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5章 强强联手

“我听说你在欧洲的交际圈子里有很响的名头,原本以为是他在背后帮着出谋划策,没想到你还有这些手段。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不是他教的,为什么他从来也没露过?”
“你和他想干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用知道,只要反对你主张的一切就够了。别以为你和齐睿、凡凡关系好,她们又不爱管事儿,就可以占据多数。”
“你刚来一天,他就一反常态,也不再怕被人发现,连齐睿和凡凡都一起叫来,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团聚?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还没糊涂到连家里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步。”
这一点江竹意是从上辈子总结出来的,当年不就是洪涛的儿子和媳妇联合在一起,用足够大的力量把这位老皇帝赶下台的嘛,既然她们能成功,自己也不妨仿照一次嘛。
和洪涛在一起待了这么多年,就算再傻也知道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黛安肯定不是傻子,所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江竹意的条件。
“至于说条件嘛,我想把常青留在身边。你也知道,他对孩子的教育向来严苛,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想让孩子太受罪。”
黛安和江竹意在这个问题上很有共同点,跟在洪涛身边冲锋陷阵了这么多年,她从来也没过份要求过什么,也确实获得了很多,不仅仅是财富,还有很多难得的机会。但洪涛的态度总让自己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好像自己并不是他hetushu.com的必需品。
“迷住他?嘻嘻嘻……放心吧,没有女人能真的迷住他,不信你可以试试。但我警告你,要是被他看出你的企图说不定会起反作用。”
那该怎么办呢?要不洪涛说江竹意是个无法无天的贼大胆呢,她又想搞那套阴奉阳违的小把戏,打算先把洪常青抢到手,免得真被洪涛教育成一个与世无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小洪涛。
为了儿子江竹意也算拼了,连家庭妇女撒泼耍赖、蛮不讲理的招数都使了出来,很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儿。
“我抱着孩子午饭前就到了机场,现在已经快吃晚餐了,一刻都没停过,这两条腿都快酸死了……”看到黛安的态度,江竹意干脆懒洋洋的往床上一躺,开始念央儿。
说起做生意谈判,江竹意又想起上辈子的风光无限,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
黛安此时的表现就和那些对自己着迷的欧美贵妇差不多,江竹意自然而然进入了领导模式,开始给黛安上课。至于说这些知识和技巧的来源,那肯定是不能说的,说了也没人信。
可惜她还是不了解江竹意的底细,想当年这位也是受过青楼培训的专业人士,还是欧洲宫廷贵妇的座上宾,手底下又养着不少有特殊用途的女人,对这种小手段根本无所谓,甚至还可以教黛安几招比较有历史感的新花样。
hetushu.com“我跟着他忽悠欧洲傻瓜的时候还没有你呢……好了,你也是聪明人,愿不愿意和我做这笔买卖自己决定,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就算你肯帮忙他也不一定答应。”
“哈!我就说嘛,你会这么好心教我,合算是要让我帮着你一起造反啊。不成,我不干,要是让他知道我和你一起背后算计他,我学会了什么也得倒霉!”
只不过这些东西因为一些原因断代、失传了。在这方面江竹意给黛安上了一课,让她既着迷又迷惑,还有点心服口服的意思。
现在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江竹意的条件上,如果这个女人肯帮忙,说不定真能说服洪涛,让自己可以成为张家的家住。
“这才对嘛,张姐对他的事儿不闻不问、齐睿和凡凡是言听计从,只要你我互相配合,很多事儿我们就可以稍微自由一点。”
但和洪涛的反应不太一样,江竹意是欣喜多于忧虑,并且产生了一个大胆且长远的计划。她不再指望自己去当什么女王了,这个念头很不现实。
如果未来洪常青真的可以跟在自己身边,那就不能指望从洪涛那里获得太多的支援,因为自己给洪常青设计的道路并不符合洪涛的观念,他肯定不会支持的。
“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他迷住之后会对你不利?或者说你是想利用我来为你做什么事儿?”黛安并不在意江竹意对自己身体的评语,在她看来女人身材火爆是值和-图-书得骄傲的事儿,也是应该尽量展现的优势,没什么可害羞的。
“这次把大家都叫来确实是我的主意,目的就是想和大家讨论讨论我应不应该回到张家主事。他不想让我去,但又不想强迫我,才会答应开会讨论。”
“但最可恨的就是这一点,如果他强迫我不许回去我也没意见。可他还把选择权交给我自己,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那样视金钱和权利如粪土的,这不是故意折磨我嘛!”
