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9章 进化的天赋

别看自己比她要明白一点,但那都是经过几辈子坎坷才总结出来的。而她刚刚见识了十年,能有如此觉悟,实属难得。
既然江竹意不在意坐姿有什么不雅,那洪涛就更不在乎了,干脆解开了大衣扣子,直接把手伸进去,仔细丈量这具熟悉的躯体是否有变化。
而等她离开国内,到世界各地走一走、转一转之后,才接触到了真正的双极、多极社会。在这里规则完全不同,可以钻的漏洞也更少,但可以走的路也相对多了。
“孩子如果能像你一样我就知足了,这次出来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确实变了,变得不那么好忽悠了,再想称王称霸几乎不可能。”
两个半仙碰到一起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洪涛不是没想过,最终的答案是自己百分之九十九会果断出手,先干掉对方再说。不管对方是否愿意合作都不能留,留着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分分钟可以致自己于死地。
“内容还不太清楚,他在语言方面还是个婴儿,有些东西即便脑子里知道,也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出来。”
“要是成了影星、球星、歌星、电视节目主持人,号召力也不比那些政客差。具体谁比谁厉hetushu.com害,还要看谁的本事大,谁能为别人提供足够的好处谁就是老大。”
“差不多吧,尽量比我活得再舒心一些,好歹我也能帮他避免一些坎坷。你别撇嘴,要是有人能事先提醒我,我也不至于老碰钉子。”
江竹意此时此刻的感受洪涛能体会,因为这个阶段自己也经历过。好在江竹意是个聪明人,自己不用费太多话,她应该可以掌握分寸。
“我担心的就是你这种想法,假如有人试图操控我,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想法?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对他的未来做太多规划,更不要和他灌输你那套称王称霸的理论。就让他带着我们俩的经验和忠告,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吧。”
她成长、生活在大宋,价值观也成型于千年之前。那时候基本就是单极社会,除了当官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进入社会顶层。
“但出来这些日子我发现,除了官大、钱多之外,家族势力、科技储备、血脉传承什么的也不可小觑。这里的一个普通学者,稍微有点研究成果,收入和声望就比当国家总统高。”
剩下这百分之一就是考虑到亲人问题,比如现在的情况,http://www.hetushu•com亲父子都是半仙,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现在洪涛浑身都感觉很轻松,江竹意自我进化了,在洪常青的问题上也认同了自己的想法,那还有什么可发愁的呢。三个先知先觉者凑在一起要是还混不好的话,就太没天理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都懂多极社会啦!不错不错,看来和上流社会那群人多混混也不是没有收获,他们站的高,确实比大多数人看得远、看得清楚。”
至于说两个半仙能力强还是一个半仙能力强,那不用问,必须是两个。但问题不是能力强弱,而是自己会不会遇到危险。假如会,宁可能力弱一些也得先保证自己安然无恙,否则能力越强自己的危险越大。
以前她和洪涛相处都是被动的听话,凡事都以洪涛为准。出来这些日子里她的角色变了,大家都以她为中心,这种感觉很上瘾。
“现在我能理解你刚到疍家渔村时的感受了,好像自己就是上帝,周围的人都是傻子。”让洪涛这么一夸江竹意忍不住也小小的得意起来。
那就还剩一条路了,就是让儿子自由发展下去,除了告诉他将来有可能会遇到m.hetushu.com什么情况、如何利用自身优势的经验之外,最好不去强行干涉他的选择。
人这个玩意是最善变的,某件事、某个人、甚至某句话都会改变人的想法,自己真没把握把洪常青教育得言听计从。
连眼都不眨的除掉儿子,这个选择洪涛自认做不到。培养他长大,将来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和接班人?这个选择好像也不太靠谱。
“你以为我干嘛非和那些无趣的傻瓜混在一起,想进入一个阶层的最佳方式就是让那个阶层的人感到你本该就和他们是一样的,现在他们就已经认为我是他们的一份子了。”
“走吧,咱们回家去看看儿子,你还没听他叫过妈妈吧?这一路上我可没少听,这小子有点怕我,总想找你当保护伞。”
无论这些道理是她自己总结出来的,还是别人给她讲的,只要她能看明白、听懂就是大收获。只要明白了这些道理,她才能完全适应这个社会,只有适应了,才有可能在规则中找到相应的漏洞并为之己用。
“我们上辈子想出人头地只有一条路,就是称王称霸,谁官大谁就厉害。前些年我又觉得还有一条路,就是钱多也成。”
“既然世界www•hetushu•com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我们也得跟着变一变,不能总用老脑筋思考问题。”这次江竹意还真没打算嘲笑洪涛的无能,而是把她这段时间的感悟说了出来,从另一个侧面肯定了洪涛之前的所作所为,也算是一种隐晦的赞美吧。
“我也没过于逼迫他和我讲清楚,这件事不能太急。当怪物的滋味我想你也清楚,他这么小恐怕承受不住那么大压力,等他大一大再问不迟。”
“说起来这些人也挺好玩的,对祖先的认知少之又少,我随便讲个故事就能让一群王室成员恍然大悟,然后又让一群专家学者哑口无言。”
“他……怎么也会……你知道梦的内容吗?”这个姿势大概维持了七八秒钟,江竹意才有了下一步动作,伸手用衣摆掩住大腿,眨巴着眼睛进一步打听起洪常青的详情。
江竹意的这番表述让洪涛太欣慰了,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核心价值观非常不容易改变。但也不是说百分百就不能转变,能自我修复的人才称得上成熟,江竹意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
“就像你一样?”江竹意对洪涛的忠告好像有点掌握不好尺度,也有可能是不同意洪涛的说法,反正这句反问有点hetushu.com不好回答。
“我儿子将来也会和你一样,对吗?”听了洪涛的叙述,江竹意两只眼里突然闪烁出热烈的光芒,两条腿夹的更紧了。从力道上看,生完孩子之后她的体能不仅没退步,还有所加强了。
“还是小心点为妙,别走得太快,更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现在的人远没有宋人好忽悠,道德底线更低。”
“你以前的做法就很聪明,把自己藏在后面,让别人去冲锋陷阵,有便宜拉着大家一起占,有灾祸也不用一个人抗。”
自己这个重生专业户混得成功吗?不用江竹意质疑,洪涛自己也知道真不咋地。而且是一辈子不如一辈子,越来越胆小、越来越平庸。
跟自己穿越回来时正好赶上社会大变革的年代,原本的单极社会被打破了,商人阶层再一次崛起。虽然还没有达到和官员平起平坐的程度,也算是多了一条上升途径,算是不太完善的双极社会。
原本洪涛还在担心她能不能适应这种变化,现在看来不光适应了,还看懂、想通了。从这一点来讲她确实有天赋,至少比自己强。
但这个选择又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江竹意。这个雄心勃勃的女王级人物,会不会像自己一样甘于平庸呢?很难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