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6章 难言之隐

“你哪儿是痛快人,你是个粗人,粗鄙不堪,讲不出道理就耍无赖!”杨薇不是白女士,她心里也没什么信仰可言,对洪涛这一套深恶痛绝。
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不是说她们吃的太多、花的太多不好养活,而是和这两种人最难相处。因为她们的性格变化无常、说话经常不算数。
最可气的是她还不用背负不讲信誉的恶名,也不欠洪涛任何人情。她有非常正当的理由离开,说出来特别理直气壮,饶是洪涛如此奸诈的人也提不出丝毫异议,还得欢送。
春节期间南方又发生了大雪灾,高压线上都能冻上一层厚厚的冰,让生长在北方的洪涛都有点惭愧。对于缺少供暖设备的南方各省而言,这种温度确实算灾难了。
“你怎么就知道挣钱,如果我要提前知道,多生产点帐篷、被褥、手套之类的物资准备着,到时候拿出来总比临时四处去凑效果好多了吧?现在让我去哪儿弄那么多这玩意!”这次该杨薇反过来讥笑洪涛满脑子铜臭了,她家是搞服装纺织的,回去该干啥很清楚。
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欧阳凡凡和齐睿,她们俩是螳螂和-图-书虾公司的代表,和杨薇一样,都是国内的知名企业负责人。在这种时候不管有多忙,也得和政府站在一起,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
靠!手背不过去,后面有孩子;肚子也挺不起来,胸前还有孩子;四方步没法迈,脖子上还有个孩子!难怪他不喜欢孩子,确实碍事啊。
先不说人家会不会听取自己的妄言,真那么做就离死不远了。还是那句话,好的初衷往往换不来好的结局。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儿最好别干,哪怕它是天大的好事,办不成也是白搭。
社会是个大熔炉,只要入世就没人能躲过去。出世嘛,除非能像老和尚两眼一闭啥都不知道,否则怎么出呢?
现在他就要冲进房地产市场,跟着那些心里比谁都明白,嘴上说的比谁都好听的家伙去一起坑害国人了。
但别人并不这么想,比如说杨薇。在上飞机之前就偷偷问了洪涛一声,为啥这次地震没事先提醒她。洪涛一时没转过弯来,以为她又是在琢磨挣钱的问题,有点恼火。
“得得得,我信了还不成!具体怎么操作是你和我讲还是让凡凡和我说?”可要说真的不信洪www.hetushu.com涛吧,杨薇还不敢。刚才说的只是气话,稍微纾解纾解心中的郁闷,但一牵扯到实际利益,她还是可以忍住任何不快的。
什么理由呢?四个字,人道主义。
“哎,说话可要算数哦,从现在开始咱俩的约定就算启动了。来吧,常青归你。看在你刚刚开始代替我的份上,这两个孩子我先帮你背着。但只此一次哦,下不为例!”得了便宜还敢讥讽自己,肯定不能饶恕,这叫现世报。
“房地产!据我所知这两年国内的房地产前景并不太乐观吧,再加上金融危机一闹,这种需要大资本运作的行业日子就更难过了,我们这时候进入真的是好主意?”
到底是该扔下袋子领着孩子,还是该拿着袋子也领着孩子呢?反正她是没法像洪涛那样把洪常青也抗在脖子上。
要说零八年也真是个多事之秋,年初的时候香港有个影视圈的陈老师喜欢照相,裸照。但不知道为啥,这个嗜好到了他手里就变成罪过了。
等洪涛刚到瑞士没几天,新闻上说拉萨又出事儿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在街头打砸抢。消停了没几天吧,奥运圣火传递到巴黎时又碰到hetushu.com了一群捣乱分子,把火炬给弄灭了不说,还被迫改变了传送线路。
还不光要一个人去,还得拉着一群人一起去,不求坑人最多,那也要力争上游,能坑多少坑多少,绝不手软。
杨薇就是难养的人之一,只勉强履行了几天约定她就拍拍屁股回国了,单方面撕毁了合同,把洪涛一个人重新扔到了女人堆里继续受难。
“这就对了嘛,细节等回国之后让凡凡和你商量,我只管大战略层面的问题,没事儿就别来烦我。”让人一百个不乐意、却还得贱骨头一样往上贴,这种滋味儿简直是太过瘾了。洪涛就喜欢这一瞬间的满足感,该装的时候就得装,背着手、挺着肚子、迈着四方步……
就在五月初,四川西北部的汶川地区发生了里氏八级的特大地震,灾情非常严重。作为杨氏集团在内陆的负责人,她此时必须回去公开摆明态度,再尽上一份社会责任。
总不能说提前去找到陈老师,告诉他把照片收好,顺便再拷贝一份自己偷偷看吧。或者找到有关部门,警告他们提前做好抗灾准备,该加固的加固、该撤离的撤离。
结果呢,那些出轨、乱搞的女演员没有太www.hetushu.com多人声讨,黑锅全甩到了陈老师头上,逼得他不得不远遁美国。那些女演员消停了一两年就和没事儿人一样又出来晃悠了,就好像这件事儿没发生过。
所以说吧,古人云出污泥而不染,这该是一种多么高尚的品质啊。反正洪涛觉得这句话形容的也是一种理想,不会有人做到的。
这些事儿在洪涛的记忆里都有,但都深藏在记忆的长河里,没有索引。也就是说它们没发生的时候自己肯定想不起来,一被提醒就会立马浮现出来,标准的马后炮。
可能和他拍摄的对象有关吧,照片上的人一律都是香港演艺界里比较红的女演员,单身的、有丈夫的全被囊获其中。
“咱来这么聊下去聊一年也聊不出结果,我是个痛快人,就一句话,信我跟着干,不信就别聊了。”洪涛没法和杨薇解释这一切,只能接着玩半仙那一套,这么做最省事也最效率。
“我就知道是这样,上次是累黛安,这次又轮到凡凡了。怪不得她们几个要变着法儿的折磨你,活该!”对洪涛这种只管挖坑不管埋的作风杨薇也是深恶痛绝,还很有屈辱感。
果不其然,即便像杨薇这种商界精英,也依旧没看明白hetushu.com国内的房地产行业走势。不是她不够聪明,而是这行水太深,很多业内人士都摸不准,何况她一个外行。
她此时看待问题的角度还停留在普遍规律上呢,丝毫没有重视特色这两个字,说白了就是政治觉悟没上升到一定高度!
“哎……哎,我不会带孩子……”杨薇光是提着两个大袋子就已经不轻松了,现在还得拉着一个洪常青,立马就有点手忙脚乱。
其实想得起来想不起来也没啥本质区别,这些事儿既不能提供给合作伙伴借机捞一笔,又不能想办法阻止发生,知道了也白搭,还凭添烦恼。
“你真当我是上帝啊,地球上发生什么事儿都和我有关?再说了,我就算事先知道,你还想买空国内股市发国难财不成?”
欧阳凡凡虽然也是螳螂虾公司的副总,但她还肩负着另一层任务,就是利用欧阳家的能量,尽可能的突出她自己的名字,为下一步出任新公司负责人铺路,顺便还得看看欧阳家到底能为这个女儿付出多少代价。
“那就算了,我找吉达说去,她虽然没你们家在内地那么深的基础,可也不是不能玩。”向来讲究以理服人的洪涛最不爱听别人说自己不讲理,即便说对了也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