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5章 开黑店的?

当年在卡尔堡时她就是这么干的,没事儿就弄来一帮欧洲贵族吃喝玩乐,现在的情况和当年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
看来洪涛确实比较了解江竹意,知道她不会在家里老实待着。前面的三层楼里也没有她的身影,而是多了一家子本地人,四五十岁的两口子带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儿子。
“那太好了,正是我需要的。对了,刚才我在院子外面看到南边还有一座房子,好像挺新,我可不可以选择那里的房间?”得寸马上进尺,洪涛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址。
既然是历史悠久的旅游胜地,那当地居民自然不会闲着。即便大部分瑞士人并不太渴望游客的到来,可是谁和钱有仇呢?
“……”洪常青自打篝火那晚之后就不怎么和洪涛顶嘴了,哪怕牵扯到妈妈的问题也能忍,顶多是撇了撇嘴。
“你妈妈比她们漂亮多了,我估计她不在家,走,咱们先去前面看看。”洪涛不用仔细观察就知道江竹意不在,至于说这几个女人都是谁也不用琢磨,肯定是江竹意新交的朋友。
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洪涛确实被这么多次重生给折腾病了,基本hetushu.com上不会百分百相信任何一个人,对别人总是抱着警惕性,没有一个例外,只有多少的区别。
江竹意的家住在维尔德斯维尔,这里应该算因特拉肯南部的郊区或者卫星村,两边都是山,只有中间一小片比较缓的坡地。这在瑞士就算平原了,也是通往少女峰的主要路径。
只要你能付得起明显高于其它城市的住宿费、同时又不会给当地添太多麻烦,他们还是比较和蔼的,也不会对你的肤色、种族、语言有什么区别对待。
齐了,这下洪涛全放心了,抱着洪常青就往楼上走。一天要一亿法郎也没关系,自己不光不给钱,还要免费把女主人给睡了!
可是一听旅馆的价格,他的两只小眼睛都快瞪圆了。六百法郎一晚,还是标准间只包一顿早餐,怪不得冷冷清清的看不到一个客人,这尼玛不是黑店嘛!
“我想很快就会见到这位江女士的,我还要送给她一份非常珍贵的礼物。如果方便的话,请帮我给她带个信,就说卡尔堡的主人来了……先帮我叫一份醋焖牛肉,孩子的晚餐也交给你了。”
另一个特点就是这里的居民个个多才和-图-书多艺,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能熟练掌握三四门外语。这倒不是他们天赋异禀,也不是刻苦好学,更不是敬业,而是因为这个国家的特殊民族构成。
可能就是因为偏远,这座小木楼也盖得格外大,从东到西每层都有十多个窗户,冲南的一侧还有个平台,下面就是车库和院子。
“我只是个路人,可以和后面的主人聊一聊,说不定他会邀请我做客呢。”装傻充愣是洪涛的老本行,在没有确定这里是江竹意家之前,顶层套房肯定不能上,太贵了。
在江竹意回来之前,洪涛还是按照老习惯,每到一个新地方必须转一转、走一走、看一看、聊一聊,尽可能多的掌握当地风土人情、地形地貌,力争做到心中有数。
而且这座楼居然还对外营业,是一个家庭旅馆。这让洪涛有点意外,江竹意不像这么会过日子的人,怎么可能在自己家里经营小旅馆呢,这能赚几个钱呀?
“电话……”洪常青也看到了围栏上的门牌号码,有点小激动,匆促着父亲赶紧给妈妈打电话。
“看到没,这就是你妈妈的风格,走到哪儿都得按照她的意思再改一改。”要是以和_图_书为江竹意只有这么一座小楼那就错了,院子的南边还有一座房子。它虽然只有一层,但占地面积更大、结构和建材也更先进,显然是新盖的。
“先生,如果你想去少女峰观光,应该沿着这条路往山下走二百米,有一家巴伊兰贝尔旅店。那里提供上山的套票和滑雪装备租赁,只要一百多法郎一夜,是游客的首选。”
“我可以先给他们打个电话,帮你预定到合适的房间。”接待洪涛的就是那个小伙子,他看上去文文静静,说话慢条斯理,英语相对而言标准的多,用词还挺讲究,不太像一个乡村青年。
“你搞错了,我不是来登山滑雪的,只是路过这里,觉得风光不错打算休息几天。”本来就没人光顾,好不容有了还往外赶,洪涛的好奇心都快爆棚了。打死也不走,必须住下,到底要看看这里有什么鬼!
“还有其它需求吗?比如婴儿食品,我们可以提供专业的护理。”看到洪涛执意不走小伙子也没再说什么,这回更像个旅店老板了,开始关心顾客的需要。
那几个正在做瑜伽的女人恐怕也不是村子里的邻居,肯定对她有用。既然江竹意已经交到了新朋和_图_书友,就说明她过得不错,洪涛也就放心了。
“嘘,我们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看看你妈妈有没有给我戴绿帽子!”洪涛根本就没打算告诉江竹意自己来了,除了给惊喜之外,还想看看她单独在外时是个什么状态,那才是一个人真正的面目。
“艾特先生来自中国?很巧,房子的主人也来自中国。不过江女士不在家,在她回来之前请不要进入后面的院子。”小伙子又把洪涛的护照仔细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超出职业本能的笑意,善意满满。
“我操,好像现在也不晚啊……”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洪涛就开始改主意了。按照地址找到的这座房子太给力,不仅大还与环境融合的很好,看上去就那么舒适。
经过一天的走访,因特拉肯小镇的全貌基本也就被搞清楚了。这个名字来源于拉丁文,意思就是两湖之间,所以在当地又叫湖间镇。
“……给我一个顶层套房,要最好的!”越是这样洪涛的好奇心就越重,干脆连价格也不掰扯了,反正也没打算付钱,先装两天大款再说。
它的历史比较久远,镇子里还保留着十二世纪的古堡和十四世纪的教堂,唯一hetushu•com一条商业街上还新建了赌场。但真正让它名声在外不是这些人文建筑,而是东南十多公里之外的少女峰和一东一西两座大湖。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山两湖的优势,小镇才会在几百年前就成为驰名欧洲的旅游和疗养胜地,同时也是登山运动的一个重要补给站。
“那里是私人住宅……”一提起后面的房子,小伙子稍微有点警觉,顺手拿起了洪涛的护照。
“请给我一个房间……多少钱!!!”好奇心一起来洪涛就忍不住想去搞明白,于是也不说明自己是来找谁的,而是装成了游客打算先住进来再说。
她在这方面有极高的天赋,走到哪儿都能在很短时间内和人打成一片。用京城话讲就是很有外面儿,是个场面人儿。术语叫做善于交际,八面玲珑。
这也是一座年头不短的木质三层楼,就建在村子西边的山坡上,离其它房屋有一二百米远,再往西就是进山的公路和大片树林,算是郊区的郊区。
“妈妈?”父子俩站在围栏外正好能看到新房子的一扇大落地窗,此时落地窗里面亮着灯,七八个女人正穿着紧身衣做瑜伽。洪常青只见过江竹意的照片,分不清这几个女人里谁是江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