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2章 水上人家

“那我就在这里多待些日子,山清水秀有助于长寿。最好别逼着我去球场,那里太疯狂。还有可怜的托马斯,他现在已经快掏枪向您射击了。进入八分之一决赛之后你每场都能赢,这也算是奇迹吗?”
康莉估计也没打算得到准确的答案,洪涛的回答已经算是默认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几十岁,又回到当初跟着张老太太打拼的年代。而且这次跟着的人更神奇、更让人期待。
“别整天琢磨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买卖了,表面看着风光,其实赚不了几个钱,一有风吹草动,头一个整治的就是这种地方,太奢华、太小资、太扎眼了。”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这边已经和当地政府部门对上槽了,不用再四处拜山门。工程上又没什么难度,空闲时间比较多。
“我这次出去又找了个大买卖可干,你约约大姨夫,晚上咱们碰头聊聊。也别找地方了,就在船上挺好,你这个当老板的不用再预约了吧?”
既然自己这么没艺术细胞的人都身临其境了,比自己艺术细胞多的同志们应该不会熟视无睹。
这个老赌徒每次都想毕其功于一役,加着倍的跟庄。可惜只要是自己开出来http://www.hetushu.com的盘口,他就没有任何赢的希望。
六月底,欧洲杯结束了,还陪在洪涛身边的就只剩下田思思、刘备、洪常青和洪安娜四个孩子,其他人陆续都离开了瑞士,奔向世界各地紧锣密鼓的忙碌着手中的工作。等她们把筹备工作做完,就会出现一家叫做Galactic的伞形公司母体,中文称为银河。
“如果你真能建立起自己的家族,我这些钱输的就不冤。假如你能再让黛安生个男孩,我愿意每年都输给你一次。”
“买卖不错吧?”看着湖面上游弋着的两条乌篷船,听着从上面断断续续传来的丝竹轻唱,再配上绿柳碧波、青砖灰瓦的背景,洪涛觉得效果比自己臆想的还强烈,很有江南水乡的感觉。
托马斯也没有输,他成功的摆脱了康莉,又和洪涛达成了共识,以后张家的事儿这两个人都不会再插手。
“旅馆是挣钱,可照太难办了,那玩意是特行,不是想弄就能弄下来的,手续比盖一座大楼还繁琐。”洪涛说的确实没错,可小舅舅也有他的实际情况。
只要母公司需要在某个领域里下一个蛋,就会出现一个相应和_图_书的公司,除了为母体提供相应的补充之外,同时也享有集团内部的资金和业务便利。
“有这个闲钱不如多去三四环外面买几座小楼,就算弄不成学生旅馆,改成快捷酒店也比弄饭馆来钱快多了。”
“不过你舅妈已经和他们谈好了,出钱帮着建一艘大游船,打着游湖的名义,其实二层都是餐厅,咱这儿算一站。就是银锭桥太矮,要不还能开到前海转转。”
“哈哈哈哈……他只是不好意思和你谈补偿的问题,才故意输钱给我。这笔钱我打算帮你在加州置业,弄一个新家。”
小舅舅说得很是风轻云淡,但得意的表情已经跃然于脸,还不住的用眼角瞟洪涛一眼,看样子是等着被夸赞呢。
水上人家,这就是小楼牌匾上的招牌,它是一家专门经营淮扬菜的饭馆。小舅舅和他那位家传厨师手艺的朋友利用这半年时间,从规划到设计再到施工,完全按照洪涛当初随口那么一说的意境,把虚幻变成了现实。
“我这不也是搂草打兔子嘛,光这些改造工程就够我干好几年的,又没有太难办的事情,我闲着也是闲着。”
洪涛看见别人比自己闲在就难受,既然小舅舅都闲的hetushu.com蛋疼了,那正好,我就让你忙起来,忙得脚后跟踢屁股蛋,看你还有功夫瞎显摆。
“要我说啊,光拆一座小桥有点不过瘾,你干脆把鼓楼和钟楼也一起拆了翻建翻建吧。赶明儿在上面也弄个餐厅,一边吃饭一边眺望景山和故宫,岂不美哉?”等小舅舅这句话一出口,洪涛的嘴立马就撇开了,满脸都是讥讽。
至于说这个外孙女是不是洪涛的女儿,真不重要,国人觉得女儿肯定比外孙女亲,但在很多欧美人眼中并不是这样,比如托马斯。
它下面有来自美国的准军事承包商、投资银行;来自香港的服装公司、人力资源咨询公司;来自马来西亚的纺织公司和来自澳洲的农场;来自欧洲的蒸汽烟制造商和零售网络;来自中国的建筑集团和软件公司等等一大堆独立子公司。
“这事儿我还拿不定主意,这不你回来了,正好帮我合计合计,这玩意能不能拆?”这个问题还问到点子上了,小舅舅居然真有想法。
即便让出了次贷危机赚取的部分利润,还没达到让黛安回归的目的,但没有了康莉和洪涛的张家,还需要黛安回来正名吗?
但他相信,既然洪涛有冯家、杨家、齐家协助,和-图-书想创建如张家一般的大家族也需要几辈人的不屑努力,在这辈子就不用再担心洪涛回来捣乱,行家的产业也不用再担心落入外人手中,必须是他外孙女的。
至于说自己这位实际上的女婿会不会成功,托马斯没有妄下断言。从心里他还是有点怵洪涛,主要是摸不透这位女婿的路数,自然无法预判。
现在洪涛也得离开因特拉肯小镇回国了,一方面是孩子们的签证很就要到期,另一方面太悠闲的日子也过腻了。这里再美毕竟不是自己家,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
这些公司里面既有在欧美上市的中型企业,也有名不见经传的地区性小公司。而且以后这样的公司还会越来越多。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思想升华,不再满足于收入,要追求点精神层面的需求了。干饭馆虽然利润没有建筑业、旅馆业大,可它风光啊,每天都能见到不同档次的人。对于小舅舅这种喜欢交际的性格来讲,很过瘾,也很有面子。
不得不说小舅舅和花蕾的工作能力越来越强了,仅仅半年时间,理想社区的面积又向西延伸了几十米,整修好的院落也增加了十多座。最显眼还不是这些青砖灰瓦的仿古小院,而是更西边一些和_图_书的那幢三层仿古小楼。
“以后银河公司的总部就坐落在尔湾市,你要常驻那里,带着你的船长一起去吧,那边也有大海。”一提起托马斯洪涛就笑得特别畅快,不到十天他已经欠了自己一百多万美元的赌债。等明天决赛一结束,这笔钱还得翻倍。
“你想把银锭桥拆了弄高点?”洪涛也挺配合,跟着小舅舅的话茬说了下去。
“……不会聊天别聊啊,成心拿我打镲是吧!”小舅舅就算再热血上头,也知道钟鼓楼没法拆,然后也就明白外甥这是在嘲笑自己呢,原本灿烂如花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
洪涛不是看不上饭馆这个行业,而是和有些买卖比起来,它确实是吃力不讨好。真要是喜欢这口,弄个玩玩没任何问题,但别太上心,不能当主业干。
“勉强还说得过去,差不多提前一周能订到包房,想上船还得再早点。只可惜公园管理局那边不再多批船只数量了,要不还能多弄几条。”
“看来我得先走一步,回家去和船长打个招呼。可惜啦,我真的很想看到托马斯绝望的表情。”要说康莉对托马斯没有任何怨恨,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种情绪并不会影响她的理智,也不妨碍看着托马斯倒霉时拍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