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9章 左右为难

托马斯在这件事儿上是主要幕后策划者,虽然康莉没有明确指出,但洪涛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听到这种意思。
从理上讲,张媛媛的想法她非常赞同,大家都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多好;可是从情上讲,黛安是她的大姐姐,小时候没少帮忙,不支持她也不太像话。
可关键问题是黛安去张家主事,真的有便宜可占吗?洪涛这些日子别看整天游手好闲、声色犬马,其实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私下里也没少给白女士打电话询问张家的陈芝麻烂谷子。
这就是洪涛为什么不能和黛安把这些事儿掰开了、揉碎了慢慢分析的原因,他不想冒这个险,不想失去黛安。
“嗨,我说你是让猪油蒙了心吧,胆子大了啊,还敢咆哮公堂,真不把我当豆包是吧?来来来,有什么本事你都使出来,咱俩比划比划,文的不成那就来武的!”
“偏心眼……你刚才在车里肯定吓唬她们俩了,这我还说什么啊,说了也是白说!我不干,你这是作弊,我要求会议延期!”
张家那些分支这次之所以齐心拥戴黛安,除了确实耀眼的成绩之外,这位老丈人的合纵连横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
他这么折腾,最终目的还是想把张家的控制权留给外孙女洪安娜。从这一点上讲托马斯折腾了半天,都是在为自己服务呢。等他一踹腿,能带走的也仅仅是一副棺材而已。
她是成功过、失败过、也和_图_书风光过,可层次真不一样。小小的香港、较封闭的国内,只能算一个小湖泊,在这里你就算把船开飞起来,那也还是个湖泊,与在大海里行舟完全不是一个层面。
现在问题又来了,让她去经历这么一个起飞、翱翔、落地的过程,有没有意义呢。理论上讲应该是有的,可洪涛觉得没必要去张家涨这份历练,那样又耗费时间又浪费金钱,还很容易坠毁,得不偿失。
但成功的同时也让她失去了部分判断力,如果自己和那些帮手继续站在她背后依旧没有什么麻烦,可问题是自己和其它几家人凭什么全心全意的去支持她在张家坐稳位置呢?反过来讲,张家又能为大家提供什么样的利益呢?答案是屁也没有,大家基本等于白帮忙。
原因很简单,黛安在张家不是根基太薄,而是根本就没根基,地位甚至都不如她那两个废物哥哥。大家族里玩的是什么?其实和社会上一模一样,只有四个字,利益和人脉。
“你个小叛徒!”话音刚落,黛安就忍不住了,呲牙咧嘴的向齐睿发出了威胁。
现在齐睿一反水,欧阳凡凡这种满脑子都是鬼心眼的家伙肯定得见风使舵,说不说就没啥意义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让这次会议流产,然后再私底下挨个串联,说不定还有缓儿。
但洪涛想明白了,不意味着黛安也能考虑周全,她现在正在意气风发的浪www.hetushu.com尖上。人一飞起来吧,眼睛就老往远处看,尤其是没怎么飞起来过的人,猛一上天,两眼根本就不够用的。
黛安刚一张嘴,洪涛立马就把脸转过来了,先给了齐睿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开始镇压反抗者。不光说,还有动作,照着黛安的大腿上就是一巴掌。
实在拿捏不定主意,就想去看洪涛的眼神,可这个坏家伙居然不抬头。没辙了,向理不向人吧,反正洪涛一直都是这么倡导的,应该不会错。
黛安有人脉吗?她从小就被老太太排除在家族产业之外,除了托马斯之外可以说半个自己人都没有,但敌人倒是至少有两个,就是她的废物大哥和二哥。
百分之九十九会很不爱听、更不会去琢磨其中的道理、还会以为你是在故意贬低她的能力,搞不好还得对你有意见,怀疑你是出于某种目的故意这样讲的。
张家那些分支只此一次就被收服了,他们觉得跟着黛安干比较有前途,一致同意让黛安先代理家长的位置,什么时候转正到时候再开会决定。
现在如果有人站出来说这个冠军是蒙的,有各种各样天时、地利、人和的助力和偶然性,不是一个至实归的冠军,你猜她会是什么反应?
