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0章 狼入羊群

“他们说我是你养的小白脸都没问题,只要别当面让我听见就成。”不用江竹意说,洪涛也能想像出来自己和她一起出现在那些聚会上会是个什么结果。这点涵养自己还是有的,或者叫脸皮厚度足够。
“我就不去了,你混的那些场合我待着头疼,万一忍不住揍谁一顿就麻烦了。”洪涛肯定不愿意跟着江竹意去参加各种交际活动,也不光是要去显摆儿子。
“你对付外人比我厉害的多,但教育孩子方面真是太笨了。还是乖乖的给我们爷俩当司机吧,要教打架也轮不到你。”
现在江竹意在欧洲贵族圈子里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很多大家族的传承秘闻都能从她这里得到印证,谈不上权威,但绝对能考证到,所以信众越来越多。
“多和你妈聊聊天,至少她不会像我一样吓唬你,说不定更能理解你的特别之处。”江竹意想和儿子独处洪涛也不拦着。洪常青如果和妈更亲不是坏事儿,自己真不太适合带孩子,而且自己也不止这么一个孩子,在某个孩子身上投入太多会引来其他妈妈的不快。
干点啥呢?洪涛在骑马和骑行中选择了后者。前者更考验技巧http://m•hetushu.com,自己在这些欧美女人面前真不敢乱吹,她们搞不好从小就练过骑术。唯有骑行对体力的要求更高,自己别的没有,卖卖傻力气还是合格的。
要是非让他在洪涛和江竹意之间选一个人的话,必须是洪涛。为什么很简单,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更长、更了解,其中最大的加分就是迷路的那个夜晚,这一切都是江竹意所不具备的。
“还是算了吧,我带着儿子一起走,你留在这里给我看家。我随时都会回来检查,你给我老实点!”在儿子和丈夫之间江竹意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她宁愿给洪涛和别的女人谈人生的机会,也不想让儿子只认爹不认妈。
再往下排就是泛舟湖上了,这件事儿洪涛最拿手,不过想让她们信任自己、乐意跟着自己上船,必须得有个熟悉的过程。
这倒是有点像中国的算命先生,书上写的不信,非得信这些人嘴里说的。不管怎么评价,反正江竹意在欧洲发展的速度远超自己在香港弄的那个私人基金会。
“不说不说,谁敢说,我就和你爸爸一起揍得他满地找牙。你还没见过妈妈揍人吧?等你大和*图*书一大我就教你好不好!”
“这些都是借口,你不想去的真正理由是她们吧!”江竹意也没强求洪涛跟着,这个本事她还真没有,洪涛要是不想干啥,你就算用枪顶着后背把他逼过去,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捣乱这个工作他玩的比谁都利落。
但就这么带着儿子走江竹意又有点小醋意,因为这几天洪涛和她那些闺蜜混得挺熟。其中不乏面容姣好、身材火爆的大姑娘小媳妇,更不缺喜欢谈人生、勇于献身之辈。这两样又是洪涛比较擅长的,能放心走才怪。
洪常青日思夜盼,好不容易见到了亲妈,本指望有了抵御碎嘴子老爹的能力,谁承想这位亲妈比亲爹还不如。
其实就算菜单全是中文的,洪涛也不会去多操一丝一毫的心,江竹意前脚刚走他的小心思立刻就飞到了后面那座大房子里。
蝴蝶公司正在欧洲的几个主要城市建立分公司和销售网络,要不是自己带着洪常青突然出现,她绝对不会放下工作跑回来。可即便是自己带着儿子来了,她在家顶多也就偷几天懒,该干的正经事儿绝对不会耽误。
“天地良心……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http://m•hetushu•com走吧,这个黑锅真背不动。万一她们里面有个发骚的,我又这么有魅力,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想躲开江竹意是很难的,洪涛都做不到,更别说小小的洪常青。光在家里向有数的几个朋友显摆自己的聪明儿子江竹意很不满意,她还要带着孩子去全欧洲串门,和欧洲人民同欢乐。
因特拉肯最有名的运动就是滑雪,这玩意洪涛真不拿手,现在季节也不太对,可以免谈。另一项就是登山,自己也玩不好,而且太危险,也得跳过。
此时的江竹意是最幸福的,事业有成、夫妻恩爱,还有一个颇有前途的儿子,不幸福都不合理。女人一幸福就得有男人倒霉,这次洪涛侥幸逃脱了,但儿子成了替罪羊。
洪常青天生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有得必有失,他享受不到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光,好不容易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妈妈,互相还没完全熟悉呢,又得离开爸爸独自跟着江竹意远行。直到汽车发动时他还趴在后窗户上眼巴巴的看着洪涛,希望他也能一起走。
“先生,夫人交代了,这段时间您是熊堡的主人,后天要举行一个大型酒会,这是厨房拟好的菜单和*图*书……”看着洪常青越来越远的小脸,洪涛还没酝酿出离别之情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然后一张精美的菜单伸到了自己面前。
“那你真可以忍受所有人不记得你的名字、只称呼你为江的男人?”江竹意也是矫情,洪涛不想去吧她不放心,洪涛答应去了她还是不放心。
这两天他已经跟着江竹意认识了里面的几位女士,质量都很不错。好像已经有几年时间自己没和别的女人独处过了,这个机会太宝贵,半分钟都不能耽误。
看到洪常青对洪涛的态度,江竹意比亲眼看见洪涛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还吃醋。不成,必须要把儿子抢回来!
“不许说我爸爸!”洪涛能忍,洪常青不能忍。如果说以前他还幻想着妈妈会比爸爸好,那现在这个幻想已经破灭了。
洪涛这几天确实没少和那些女人混,她们都是江竹意的朋友,或者叫崇拜者,特意从欧洲各地慕名跑来沾染贵气的。
江竹意嘴到是不碎,可手碎,整天抱着儿子不撒手,睡觉都得搂着,把已经有部分成年人思维的洪常青腻歪的啊,但凡有机会就得离开那具热乎乎的身体,多一刻也不敢停留。因为正有一双细长的小眼睛在盯着www.hetushu.com自己,多在母亲怀里待一秒,后背都一阵阵发凉。
“小米勒,先去帮熊堡的新主人买一套健身服、一套骑行服和一辆山地自行车,我先得去后面好好招呼客人,菜单什么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夫人不在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的现在还怎么做,就当没有我这个人。”
“任何酒会我都不参加,最好连我在这里的事儿都别声张,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需要帮忙的时候会找你。”什么菜单啊,这里的管家就是那一家三口,他们的良心大大滴坏了,拿来一张德文菜单,其心可诛!
这些女人也不在乎几个住店钱,凑在一起正好就伴儿,只要江竹意一回来,不就可以近距离接触了嘛。至于说她们想和江竹意学啥,说起来让洪涛都有点哭笑不得,原来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礼仪。
至于说一个大男人怎么混入一群莺莺燕燕当中,又不被人家侧目,洪涛早就想好办法了。这群女人无一例外都热衷于健身和运动,那就投其所好嘛。
很多父母平时都很睿智,可一轮到自己孩子身上智商立马归零。江竹意很不幸也属于这种人,洪涛想偷懒让她承担更多孩子教育工作的企图落空了,自己就是受累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