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2章 无妄之灾

虽然吉达并不是个纯粹的商人,可对商场上的很多东西并不陌生,这和她圈子里交往的人有很大关系。
两个人刚一交手,洪涛就暗道要坏。已经当了妈妈的黛安战斗力几乎翻倍,饶是自己也禁欲了十多天,还整天锻炼不缀,依旧抵挡不住她凌厉的攻势和愈发大胆的作风,只扛了两个回合就再也无力主动进攻,只剩下被动招架的份儿。
未来真要是有这么一个家族悄然形成,能量会非常非常大。假如此时还不去想点什么,那她就真不配称为商人。在商人眼里,只要利益足够大,任何危险都是值得冒的。
身体被打败没关系,洪涛在精神上还可以抵抗。这时候的女人内分泌绝对失调,智商必须严重下降,非常好糊弄。
这种事儿大部分人都不会太敏感,但对于她这个从小就长于宫廷里的公主而言真不是难题,那种味道非常非常熟悉。
“你的愿望?是什么?”杨薇此时一点开玩笑的感觉都没了,吉达有多少身家她只能算出一个大致的底线,上不封顶。那是一大笔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就这么轻易的送人了?即便只是一个想法也也够吓人的。
“这就是和图书他聪明的地方,钱要是光靠他一个人挣风险极大。冯家、张家、白家、欧阳家,还有你们杨家和我都是他的护身符,不管谁想为难他都必须踩着我们过去。”
和杨薇的明刀明枪相比,吉达就要婉转多了,但伤害性也更大,都是暗箭。这就是年龄的差异,人老奸、马老滑,古人诚不欺也!
“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他了!”光是洪涛的特异功能就已经让杨薇心动,要是再加上吉达的家产,想一想都让人浑身打冷战。
“小江带着常青一走,我就知道你早晚得来,她如果能不去你哪儿显摆显摆儿子,我就算白认识她了。既然夫人要来,我当然要沐浴更衣、净手煴香,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啦。我说了你可能不信,小江我都没怎么搭理,就是等你来呢。”
“现如今的世界格局基本定型,想大笔攫取财富已经很难了,但他可以办到。其实最难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控制自己对财富的欲望。我见过很多在这方面有建树的人,但像他这么自然而然的还是头一次。”
“要不是你怂恿,黛安也不会羊入虎口,我看你巴不得有这么一个牲口呢。”吉http://m.hetushu.com达倒是没跟着一起挤兑洪涛,而是对杨薇的表现有点非议。
“可有一件事儿我始终搞不懂,他为什么不让这位江夫人也一起加进来呢?按说她身边的朋友也是非富即贵,稍微游说游说就是很大一笔资金,难道说钱多了还咬手?”
其实吉达早就清楚洪涛和张媛媛、江竹意之间的关系,也大致清楚为什么这两个女人会游离于洪涛的圈子之外,只是不能确定洪涛的目的。
“现在艾特只是在布局阶段,以后还有什么变化和发展我也看不懂。不过我想成为这个家族的朋友应该不是坏事儿,如果可能的话我更想让艾莲继承我的家产,说不定有一天她能帮我完成梦寐以求的愿望。”
但也仅仅是点小脾气,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绝对不会被情绪左右,更不会头脑发热,反倒观察得格外仔细。
就像她从来没结过婚,但却非常非常了解男人一样。有些事儿不见得非得去亲身体会才能搞懂,跟在比较高明的人身边看,说不定比亲自去做更好理解。她身边真不缺高明的导师,全是世界顶级的。
“不仅仅是江,还有艾莲的母亲,她们都和图书是艾特的另一层保险。我想他是想建立一个庞大的家族,这个工作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需要好几代人不懈努力。”
“哼,你是没看到她得意的样子,就好像那孩子是王位继承人似的,整天在我眼前儿子长儿子短的,气死我了!我听睿睿说你有办法控制怀孕时间,现在我命令你必须再给我一个儿子,马上!”
“……有机会你可以和艾特聊聊,这件事儿没有他的协助将永远是个愿望。”吉达肯定不会和杨薇聊族群问题,但这件事儿她一直还没死心。艾莲就是一个伏笔,假如杨薇也能去给洪涛添点乱,对她而言也许并不是坏事儿。
如果说在搏击技巧和能力上自己能随时碾压黛安的话,一旦进入肉搏阶段这些优势就荡然无存。
不过洪涛也没说假话,他见到江竹意之后真的只有过一次亲昵接触。只是原因并不是他所说的心有所属,而是江竹意见到儿子之后就忘了自己,天天抱着洪常青一起睡,根本不给自己下手的机会。
“想当初黛安是个多么上进的好姑娘,转眼就被他教坏了,男人最不是东西!你也不是啥好东西,老妖怪!”
楼下的两个女人在琢磨什和图书么洪涛真不知道,他也没功夫去想,全身血液都集中到小脑袋上去了,大脑暂时处于停机状态。
“难道你不希望拥有这么一个男人?”杨薇还真是条女汉子,敢想敢说,把吉达的疑问原封不动的又送了回去。
吉达还真是活明白了,深谙人情世故。杨薇对洪涛那点小心思黛安可能还没感觉出来,但瞒不过她这双老眼。
满状态、半饥渴模式下的黛安是非常恐怖的,因为生孩子和忙于生意上的事儿,两个人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正经亲昵接触过,不管洪涛是不是烈火,黛安这把柴火已经干到家了。
杨薇的妒火被吉达不知不觉的勾了出来,一想起楼上的两个人正在颠鸾倒凤就咬着牙根的恨。但她确实有过人之处,再看一眼吉达如同大姑娘的背影,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又暗骂了一句。
可惜这次洪涛的马屁拍错了地方,黛安原本已经打算放过他了,但一听洪常青的名字,槽牙咬的咔咔响,翻身又骑了上来,打算强迫受孕。
“我听说这里有很不错的意大利厨师,不如先去尝尝。以我的经验,他们俩很可能一天都不会露面,要是出来早了,就说明艾特这些日子确实没闲着http://m.hetushu•com,倒时候你再去挑拨不迟。”
“这和江有什么关系?”杨薇在这方面明显不如吉达,站得还不够高,看得也不够全面。
“想也没用,他就像一头公狮子,身边的母狮都是私人财产,谁敢碰谁就得面对他的利齿。以前我还不知道他的能量有多大,但这次看清楚了,光是那位冯女士和康莉就够人头疼的。”
“表现还不错,暂且饶过你。老实交代,这里住着那么多女人,你怎么没见色起意?”看到洪涛已经被彻底打败,身体很满足的黛安就不再故意折腾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她还要在精神层面继续深挖,力求做到身心双赢。
“假如你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我连中立的勇气都没有。除了他自己之外,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不要太贪心,这个人谁也独占不了,能保持合作关系就已经足够了。”
通过这次做空欧美股市的大行动,她算是把洪涛的老底子差不多摸清楚了,也能感觉到洪涛大概是要干什么。
不用吉达提醒,杨薇自己也清楚没法强逼着洪涛去喜欢谁不喜欢谁,她只是被洪涛拒绝、无视了好几次,有点气不过,一有机会就想给洪涛添点乱,说白了就是小姐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