想历练自己就能给她提供更大、更好的平台,事实上自己也一直打算这么做,可惜她现在心高气傲,不太沉得下心听自己讲,就算听了也不一定会理解m.hetushu•com
洪涛没想到黛安这么想去张家做临时家长,这件事儿康莉前几天也来电话讲过了,是真的。
利益呢?她照样没有。想有也可以,自己就得不断的往张家输血,才能保住她的位置。可这样做有意义吗?对托马斯而言很有意义,他就是想利用黛安来绑架自己。可是对自己而言,利益真的不太大。
一个大家族,家长只是董事长,各家家主就是董事。想坐稳董事长的宝座,说白了还得诸位董事捧场才成。一旦大家觉得你不能带领家族前进,分分钟会把你踢下去。
最麻烦的还是托马斯,他好歹也是黛安的亲爹,对这个女儿不能说太好,可是也不太坏。只要他不蹦出来真刀真枪的和自己打擂台,自己还就真不好对付他。
这时候就麻烦了,黛安身后的这些助力一撤离,她立马就会原形毕露,该飞不起来还是飞不起来。因为她还没长好羽毛呢,顶多可以借着目前的高度滑翔一段距离,最终还得落地。
黛安还怎么说啊,本来指望齐睿和欧阳凡凡能支持自己,先获得人数上的优势,再和洪涛软磨硬泡,争取能赢得阶段性胜利。
对了,不是说托马斯还有一个私生子嘛,难道托马斯在张家掌权之后不会把家产留给那个儿子?洪涛甚至都没动脑子琢磨这件事儿,因为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听听这话讲的,真是滑头到家了,合算她那边都不打算得罪,还讲hetushu.com个屁原则啊。不过洪涛也能理解,她作为一个外人在张家的地位有点尴尬,以前还能借着老太太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余威压制住家族分支。
借着次贷危机的契机,黛安不仅进入了大海,还真的飞了起来。在她的身后有自己指引方向、有冯家、吉达、白家、欧阳家和张家提供充足的燃料和弹药,她才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能和国际知名的大基金、大财团对垒而不落下风。
现在有了托马斯这个老狐狸分权,她的话就越来越没份量了,于是也得好好琢磨琢磨该如何站队,这是很明智的自保原则。
看云、看天、看辽阔大地、看日月星辰,可就是想不起来看看肚皮下面、屁股后面有没有冒着淡淡的烟雾,现在的黛安就是处于这种状态中。
至于说康莉是什么想法,她倒是表态了,原则上坚持张老太太的遗嘱,但如果洪涛同意,她也愿意投黛安一票。
打个比方吧,现在的黛安就是一支刚刚获得联赛冠军的黑马球队经理,还是一匹突然窜出来的大黑马,一路上击败了N支强队登顶,正在接受各方的赞誉。
太尼玛贼了,这才叫一箭三雕的阳谋呢,既在女儿面前买了好、又能逼着自己给他当碎催、最后还把张家慢慢整合成他的势力范围。
其实潜台词就是看看黛安还有没有能力带着大家继续发大财,有就转正、没有就罢免,怎么合适怎么来呗。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www•hetushu.com如果不除掉托马斯,黛安去了张家很可能就是个橡皮图章。对外说着挺好听,是这个大家族的家主,实际上谁家的主她也做不了,至少不经过一番大的人事改革,是别想把张家这些人制服。
所以说不是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能忽悠全体董事同意,弄一个狗屁不懂的人来当家长。除非托马斯老年痴呆、丧失了理智,否则是不会动这种心思的。这么做不仅不会对他那个私生子有半分好处,还是害人害己的昏招儿。
“嗨、嗨、嗨,干嘛呢?我刚才白说啦,你这叫破坏民猪进程,警告一次啊,再有违犯立斩不饶!她们俩都说完了,下面就是你,你说说吧。”
“我……我同意媛媛姐的意思。黛安姐,别去张家受累了,有洪哥在咱家很快就能比张家强的,干嘛非去帮外人呢?”齐睿犹豫了好一会才站起来,她很为难。
但真要说托马斯有多坏、多不是东西吧,洪涛也不太信。这个老头是吃亏吃怕了,谁都信不过,总想把权利抓到手里才放心。
到了这时候,你话里是否有道理她就不会去关注了,这就叫先入为主。只要她认定你在贬低她,就会产生惯性思维,越琢磨你就越可恨。然后你以后再说类似的话,她就会全部当做毒液,很伤感情,赶巧了甚至会反目成仇。
这可不是洪涛的无端揣测,而是人性。绝大部分人都会有这种反应,黛安好像也不算人中龙凤,所以她这样想的可能性也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