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3章 好男人

现在他已经没那么多心思用在这上面了,身边的女人太多,有点应付不过来。况且还带着孩子,总不能当着孩子面和另一个女人瞎搞,然后再和孩子说,我还是很爱你妈妈的,这有点太禽兽了。
“我现在的身体就允许了,能不能和我儿子一起麻烦麻烦警官?我的钱包忘在车里了……”洪涛当然不放心让洪常青一直住在别人家,这小子经常控制不住嘴,尤其是遇到美女之后,这一点绝对有自己的遗传基因。
为了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洪涛把破嘴又甩开了,各种话题一刻不停的喷涌而出,根本不给自己和汉娜遐想的机会。
“原来当好人还有这种福利……”这是洪涛心里的想法,假如自己再主动点,这位局长大人真说不定可以拿下。
这座客房有上下两层,一层不是客厅和餐厅,而是一个大办公室,放着四五张办公桌。其中一张就是美女警察的,上面还钉着铭牌,用英语和德语分分明明的写着公国警察局长的字样!
“还是不要麻烦了,明天你的车和钱包都会送过来,到时候可以自己决定去留。不过我觉得你可能不需要钱包,一个电话就可以支付保释费用,http://m.hetushu.com住旅馆的钱显然不是问题。”
“家里太大也不好,拉远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可是到了美女警察的家之后洪涛立马就失望了,她家有两座房子,自己和洪常青显然不能和主人住在一起,这就和住旅馆没啥区别了。
没听她说嘛,希望孩子能有自己这样的父亲保护。这句话说得太有技巧了,既像是一种赞美,也可以理解为某种暗示。
“我很荣幸,现在就可以打给她。”洪涛的反应已经很明确了,美女警察依旧那么爽快,拿起电话就开始拨号,决口不再提刚才的谈话内容,两个人之间的那么点暧昧感觉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既然是朋友了,洪涛也没浪费这份友谊,和牧场的劳拉太太打完电话,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之后,马上和美女警察借了五十欧元和一辆车,带着洪常青去了来时路过的超市。
“我什么时候可以要回我的儿子和车?”当然了,腹诽是不能说出来的,现在洪涛还不能全完放松,因为洪常青还在她们手里。天知道那个孩子会不会又说什么废话了,被这帮老外发现了异常照样是个大麻烦。
自己本来就www.hetushu.com没罪,所以洪涛并不打算感谢这位女警察,真正需要感谢的是哪位带着猎狗的大妈,哪怕她报警把自己抓了那也是救命之恩。
父子俩忙活了一下午,用能在超市里买到、自己又会做的几种菜,弄了一顿相对丰盛的中式晚餐,还买了一瓶白葡萄酒,作为对美女警察局长的感谢。
等一瓶葡萄酒见底、四大罐啤酒也喝光之后世界终于清静了,憨厚的汉娜绝对想不到这位好父亲、好男人的酒品会这么次,连撒带倒,只喝了不到一半。
洪涛从心里享受这种人与人相处的感受,表面上看有点不近人情,其实骨子里更贴近人性。这可能和各自的文化背景有关系,我们更看重面子,她们更注重实际。
“我虽然还没结婚,但很想和你多聊聊。假如有一天我的孩子遇到了危险,希望他也能有你这样的父亲保护。”
警察就是警察,哪怕是个女警察,必要的专业素质还是具备的。她在逻辑思维上很严谨,阅历也足够,一语就道破了洪涛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用担心车的问题,我已经给边境打了电话,他们会把车免费运过来,等你身体允许的时候随时可以去瑞和-图-书士。”
“我操,不会吧,警察局是她家开的!”失望的情绪还没弥漫开呢,又被惊讶给覆盖了。
“牧场的劳拉太太和我说了你的情况,假如她没有发现那堆火,你恐怕抗不到天亮有车经过。但你儿子的机会应该比你大得多,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身体都很健康。”
这件事儿其实都不用请律师,也不用交保释金,这位美女警察胸不小,但没影响脑子的发育。她只出去了半个多小时,就回来打开了洪涛的手铐,同时宣布解除嫌疑犯待遇,还不用支付医疗费用。假如洪涛感觉身体不适的话依旧可以住院治疗,直到恢复健康为止。
汉娜·阿尔伯特,一个很德国的名字,意思是妩媚。这真有点名如其人,尤其是两杯酒下肚之后,只穿了一件单衣的美女警察局长确实很妩媚,浑身都散发着热腾腾的气息。要不是洪常青在场,洪涛真不一定能控制得住。
洪涛是有点小贼心,打算往美女身边凑合凑合,但真没想和对方发生什么太超过普通友谊的事情。
“你是位好父亲,也是个真正的男人。有些时候人都是会撒谎的,你我都一样,这没什么可以指责的。”
美女警察的敏锐hetushu.com并没让洪涛感觉尴尬,在这种情况下道破自己的目的,不像是责问,更像是一种撩拨。
美女警察一点没敷衍,很正面的回答了洪涛的疑问。比洪涛说得还直白,就是对你有好感,而且还是单身,你自己看着办吧!
“假如可以的话,我想借你家电话用一下,顺便麻烦你帮我翻译,那位牧场的太太我只见过一面,还来不及感谢她。”
暧昧玩不了但朋友还是能做的,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她们的性格培养更完善一些,从很小开始就已经可以独立面对生活上的各种挫折,不会因为一点点不如意就死去活来的,拿得起放得下。
“你们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下次我带一个泡病号团过来,不出半年就能把你们这个小破国的国库祸害见底儿喽!”
“我们中国有句谚语是这么说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我的妻子曾经也是一位警察,我对这个职业很有好感。不过我有点奇怪,你既然知道我不是没钱住旅馆,为什么还带我回家?”
昨天还在一张床上滚,第二天就能形同陌路,第三天还可以继续滚,第四天就又成普通朋友了。多种身份、多种感情之间拿捏得很分明,谁也不强求谁。和-图-书
这是洪涛嘴上说出来的,欧美女人有时候过于直白了,会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你还别太犹豫,想上就说想、不想上赶紧拒绝,千万别不好意思或者不忍心,一旦让对方有了错觉会更麻烦、更伤人的。
“要不还是找个旅馆住吧,您这儿工作也挺忙的,我们就不打扰了!”这个发现犹如一瓢冷水直接浇灭了洪涛的所有幻想,再色胆包天也不能吃警察局长的豆腐。
“但孩子不能也住在医院里,这些天我把他带回了家暂住,如果您不反对的话。”美女警察不知道洪涛心里在想啥,就算知道恐怕也理解不了。
要说欧美女人就是大方,没有丝毫扭捏就答应了洪涛的请求,立刻带着他上了警车,一路向家开去。
洪涛在上车之前还从背后对这位美女警察做了一番整体评价,结论是她的身材有点壮,略有减分。但这些都是小节,不是原则问题,在某种条件下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也不全因为洪常青,就算他是个普通孩子洪涛也会这样说。住医院和住美女家,选哪一个还用思考吗?能不能得逞是一个问题,敢不敢尝试是另一个问题。在这种事儿上洪涛向来是当仁不让、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