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8章 家族会议

“嗯……亲你妈一下,再亲你一下。小帆,咋不叫人呢?”洪涛明白张媛媛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她在怪自己冷落了齐睿和凡凡。
这样不仅能让黛安和江竹意把浑身解数都使出来,还能冷眼观察一下齐睿和欧阳凡凡的反应,看看她们是否已经和黛安私下达成了某种默契,然后再决定如何处置。
比如正在和齐睿眉来眼去的黛安,自打进了蒸汽房她的面部表情就特别丰富,可惜齐睿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理解不了。
“哼,当初我怎么瞎了眼,找了你这么个混蛋!”被直接点了名,张媛媛不得不出声了。她已经预料到洪涛会拿自己开刀,只是对后面那句话比较抵触。
“成了成了,别吓唬孩,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孩子当然和你不亲了。当年琪琪不也一样嘛,只要你肯抽出时间多陪陪他们很快就亲近了。”
“这话你最没资格说,这几天你和小江也没少和他瞎折腾,就许你们俩初一、不许人家十五?走吧,别抱怨了,有本事回去之后你就把他抢回来,谁也不让碰。”
“媛媛,你先来,咱们按照进门顺序排,每个人都必须发言,别逼着我动手!”软的和-图-书不成洪涛换了一招,硬的!
“思思、刘备,你们俩一人一个小弟弟,不许摔不许碰,跟着黛安阿姨上车!”可惜这个挡箭牌对洪涛没用,不光欧阳帆,连洪小睿都得暂时离开妈妈。他们的妈妈现在都归洪涛了,一边搂着一个,钻进了江竹意的车。
“他怎么变得这么没出息,两几个小时都等不了,非得在车上乱搞!”看着那辆旅行车缓缓开动,黛安的脸色很不好看。
“谁要是这样想我就得批评谁。既然跟了一个男人,那就得尽可能的去了解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座的各位扪心自问,他是那样的性格吗?”
其实洪涛为何要这么猴急张媛媛心里最清楚,那不是饥渴而是一种最合理的掩饰。洪涛就是不想给她们几个互相串联的机会,回家之后肯定很快就召开家族会议。目的是给黛安和江竹意增加难度,避免到时候立刻就形成四比二的尴尬局面。
“你讨厌,当着孩子别没皮没脸的!”被洪涛一把搂在怀里,还有一只大手正在揉捏自己的屁股,欧阳凡凡也有点慌了,不知道洪涛会不会再有更令人难堪的举动,赶紧把孩子拿出www.hetushu.com来当挡箭牌。
“黛安的想法也没错,有了张家的基础发展起来肯定更快。但别忘了,你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可他为什么不去做呢?真是因为丧失了斗志,打算得过且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混一辈子吗?”
自己是真没那种想法,人只有一张嘴,总不能先来个罗圈揖,再按照级别、年龄、地位挨个握手吧,家里人哪儿有那么多臭讲究。
张媛媛依旧是大妇的做派,对洪涛的所作所为极尽包庇之能,对其他几个女人也是不偏不向,一碗水端的很平。
“以前我在国内没这个条件,现在有了,大家尽量放松点,好好在这里度几天假,过一过家庭生活,好不好?”由于会议开始的太仓促,大部分与会人员都有点茫然,洪涛还得先来点温情牌,别把场面搞得太紧张。
“帆帆,来,叫爸爸,乖啊。”欧阳帆并没有马上叫爸爸,洪涛倒是不陌生,但也不太熟悉,怎么也和爸爸这个词儿联系不起来,很是犹豫。欧阳凡凡看到洪涛脸上的笑容有逐渐消失的趋势,赶紧蹲下和儿子小声交待着。
“……”可惜这点温情牌没起作用,议题有点大、结果hetushu.com有点沉重,谁也不想先表态,包括张媛媛。
跟了这么一个满肚子坏水的男人,放到别人眼中就是苦难,但张媛媛不怕,还很欣慰。假如洪涛不坏,她还不会这么放心呢。这种坏是一家之主的必须手段,老好人可以当丈夫,但当不了一生的依靠。
但抵触归抵触,还是不敢以身试法。这里是国外,江竹意的住宅又建在山坡上,离最近的邻居也有几百米远,真有点喊破嗓子都没人管的意思。洪涛是什么样的德性她很清楚,不招惹还整天琢磨坏主意呢,真惹不起啊。
“其实这次把大家都叫来,最主要的不是开会,而是聚一聚。咱们已经很多年没在一起团聚过了,既然是一个大家庭,总不能老是神交。”
张媛媛的第一炮放的很合洪涛心意,有理有据、不软不硬,不光确定了自己在家中的主导地位,还从文化传统上强调了合理性,为这次会议定下了明确的基调,不愧是大家心目中的大妇。
从后车窗里可以明显看到洪涛正把齐睿和欧阳凡凡都压在后座上上下其手,即便洪涛压根也不是啥讲究人,自己也和他有过不止一次荒唐举动,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合适。
“事http://m.hetushu.com情大概就是这样,大家别有什么思想负担,有什么想法就直说,不以言获罪,说轻说重反正就咱们几个人能听见,我也不怕丢人。”
“我说完了,意见很明确,反对单独分家!你给我等着,别落到我手里,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既然当了头一炮,张媛媛也就不客气了,炮弹必须准、还得响。怕?除了洪涛之外她真的谁也不怕,实际上确实谁也碍不到她的事儿。
“既然是一大家子,那我觉得还是听他安排比较合适。他有时候是挺烦人的,还喜欢惹是生非。但说句良心话,没有他的运筹帷幄,我们谁也达不到如今的高度。”
和张媛媛估计的差不多,当两辆车回到江竹意家之后,没有接风宴、也没有休息聊天,洪涛把五个女人都叫到了桑拿房里,一边享受着江竹意的专业手法,一边召开了第一届洪氏家族会议。与会人六名,实到六人,一个丈夫五个夫人。
既然她把任务完成的这么完美,发点小脾气就属于旁枝末节,也就不追究小节了,免得闹起来影响了会议进程,让某些人得逞。
“滑头!坏种!来,阿姨抱,不哭啊。”洪涛的这些小心思张媛媛也是有了明确提示m•hetushu•com之后才琢磨出来的,如果让她和黛安换个位置也会上当。
其实他早就硬了,即便刚才在车上没少过瘾,但面对五位情调各异的果体女人,身体还是有了很大反应,只不过因为趴在按摩椅上才不那么明显。
“爸爸……”在母亲的催促下欧阳帆用极小的声音、很勉强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把脸埋在了母亲怀里,像是做了一件多见不得人的事儿。
洪涛即便看不惯也只能放任,这个儿子基本就算别人的了。但欧阳凡凡还是自己的媳妇,不管有证没证都是,自己管她是天经地义的,张媛媛也不会管。
“媛媛说的很好,有理有据,但态度不太端正,怎么还带打击报复的?下面该睿睿了,你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争取更进一步!”
“臭小子,不想叫爹是吧?有你妈护着你是吧?那就让你妈替你受罚,看你以后还敢不听话!”这次张媛媛就说对了,欧阳帆不仅和洪涛没在一起生活,而且连姓都改了,和他亲的是欧阳一家人,以后也不属于洪家的范畴。
在这种场合下,张媛媛和稀泥的作用很重要,且不可替代。以她的地位,即便说错了话,洪涛和她们几个也不会太在意,说对了,执行起来也没什么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