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8章 摊牌

“作为回报,我只能给她们一个希望,这也是我唯一能比别人强一点的地方。说白了吧,我想搞一个家族式的大型产业集团,又不想太招摇、太出头露面,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比较麻烦、比较安全的方式。”
因和果,这就是洪涛想让冯女士乃至托马斯、吉达、杨薇她们知道的中心思想。既然是家族产业,那就必须先确立一个原则,一切以家族利益为上。
“不管是朋友还是家人,在集团内部地位都是一样的,我希望大家还能像以前一样信任我。可是这样一来,我恐怕就没有太多精力再去顾及家族产业之外的事物了,所以以后就不会再有以前那样的合作,一切利益都只能在家族产业集团内部分配。”
“就算您不来,我看完球也得找您汇报汇报。这个公司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能不能成行还得多听听前辈的意见。毕竟我们几个都是初出茅庐,有些地方肯定想得还不全面。”
在现今这种和图书社会模式中,单打独斗可以小富,绝对壮大不起来。想建立一个大家族、打下牢固的基础,必须合纵连横、互相扶持、让利于人。
同时这也是一个很苛刻的条件,想跟着一起发财是吧?那成,必须纳入我的体系中来,以后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可惜辛迪比黛安还麻烦,天生就不喜欢商业,要是这么下去等冯女士一老,她辛辛苦苦创建的这些产业可就得便宜别人了。
“说起这个公司,我还真有点问题想和洪师傅聊聊。”冯女士并没关注那些太长远的事情,她也不是那种喜欢幻想的人,儿孙问题只是个借口,真正让她感兴趣的是洪涛所说的伞型公司。
问题是一个重生了好几辈子的人,需要别人的谅解吗?洪涛觉得很需要。重生只不过是比别人先知先觉了那么一点点,但并不意味着重生人士就是全能战士,各方面都是专家。
既然洪涛没和身边的几位夫人强调保密www•hetushu.com问题,那她们就不会闭紧嘴巴,第一时间就得和家人通气。看来齐睿的嘴就不慢,她小姨这不就追过来了,还找了个过生日的借口,让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来之前睿睿和我讲了,大概意思我也搞明白了。其实您所说的伞型公司并不是太新鲜的事儿,最初这个概念是由美国人韦纳菲特提出来的,只是个品牌营销战略。”
“嘿嘿嘿,您真是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那我就直说了吧,对不对的您二位多包涵。”俗话讲,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对待冯女士这样的专业人士洪涛就真不打算忽悠,实话实说更尊重人,也更容易得到谅解。
当然了,还有一层意思,等于当面明说了,我不会借机吞下你们的家族产业,你们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
在很多专业领域里还是需要与人合作的,不能很好利用别人长处、弥补自己短板的人,重生一百次也成功不了。
这句话http://m.hetushu.com倒真是洪涛的肺腑之言,不仅仅要和冯女士充分沟通,托马斯也一样。自己没啥商业天赋,都算不上专业人士。
“借您吉言,那我就再等等,但愿她能在我咽气之前醒悟过来。”冯女士也不是无的放矢,她是真有点着急了。
“但是我这个家族产业集团又不仅限于自家,应该说是一个有共同诉求的亲朋好友联合体。您二位必须是我的家人,吉达、杨家就算是朋友。”
“自打有了这几个孩子,我的家庭负担就越来越重,并不是说钱,而是前途。她们几个跟着我的时候,我并没什么大富大贵,可以说她们并不是看上了我的钱和势,但肯定也不是看上了我这张脸。”
但有一个问题必须提前指出来,有了家族产业的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会再利益均摊,因为自己还得养活一大家子人呢。
“……”这么直白的表述冯女士肯定能听懂,但她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和白女士对视了一眼和_图_书,像是有了什么默契。
“大不了让辛迪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保不齐就有个能重振门风的呢。”白女士更会说话,一竿子就捅到了孙子辈上,听上去很美,可惜这个水也太远了。
专业问题必须由专业人士解决,这是洪涛的座右铭。多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没亏吃,尤其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你们的是你们的,我的是我的,大可加入大伞之下跟着半仙我新开辟一番事业,咱也不拦着你们继续经营原来的产业。机会合适的时候照样可以合作,但千万别吃里扒外。
“洗耳恭听!”冯女士好像就在等着洪涛交底,至于说商业上的细节问题,她也不用特意跑来问洪涛。合作了这么多次,洪涛在商业上到底有没有本事,她心里应该早就有谱儿了。
“后来艾佛森和赫姆又提出了区域品牌伞概念,由此才演化出来了个体品牌伞、家族品牌伞和企业品牌伞模式。这些模式在现代商业运作中都有应用hetushu.com,只是没有您的伞形公司这么纯粹。”
黛安她们几个比自己强点有限,杨薇和吉达局限性太大,齐家、白家、欧阳家规模又不太够,真正称得上跨国大商人的只有冯家和张家。
别看冯家家大业大,实力不俗,可毕竟是个家族产业,想传承下去就必须有后代,哪怕是个女儿。
“倒不是说这种模式不好,而是有很大局限性。这次您采用此种方式运作新公司,应该还有别的目的吧,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透露。”
专业就是专业,冯女士对伞型公司不仅了解,还能说出前因后果,直接就感觉到了另一层含义,想瞒都瞒不住。
加入之前可以不是家人,但进来之后就得和家人一样,不能再朝三暮四有太多小算盘可打。如果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不如不搀和,还和以前一样维持合作关系。
“放心吧妹子,洪师傅这不已经帮你想了个办法,就算以后辛迪真的不能接你班,只要这把大伞还在,你们冯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