第一次在欧洲腹地开车旅行,就碰上了这种复杂地形,就算有老马克思给的路线图依旧不敢马虎,车速也降了下来。
俗话讲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唯一能保护父子俩的车突然响起了嘟嘟声,仪表盘上有个黄灯不断的闪,还有急促的警报声。
在这几个孩子里洪涛觉得最亏欠的就是洪常青,他肯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有了怪梦,知道得太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很难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最不放心的也是洪常青,谁都可以放任自流,唯独他必须跟在自己身边。
一听到孙子能和自己多住几天老头很高兴,嘴唇上的胡子都撅起来了,连英语带德语一起上,生怕洪涛觉得这里不够高级,住不惯。
“我就日你马克思家的仙人板http://www.hetushu.com板,干脆给我一张二战的地图不是更解气,我能一口气开到敦刻尔克去!”可坏就坏在老马克思的地图上了。
“看到了嘛儿子,养这样的孩子有毛用,有奶就是娘啊!”四个人来,两个人走,洪涛的离别很凄凉,连个送行的都没有。
在进入奥地利国境之后,洪涛就时不时停车对照地图,次数越来越频繁,最后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
“她们俩已经可以独立驾驶练习艇在近海航行了,我想在湖里应该也不是问题。这一点你可以找保罗问问,看来他并没和您交代清楚。”洪涛也觉得自己这个好人当的特别憋屈,怎么老感觉和教人家孩子学坏的感觉差不多呢。
这一开足足就是两个小时,路上只有单车孤影、冷风习习,别说车,半个鬼影子都看不见。饶是洪涛胆子大,看着前面一眼望不到边黑黢黢的山影,心里也有点打颤。
但天色已经渐渐黑了,路上也没有什么车辆经过,真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意思。
“我有两艘钓鱼船……帆船也不是问题,可以去租一艘,码头上有很多。只是他们的年纪玩帆船是不是太早了?”老http://www•hetushu•com马克思对洪涛这个馊主意原则上支持,只是还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说明。
没法走了,如果按照地图开,自己和洪常青早就掉山沟子里去了。老马克思故意拿一张二十年前的地图,打算谋害自己父子俩?洪涛还真没那么想,这个老头在小镇上待的太久,已经有点忽视了时间概念。
“你们俩在屋里好好待着,不许乱跑,也不许乱动,我和雷奥先生要出去说点事……”既然老头这么仗义,连亲儿子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洪涛打算把好事儿做到底,但这些话不能当着洪琪和马超说。
“……好吧,我现在就去租船!顺便再去找个可靠的船长,幸好这里并不缺善于驾驶帆船的人。”权衡了一下利弊,老马克思还是没抗住孙子的诱惑,点头同意了洪涛的建议,并且说干就干。
他是开车去过瑞士,甚至一直开到过西班牙,但那都是二十年前的老黄历了。欧洲各国的基建速度就算再慢,二十年时间里也会有些实质性的改变。
“威廉回来一次也不容易,所以我想让他和艾莲在您这里多住一段日子。”怎么帮这个老头呢?很简单,就是让马超和他多待几天。但想让马超心甘情愿m.hetushu•com的留在这里,洪琪就必须也留下。
看样子老马克思对帆船并不太拿手,但是他开车真的很给力,那辆半新的吉普车都快开飞起来了,瞬间就消失在树丛中。
真像!洪涛觉得理查德和雷奥绝对是亲父子,他们俩的表情、习惯和根本不怎么幽默的幽默感几乎一模一样。至于说保罗嘛,暂时就当是雷奥捡回来的养子吧。太不是东西了,居然敢背后说自己坏话,怪不得不长头发,都是心眼给坠的!
主要不是怕自己,而是车上还有个一岁多点的孩子。洪常青就算脑子再好使毕竟也只是个孩子,这万一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他很难扛过去,到时候江竹意还不得和自己玩命啊。
最惨的是初春的阿尔卑斯山区非常冷,车上也没准备露营装备,想在车上忍一宿都没有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沿着这条路先慢慢开,看看能不能碰上住户或者途径车辆。
比如说有一艘大帆船可以玩的时候,洪涛再说要先带着洪常青先去瑞士,过些天再来接他们,这两个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不舍,连装都懒得装,欢天喜地的跟着老马克思去码头了,一时半会谁叫洪涛已经不重要了,谁有大船才是关键。
江竹意居住的地m•hetushu•com方叫因特拉肯,位于瑞士中部,距离老马克思家不到五百公里。但别小看这五百公里,全程多一半都是纯粹的山路,还不是普通山路,而是在欧洲脊梁阿尔卑斯山脉里穿行。
“我也想和妈妈在一起……”洪常青可能理解不了洪涛的感触,他眼神里全是羡慕。人家有亲妈,还有亲爷爷,可是自己只有这么一个碎嘴子老爹,还整天神神叨叨的。
老马克思的全部心思都在马超身上,就算他想来也来不了,只能在帆船上挥挥手,贼船已经离岸了。洪琪更没功夫搭理父亲,她正站在舵轮边上时刻准备从那位船长手里试图夺权,马超则撅着屁股爬上了桅杆,吓得老马克思在甲板上直转圈。
“仙人板板是什么?”洪常青并不知道自己父亲迷路了,听到骂声之后还在琢磨这个新鲜词的意思。
“这不是问题,房间我都为你们准备好了。这座房子不再接待任何客人,你们想住多久都可以!它是小镇上最好的旅舍,我还有两位意大利厨师……”
“先人板板是你丽丽姑姑的家乡话,是赞美的意思。以后见到丽丽姑和保罗叔,你就可以这么打招呼,他们会很高兴的。”不光自己骂,还得让孩子跟着骂,这样才能稍微解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