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3章 一群母老虎

然后她只伸出了一只手,在洪涛身体中部这么一抓!英明神武、战无不胜的洪大老爷就只剩下求饶的份儿,半句狠话都不敢讲了。
刚刚五个女人不管谁折磨谁,其实最终都受到了洪涛的折磨,在这一点上有共同的敌人,这算是人和。
古人挺忙,此时又云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洪涛总仗着自身武力强大欺负身边的女人,即便有人想反抗、也有过实际行动,但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可靠强权是无法长治久安的,一旦时机成熟,羊群也有可能短暂的反击一下饿狼。
首先通过了建立伞型公司,全力发展家族业务,力争在全球建立起大型挂羊肉卖狗肉的隐形家族产业决议。
其实光是在几个女人和孩子面前装孙子洪涛并无所谓,可惜那天签不平等条约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她们搞得丢盔弃甲,没注意琢磨细节,忘了在里面加上不许当着外人虐待自己这一条。
这间吸烟室位于阁楼,只有一个对外通道,距离下面的居室很远,既不会吵到别人,也不会有人前来打扰,这就算地利了。
洪涛会同意这种带着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吗?本来是肯定不会的,但形式不饶人,会议当晚和-图-书他就被五个女人联手镇压了,条约是被迫签订的。要是不签,大洪涛可能没事儿,小洪涛恐怕就直接废了。
一提到学习的问题洪涛终于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了,大的咱管不了那就折磨小的吧。出来一次不能光玩,还得有收获。
齐睿表现得比黛安强多了,没有跟着洪涛一起折腾盟友,还真正尽到了盟友的职责,奋不顾身的加入了凡凡的队伍。可惜光有她们两个还是势单力孤,没几下就全被洪涛压在了身下。
“……你要死啊,什么都说!睿睿你还笑,他是说我们俩呢,你傻啊!”古人不是云了嘛,有些事儿只能做不能说,一说就会有人急眼。
反正只要五个女人不走,他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睡在哪儿、几点睡、和谁睡都要严格听从她们的指令,不仅要听,还得心甘情愿的配合,眉头都不能皱,否则就算违约。
天时、人和、地利就这么形成了,再有了齐睿和欧阳凡凡的带头作用,今天最大的受害者江竹意立马就看到了机会,然后从张张媛媛腿上一跃而起,直接把洪涛扑倒。
“别学了,你们一辈子也没机会犯,这个错误是给我量身定制的。不过m.hetushu.com你们俩也别闲着,这次出来要耽误好多天课程,除了要自学之外还得把你们这些天的所见、所闻的感想都写下来,我随时抽查!如果写得不认真,以后我就不带你们出来长见识了。”
“丝丝,不能叫奶奶,要叫姑姑。姑姑有那么老吗?倒是你叔叔这些天明显有点憔悴,居家好男人的滋味怎么样?”
这次可真不是开玩笑,五个女人决定条约立刻生效,然后洪涛就成了陪练、陪聊、陪玩、陪睡,外带搬运工、司机、私人保健师和美容师,再兼职贴身保镖。
“孩子啊,叔犯错误了,大错误。犯了错就必须受到惩罚,你叔我是在赎罪呢。”这个问题洪涛真没法回答,总不能说自己娶了五位母老虎吧。
“那是什么错误啊,您和我们讲讲,我们以后就能避免了。”田思思同学是个好孩子,出来玩都不忘记学习。
其次,公司的五位女股东全票通过了一项家法,以后每年公司董事长洪涛都要给五位股东兼夫人当一个月奴隶,用来补偿大家的精神损失。
最后的致命一击则是由张媛媛完成的,要不说她最精明呢,苦活累活其他四个女人都包圆了,风险人家www.hetushu.com也都冒完了,现在的形式也非常明确,洪涛四肢被控制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第一届洪氏家族会议,历经一下午再加一晚上胜利闭幕,会议取得了两个重大成果。
疏忽的结果就是在吉达和杨薇面前也得遵守约定,这立马就成了自己悲剧的开始。她们俩来本来并不喜欢逛这种鸡毛小店,可有了自己这个临时奴隶可以驱使,兴趣立马就来了,不光逛超市,除了陪睡之外几乎去哪儿她们都跟着,嘴上的风凉话还特别多。
“你给我闭嘴!”如果光是三个孩子洪涛还能若无其事,但他的左手和右手也没闲着,还提着两个大包。里面装的都是女人们采购的物品,真不知道一个破超市有啥可逛的,还是小镇上的超市!
比如此时的欧阳凡凡,即便知道两个自己都打不过洪涛,也不要命的扑了上来,试图让洪涛把刚才的话缩回去,还想再拉一位盟友,齐睿。
“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还没等田思思和刘备答应,坐在洪涛脖子上的洪常青先发言了。
听到洪常青一嘴标准的瑞士德语,田思思小朋友又犯了好学生的通病:不服气。然后也要展示展示她这些天的学习成http://www.hetushu.com果。
现在的时机就比较成熟,洪涛刚刚经历过一场长时间的肉搏战,体力严重透支,制服齐睿和欧阳凡凡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这是天时。
这个位置是江竹意指定的,她说儿子是嫡长子,当然要坐得高一些,所以只要出来就得骑在洪涛脖子上。洪小睿作为小儿子只能挂在洪涛胸前,后背是洪安娜的专属,这叫主次有序、长幼分明。
“叔,您怎么整天陪着姑姑们逛商场啊,她们还老是训你。”最先发现洪涛有变化的就是刘备和田思思,这俩孩子一直视洪涛为偶像,自然要时刻留意偶像的一举一动,然后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再然后就是群情涌动啦,黛安离洪涛最近,也意识到报仇的大好机会来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双手双脚一起发动,牢牢的缠住了洪涛的双腿,让他无法翻身。
具体在忙什么不用问,肯定是有关伞型公司的事情。要说敬业,她确实是黛安的师傅,干起事儿来百分百投入,和个机器人差不多,不受任何情感左右。
“你就缺德吧!真该天天让你受罪,让你贪多嚼不烂,这下知道女人的厉害了吧!”还真别说,杨薇除了跟着看笑话之外,真没怎么对洪涛下过和-图-书狠手。
“咦,常青都会说德语啦!叔,我也会好几句呢,是和吉达奶奶学的。她可真厉害,不光会说德语,还会法语呢。”
其它十一个月他都可以为所欲为,但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必须放弃所有权利、主张和意见,全身心的服侍好五位女主人。如若不然,轻则精神鞭挞、重则肉体摧残,反正是没好了。
“肯定得有一部分是瞒着家人的对吧?你说要你这样的孩子养了有什么用,赔钱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起了父母,等自己能赚钱了,第一时间就是琢磨如何不让父母知道。”
“做人要留一线,这是我们国家文化的精髓,你不知道,难道杨也没告诉你?你看她怎么不像你一样幸灾乐祸,她是打算让你出头露面得罪我,然后在一边看笑话。”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洪涛也没忘记给别人挖坑,跳不跳咱不管,反正该做的工作我做了,一点不糊弄。
“她们真不如你厉害,也就知道在我身上找点乐子,还美的屁颠屁颠的。你就不一样了,这几天没少和国内联系吧?是不是已经把新公司的目标找好了?”
但洪涛并没觉得杨薇是同情自己,也不觉得她是因为心软才没加入折腾自己的行列里来。她是太忙了,整天电话不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