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0章 猜总统专业户

“……嫂子,你怎么看?”冯女士在这个问题上也拿不定主意,事关家族的未来,岂是谁一两句话就能定夺的?
“要想吃到第一口肥肉,不仅仅要有雄厚的财力和物力,还得能得到政府更高层的支持。就目前看来,冯家还达不到那一步。”
“他?你是指那位黑人参议员!”冯女士很敏感,她从洪涛的话里抓住了一个重点,由于两个人是用英语交谈,男女的称呼是有区别的。
“我能告诉您的只有一个结果,其它无能为力。”在这个问题上洪涛半点牛皮也不能吹,自己能知道的只有结果,奥黑子确实轻松击败麦凯恩当选了,而且还是连任。但冯家如果去插一杠子,会不会影响选举结果,那还真不太好说。
“我没那么多时间慢慢展开一代传一代的让家族壮大起来,在我这辈子里必须给儿孙留下一个相对稳定的平台。以后他们能不能发展起来我就无能为力了,但基础必须为他们打牢固。”
“据说这位老兄的口才特别棒,还当过州议员和参议员,政治斗争经验也算比较丰富了嘛。要我说想中大奖就得押偏门,还得下大注,不赢则已,中上就是几百上千www.hetushu.com倍的利益。”
冯女士还真想错了,洪涛确实不太懂承包商这种特殊业务,但他也不是信口开河说着玩的。既然敢提出这个建议,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有了一定把握之后的结果。
洪涛懂个屁的美国政治,他连中国政治都没搞明白呢。但知道结果之后,就算不太明白的人也能依靠逆推讲出一番特别懂行的道理来,这不是他自己的智慧,而是都被后人说烂了的事实过程。
“这么一比较的话,倒是奥巴马同志最有希望。他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政客家族精英,又有着一张特别清新的面孔。”
但这里还有一位专业人士可以请教,那就是白女士。她可是外交官,即便不是北美司的,那也是外交官,分析各国政治动向是老本行,多听无害。
“本该如此,不管出世还是入世,决定权不在个人,而是在老天,要顺天意而为。一味的躲避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害人害己。”
“你不比平常人,所以选择起来也不能像平常人那么任性。都说男人当了爸爸才是真男人,我看这句话就很有道理。”
“您看,您也有点那个了吧?别hetushu.com忘了,咱们也是有色人种,千万不能对黑人兄弟有啥想法啊。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黑人总统,但美国宪法里也没说不允许选黑人当总统啊。只要是在规则之内的可能性,就都有成为事实的可能。”
“我当这是赞美吧,那位老太太……算了,不说她了,接着聊咱们的正事儿。承包商没你想得那么容易,我家顶多算是承包商的承包商。”
这次次贷危机的计划在她看来就不太完美,本来利益还能更大,但洪涛就是缩手缩脚、瞻前顾后,错失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大家都在壮年,今后还有大好时光可以经营。
“只有这样,您和您的家族才能在白人成堆的上流社会里打个翻身仗,要总是这么一点点往前拱,想踩遍了那些WASP的脑袋逐步上升,难度太大啦,也太慢了。”
“假如您在此时能游说一批朋友,给将来的美国总统以无私的支持,等他当选之后,您家会不会得到美国政府更多的信任呢?”
“不是我变了,是时过境迁、迫不得已。我以前那套想法当个小富翁没问题,但不适宜经营上规模的家族产和_图_书业。”
可惜冯女士的信仰并不坚定,或者说这件事儿牵扯的面儿太大,动作搞小了没什么意义,动作搞大了就不再是押宝,而是摆明了阵营和共和党的支持者真刀真枪干仗。赢了固然可以大丰收,可要是输了也很悲惨,会被政敌秋后算账的。
至于说自己为什么突然有了思想上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和伞形公司没什么关系,或者说起因并不是伞形公司,而是孩子。
“洪师傅……不对,是外甥女婿……嗨,我还是叫你洪师傅吧,这样顺嘴些。”冯女士必须也肯定会被洪涛这番有关美国总统大选的言论惊到,还觉得特别有道理。这不,刚获得的小姨都不想当了,还要去当半仙的信众。
确实,洪涛并不喜欢小孩,包括自己的。但不喜欢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作为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必须得尽到,而且要比别人完成的更完美,谁让咱比别人多活了好几辈子呢。
“在小布什总统眼里您家确实还排不上号,他们家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岂容您这个外人插手。不过他马上就要到站了,共和党候选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但民主党内部还是一团乱麻,一黑一http://www.hetushu.com白、一男一女争到现在也没分出胜负。”
没想到洪涛倒主动提起了这件事儿,听意思还不是泛泛那么一说,难道他已经有答案啦!
“没想到您对人生看得这么透彻,这让我想起了张家老太太,她也是个非常睿智的女人。”这番话让洪涛想起了另一个女人,她当年也曾经和自己讲过,虽然措辞不一样,但意思相差不多。
“希拉里的主张太温和,还是位传统的政客,不能给看枪战片看了八年的美国人民足够的吸引力,他们已经厌倦了让这些精英人士来领导美国。”
现在像她这样的投机分子就有点挠头了,该把宝押在哪一边呢?要是两党候选人都已经出炉了,她还真想再问问洪涛有没有最终结果。可现在连候选人都没确定,聊这个好像有点早。
很显然,洪涛并不看好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其实她自己也不看好。因为老麦同志年纪太大了,美国人民也厌倦了战争,要是没有特殊情况,他们很可能不会再把选票投给小布什的共和党。
谈人生并不是冯女士的专长,她对生意的兴趣永远排在第一位。洪涛给冯家的定位很准,但在具体问题上恐怕还有很大出入,应和-图-书该说是高估了冯家的能力。
对于冯女士的这个疑问,洪涛还是选择了正面回答。忽悠人可以管一时,但管不了一世。既然大家以后要在一口锅里吃饭,还是开诚布公比较合适。
“假如真像您所说的那样,那我就拼上身家性命,自己组建一个游说团体,这次说什么也得简在帝心!不过一旦美国人民和您的想法不一样,或者他在党内选举时就输给了希拉里,我冯家的日子以后恐怕就不那么好过了……”
对于洪涛的这个改变冯女士举双手双脚欢迎,以自己的财力和人脉,再加上洪涛的特殊能力,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能干的呢?
“以前的洪师傅跟着我师父一起圆寂了,以后的洪师傅才是真正的洪师傅。除非他老人家突然活过来,否则我真不适合走他那条路。”
可民主党也不争气,老牌政客希拉里白白当了八年总统夫人,居然连个初出茅庐的参议员都搞不定。这已经都六月了,愣是没在党内选举上获得什么优势。
“在我看来,美国人民说不定更愿意让他来试试呢。麦凯恩太老,还和小布什穿一条连裆裤,在阿富汗、伊拉克问题上更没什么新意,这次选举他基本没什么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