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6章 静观其变

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两天,然后就又回归常态了。因为张媛媛莅临小镇,虽然她在这个大家庭里很没存在感,可不管是强势的黛安还是刁钻的欧阳凡凡,见到她之后立刻就会把气场收起来几分。不是刻意,是不由自主的。
看到张媛媛的反应洪涛心里有点酸,自己真没做过对不起她们的事儿,可大家怎么总认为自己是个王八蛋加混蛋呢?有了这种感觉之后他就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还是装糊涂吧。名声这个玩意,恐怕这辈子也挽救不回来了。
“这真是冤枉我了,咱们俩是老夫老妻,又不是露水鸳鸯,仅仅靠身体恐怕长久不了的。不光你,我也有老的时候,到时候别说她们俩,就算应付一个都费劲儿。难道我需要天天担忧她们会嫌弃我?那我岂不是没几天好日子过了?”
“要是你想以后家庭和睦,就不能放她出去独立门户。现在她们的孩子都还小,看不出太多矛盾,等大一大之后,谁名下的产业多寡就是核心问题了。”
洪涛刚把张媛媛的身体摆好姿势,小脑袋就被她的手一把抓住,挨了狠狠的一下,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也没敢急眼。
“又来!每次我说你都有那hetushu.com么多废话等着!那我不管了,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就没一次老老实实听我话的时候!”
因为她从洪涛脸上看到了一丝杀气,这个男人又在算计人。可这次不是别人,是家里人,能不下狠手就别下狠手,这就是她的思维模式。
这时自己不仅要话跟得上,动作也得及时、有力、持久,等两个人都折腾得大汗淋漓之后,她就心满意足了。
“不要脸!我说你都是有好几个孩子的人了,能不能别老搞这种调调。万一让孩子们看到,你打算怎么解释?”
张媛媛还觉得不解恨,又掐了一下才松手,整张脸上全是寒冰,马上变成了那个在夜总会里说一不二的大妈咪。
“嘿嘿嘿……那咱就先不操心,等她们都来了之后,听听大家的意见再说。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们六个还顶不上一个?”
“到时候你有本事再弄出来几个张家一样的产业分给她们吗?”张媛媛的意见很明确,她不希望黛安回张家,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洪家的将来能少一些内部争斗,为此哪怕失去很多利益也值得。
张媛媛对洪涛的癖好也不陌生,别看她是专和_图_书业出身,但在这个问题上脸皮反倒薄了起来,甚至都不如大家闺秀齐睿和欧阳凡凡,和黛安、江竹意比起来更是相形见绌。
怎么劝慰女人忘掉年龄上的忧虑洪涛不会,但怎么让张媛媛宽心他必须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很坚强,她才不会真的担心年老色衰,这番话只是在向自己撒娇,想听听自己的情话,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调情方法吧。
“我说你肚子上的肉都哪儿去啦,你不会也去做什么吸脂手术了吧?何必呢,我就喜欢肉乎乎的感觉,太瘦了手感不好。”
“实在不成还有吉达和杨薇呢,那两个皮匠更臭!”女人撒娇了就说明需要男人安抚,洪涛赶紧把手顺着睡衣伸了进去,打算好好安抚安抚。
不知道是分别时间太久,还是在小镇上活得太轻松了,张媛媛越活越年轻,当年多不怎么有的撒娇行为,现在每次见面都要来那么几次。
江竹意和黛安整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洪涛并不太关注,他巴不得身边的女人都能这么亲密,这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麻烦。
洪涛的想法恰恰和张媛媛相反,他不怕另外几个女人暗中联合,更不怕她们算计自己。如果真有这种可http://m.hetushu.com能,最好早点来,趁自己精力还够,还能和她们掰掰手腕,早把隐患解决早踏实。
“咱们家里的事儿最好别掺合外人,这又不是什么露脸的事儿,你也好意思四处宣扬?”洪涛这种小把戏用的次数太多,张媛媛也不是小姑娘,有烦心事窝在心里,更提不起兴致。
“别忘了,我都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再不注意保养几个月就会变成肥婆的。你们男人都是口是心非,嘴上说喜欢肉感,实际上一看到苗条女人心里就长草。你老实和我讲,现在你是不是特别想去和她们俩在一起?”
“先别着急,我就是想看看她们俩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要是有机会你也可以给她们点错觉,让她们把胆子在放大一点,找到病根我也好对症下药。”
其实洪涛也不由自主的把张媛媛当大妇,她一到旅馆,江竹意和黛安的双剑合璧立马失去了威力,当晚洪涛就乖乖的钻进了张媛媛的房间,一晚上都没换地方。
“这倒也是个问题,可我不想她们跟着我闷闷不乐,那样对我来讲没有什么意义。不光是她们,你也一样。如果我整天限制你的想法,还不能像传统夫妻一样日日厮守,你www.hetushu.com会快乐吗?”
“你是猪脑子啊!齐睿和凡凡跟黛安从小就认识,只要你没有明确表示,她们俩肯定支持黛安。就算江竹意能听你话,我们三个加起来也顶多是个平手。”
“……你打算拿谁开刀?她们都是被你惯的,以后多敲打敲打就成了,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张媛媛对洪涛的了解已经到了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能准确理解意思的程度。刚才还为洪涛鸣不平呢,现在又反过来给别人求情。
当然了,交公粮啥的都是次要,洪涛主要还是想先和张媛媛讨论讨论黛安的问题,等心里有了大概章程之后才好主持家庭会议嘛。说是民猪,也不能谁都做主,最终还得自己拍板。
既然洪涛不想说了,张媛媛也就不再继续讨论黛安的问题。不过洪涛的话又命中了一个女人的软肋,年龄啊,是每个青春不再女人的致命伤,哪怕再理智也会不由自主的在意。
“嘶……别掐啊,这都是小事儿,最主要的是黛安和小江学了不少那方面的技巧。这就很有意思了,小江并不是和谁都愿意交底的人,她从来没和你讲过她擅长此道吧?可她为什么会让黛安知道,并且倾囊相授呢?”
“来吧,别自寻烦恼了m.hetushu.com,让我先见识一下你这个老女人功夫退步了没有。身体不再年轻我允许,因为这是自然规律,但技术退步就不能原谅了,那是生活态度和思想问题。”
不得不说大妇这种概念在中国人脑子里还是根深蒂固的,虽然洪涛没明媒正娶张媛媛,但在大家眼中她就是洪涛的大妇,甚至比金月都正宗。
“这就要看她们打算怎么忽悠我了,放心吧,我又不是冷血动物,只要不太过份,我也就是让她们感觉到疼而已,不疼就记不住。”
“你是说她们俩有私下交易?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必须要给点教训。在这个问题上你不能心软,否则以后大家都在底下暗中嘀咕,有你烦的!”
别看洪涛平时总是大大咧咧,好像对身边的琐事全不在乎,其实他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只是不愿意费太多心思而已。但真要到了不得不费心的时候,谁的小动作都瞒不过他。
张媛媛说的道理没错,洪涛也能理解,但他却不想那么做。理由也很简单,目的不同。他追求的不是张媛媛那种家庭和睦,要求更高。
“你还别这么乐观,以我的观察,搞不好这次咱俩就得是少数派了。这两天黛安和小江格外亲热,还主动跟我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