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0章 文攻武卫

“嘶……嗯……”江竹意被张媛媛弄疼了,可她的双手正撑着洪涛的胳膊不能动。洪涛没说停就不能停,疼也得忍着,顶多是用眼神向洪涛求援。在没得到可以反抗的明确指示之前,还得保持腰臀的律动频率。
可她们三个出去了,张媛媛又不干了。她的脸色更难看,铁青铁青的,说话也更不客气,完全又回到了夜总会模式,连洪涛带江竹意一锅烩,都不算指桑骂槐,就差指名道姓了。
这么做肯定会耗费很多时间、精力,但也只能忍着,谁让自己选择了她,还有了一个孩子呢。从互相选择那一刻起,她就是自己的亲人、爱人,为她付出一些时间、精力,是自己的责任,没什么可抱怨的。
“武的就武的,你以为我怕你!看看你整天都在做什么,肚子上的肉都快成救生圈了,以前那个和周家兄弟对垒的洪涛哪儿去啦?”
“先坐下,有话好好说,这段时间你辛苦他也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第一天领教,指望他主动夸你那不是做梦嘛。”
自己之所以和黛安联手,并不是想推翻三座大山翻身农奴把歌唱,只是想把束缚松一松,顺便看看能不能把儿子m•hetushu•com的抚养权要回来。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也别正面和洪涛对抗,那样没好果子吃。
黛安果然是飞的挺高,已经有点忘记了当初是怎么飞起来的,整件事儿的总设计师、冯家、张老太太都不敢随便指责的洪涛,在她眼中已经是个混吃等死、只会藏在女人堆里的窝囊废。
“我说住嘴!上来,她们把我逗出火然后都跑了,你张姐是好面子的人,那就只剩你了。来吧,正好让她看看什么叫色胆包天。”但辩解的话刚出口,洪涛又发言了,声音还是那么懒散,内容也不太正经。
“来,睿睿、凡凡,你们俩也别光看热闹,先把她拉出去泡泡,我看她是被蒸糊涂了!”黛安说的义愤填膺、几个女人听得目瞪口呆、洪涛还趴在按摩床上纹丝没动,可江竹意有点慌了。
刚才是什么话题也不再提了,专心致志的和洪涛演起了春宫片,观众虽然只有张媛媛一位,却一点都不凑合,频率、表情、声音、动作力求完美。
“要是换成我,我早就把你们几个训的服服帖帖了。不服没关系,全铺盖卷滚蛋,他离了谁又不是活不下去,想找女人,好的满地都www•hetushu•com是!”
可话又说回来了,能不走弯路尽量还得避免,不能说为了体现我对你的感情,咱们就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得上。那不是成年人的正常选择,只可能停留在琼阿姨之类的小说里,很不真实。
即便他的语言表达能力还不足以复原全部谈话内容,可凭借自己对江竹意和黛安的了解,只言片语也足够做出基本判断了。
江竹意的插话让黛安稍微平静了点,火气一降温理智多少也回来了点,然后也就有点后怕了,不再义愤填膺,让齐睿和欧阳凡凡一拉,顺势也就走了出去。
这可真不是愿望她,也不是自己的臆测,是很靠谱的推断。因为自己有一个非常可靠的消息来源,那就是洪常青。
“哎呀呀……你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合算我男人在你眼里就是个废物,那你还赖在他身边干嘛?”
“她就愿意被我欺负,是吧?”洪涛并没去搭理江竹意的求援,就让她保持着这个难受的姿势,还不许停止动作。
“要说以前在国内也就罢了,说不定他能让你升官发财,可现在你已经出来了,还用对他这么谄媚吗?”看到洪涛和江竹意视自己为无物,m.hetushu.com张媛媛狠狠的喘了一口粗气,愣是没急,也没躲。
“你就会欺负我……”这时江竹意才发现,小洪涛居然一直就那么立着。然后她就撅着嘴爬上了按摩床,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准确的骑在了最合适的位置,开始慢慢起伏着腰臀。
慢步走到了按摩床边,用手指头戳着洪涛的脑门,说一句戳一下,眼睛却盯着江竹意的脸。见她故意不看自己,伸手抓住了江竹意的头发,迫使她把脸朝向自己,近距离四目相视。
“是她……”江竹意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刚刚挺起来的胸脯立马就有点泄气,但没完全泄光,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假如真拦不住,那就只能让她先回张家试试,自己在暗中观察,能帮就帮,不能帮也没辙。但有一样,一旦她陷入了麻烦,自己还得救。把心灰意懒的她再拉回来,治愈她的伤口,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然后返回原点从头再来。
“我们俩的事儿不用你管!我和他……”计划被黛安弄乱了,还得自己帮着擦屁股,江竹意已经很窝火了。现在又让张媛媛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除了洪涛之外她真没受过这种气,也不打算有第一次。所以接下http://m.hetushu•com来的戏码就很好预测了,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对抗即将上演。
“嗯……嗯……”看到洪涛的笑容,江竹意连眼神也不敢使了。她知道,彻底完蛋了,自己和黛安的小阴谋被发现了。
她还觉得很冤枉,不光说得悲愤,连架势都摆好了,准备和洪涛这个被掏空的酒囊饭袋真刀真枪的较量较量。至于说后果嘛,在这种状态下谁还想得了那么多呢。
“打住吧,都少说两句。黛安是真情流露,难道你们俩也想借题发挥,再控诉一下我的无能?”一直没动的洪涛终于吱声了,不过还是没怎么动,只是在按摩床上翻了个身,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懒洋洋的。
“你别冲我瞪眼,你和黛安私下里都干了什么,真以为别人不知道?从我下飞机那刻起,他就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
这个男人心眼很小,真要是翻脸了狠起来谁也拦不住,后果不堪设想,搞不好连自己都要吃瓜落。虽然洪常青也会做怪梦,可他还小,离能对抗他那个怪物老爹还早呢。即便是等儿子长大了,能不能是洪涛的对手还得另说。
“我回张家也不是光为了自己的前途,有了张家的力量我们不是能有更多助力嘛。你有好和-图-书脑子,在家里给我出主意,我去冲锋陷阵,这难道有什么错吗!”
她之前和黛安商量的完全不是这么个结果,怎么说着说着就拐弯了呢。不成,不能让黛安继续再说下去了,洪涛的反应越平淡就越麻烦。
江竹意和黛安的某些谈话并没避开这个小屁孩,她还不习惯把儿子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而洪常青又把自己当成了最大的依仗,很乐意汇报母亲的所作所为。
“要说他这几个女人里谁最不要脸、谁最不是东西、谁最危险,非你莫属!我就纳闷了,他到底拿住了你什么把柄,能让一位处级干部如此低三下四、俯首帖耳。”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平时当老好人的结果,慢慢的谁都会拿你不当回事儿。今天是黛安,明天就有可能是小江!”
在这件事儿里要说谁是罪魁祸首,即便现在没有和黛安对质,江竹意的可能性也最大,让她多受点罪也合理。
这个男人最恨什么自己清楚,这件事儿虽然谈不上背叛,却也沾点边,现在又闹成了这个样子,怎么解释这笔账也得算在自己头上。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赶紧伺候好他,让他别笑了,其它的事儿都可以暂时放弃。至于说脸嘛,夫妻之间这算丢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