“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他在这方面也是个喜新厌旧的坏种,总喜欢搞一些新花样。我不太喜欢他总折腾我,倒是你天生就长了这么一副让男人眼红的身体,不好好利用一下太可惜啦。”
“好吧,既然是做买卖,那我也不能太亏。我可以帮你,但你也得帮我,这才算公平。”黛安并没留意江竹意的感叹,主要是她根本没往哪方面想,基本也不会有人去想那么不靠谱的事儿。
这个位置说不眼馋那是假的,跟着洪涛可以呼风唤雨,但却要处处受约束。像齐睿、欧阳凡凡这样对商业并不热衷的小姑娘无所谓,可换成自己真的不太舒服,还是独镇一方比较畅快。
这样一来,蝴蝶公司必须真的独立发展下去,这是自己儿子将来的立命根本,只有自身具备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儿子才有资格和老子谈判,才能逼着那个顽固的男人不得不做出某些妥协。
和目前的蝴蝶公司相比,张家是个庞和_图_书然大物,假如能和黛安展开合作,对蝴蝶公司的未来发展肯定有很大的帮助,这恐怕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
说了半天,江竹意还是为了洪常青的事儿才和黛安如此亲密。这些天她带着孩子在欧洲各地奔波,除了增进母子感情之外,也确实体会到了这个孩子的与众不同。
“不帮是吧?”黛安的反应完全在江竹意预料之内,她也没指望这点小恩小惠能让她就范。
“我干嘛要背后搞鬼,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只是有时候他太消极、太求稳了,明明送到嘴边的肉也不肯张嘴咬一口。”
看到黛安有意合作,江竹意笑得很诡异。她内心也比较矛盾,反对洪涛肯定不能也不敢,至少在儿子成年之前不敢,但完全听洪涛的又不符合她的性格,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怪异和自相矛盾。
洪涛以前为什么念念不忘江竹意,甚至愿意为了她铤而走险,现在也有合理解释了。但江竹意愿意倾囊相授,还不提交换条件,虽然自己和她关系不错,这也说不太通。
江竹意脑子够用,身手也不错,自己和她面对面斗很难占便宜。不过可以换个战场,说不定就能反败为胜。
但利用自己和洪涛的优势,再加上洪常青的先天基础,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大人物并不是不可能。不过这件事儿和洪涛提肯定得不到赞同,搞不好还得对自己有负面看法。
“看在你第一个回来的份上我就帮你揉揉……要不我们去泡m•hetushu•com个澡,反正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黛安明白江竹意的意思了,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不要忘了,我和张姐早就认识,还在她家住了很久。只要我们俩坚决反对,你什么事儿也别想通过!”
“不帮!”黛安回答得很干脆。
“……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很好的谈判对手。”面对江竹意的咄咄逼人,黛安有点短时间的茫然。
现在的江竹意真的和以前认识那个不一样了,不仅仅再是个手段强硬的女警察,更像是个混迹商场多年,满肚子全是尔虞我诈的老油条。
“不过你也别多想,我并不是要对他不利,只是想让儿子留在身边,如果让我发现你在背后搞鬼,不用等他发话,我就第一个和你没完。”
科技进步,并不代表现代的一切都要超过古代,尤其是在人占很大比重的领域中,古人通过上千年总结出来的某些手段,往往比现代的还要有效。
“主事张家!……来来来,和我仔细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江竹意也没想到洪涛是因为这件事儿才召集全家开会,眼睛瞬间就亮了。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怪,你管太严了吧,她说不自由;你放纵多了吧,她又觉得你不够重视。如何把握这个分寸是很多男人的弱项,其中也包括洪涛,他真的不太擅长处理感情细节。
“但光我自己的意见他肯定不会听,你经常在他身边,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在适当的时候帮我提一提,说不定会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