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4章 爱恨交织

一举一动、穿衣打扮都上了不止一个档次,但这只是常态,每次见到洪涛之后他都会失态,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扭曲,嘴里也不那么儒雅了。
“不会可以学嘛,以前她也不会弄游戏公司,现在不是干的好好的。”洪涛从文件里挑出了公司的组织结构递给欧阳天钺,指着上面的几个人名和公司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你们俩已经离了,是大舅哥也是前大舅哥!”大斧子也反击了一下,不想总让洪涛带着节奏。
而这一切先决条件银河公司里都有,至少纸面上能看到,管不管用还得以后看效果。
“要不等你和凡凡复婚之后咱俩再聊?我真有个会要开……”一次试探进攻无果,也让大斧子切身感受到了自己攻击手段的匮乏,打算撤退,不再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谈话。
“来吧,先看看这个,要是不放心可以拿回办公室,一边打电话确认上面的信息一边看。但得帮我保密,这是商业机密!”既然敢来洪涛就不怕大斧子挑毛病,至少不会让他轻轻松松挑出毛病。
“欧阳兄啊,别老翻旧黄历,你这位内弟什么时候违法过?我要是违法了还能活蹦http://m.hetushu.com乱跳的在这儿和你聊天吗?”
以前自己分分钟能把这小子置于死地的时候都没在嘴上占到过任何便宜,现在他的翅膀已经硬了,再打口水仗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能保持多久,也看看他能让你保持多久。”康莉的警告并没让杨薇觉得恼火,或者说她本来就是在进行试探,只要有结果,无论好坏都是成功。
“欧阳兄,别来无恙啊……”到底有没有效果,除了杨家的名号和充足的资金之外,另一个关键点就是欧阳家对加入银河公司的态度。
“那她干的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去弄个新公司呢?你身边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别人去不成?”要说大斧子这个堂哥当的还真尽心尽责,只要是牵扯到欧阳凡凡的事情,他立马就比当爹的还谨慎。
一旦她发现合作伙伴有什么弱点,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咬一大口,甚至比敌人还凶狠。如何发现这些弱点呢,那就得不断的试探,同时也是在保护自己,因为别人肯定也在不断的试探,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人就是这么矛盾,明明恨的牙和*图*书根痒痒,却还得玩了命的证明自己不小肚鸡肠,有时候洪涛都屡不清这里面的逻辑。对付这种人不能硬也不能软,要把情份摆在第一位,还得时不时戳戳他们的伤口。
至于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简单,这就是商人的本能。从骨子里她这种人和洪涛是一类,谁都不会轻易相信,更不会无缘无故的付出,合作也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来到大公司里任职这两年欧阳天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那个猥琐、市侩、油头粉面的小商人形象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身体健康、精明强干的大公司中层领导做派。
别看这位只是欧阳凡凡的堂哥,他的意见从某种程度上比欧阳凡凡还受欧阳家的重视。而且洪涛还想问他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也和集团今后的业务发展有关。
“我们俩压根就没领过证,谈何离婚?再说了,离了还可以复,前大舅哥保不齐哪天又成现的了,世事无常,谁能说得准呢?”可惜洪涛的脸皮厚度远远超过了大斧子攻击火力所能穿透的厚度,没受伤。
“你要是没什么正事我还有个会,想闲聊和图书晚上可以到家找我。”眼看又要和洪涛进入对喷阶段,欧阳天钺有点怵头。
“一家人聊什么还不还的,我儿子不就是你外甥嘛,他叫你声舅舅,你还能不答应?说起来你还是我大舅哥呢,不用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大斧子准备豁出去了,洪涛又往回缩了缩。这就叫不硬不软,让他有力气没地方用,想发火都找不到借口。
“稍安勿躁,你看我为了不给你丢人,专门在家捯饬了一个多小时,是来和你闲聊的吗?基本的互相尊重得有吧,咱俩又不是敌人。”
“你是鸡啊?就这胡子茬,倒找钱我也不要你啊!”洪涛本来也想规规矩矩的装一次成功人士,但欧阳天钺这一句话就让他原形毕露,呲牙咧嘴、摞胳膊挽袖子,白瞎了这一身桑塔纳。
洪涛在场的时候,康莉除了工作的事儿之外,除非洪涛主动问,一般不怎么表达意见,职业素养保持的很到位。
“……房地产开发公司?凡凡会弄这个玩意吗?”洪涛从包里拿出来的文件比一块板砖都厚,欧阳天钺一看就是有这方面经验的主儿,没有一份一份挨着看,而是挑挑拣拣找重点,很快就发现了关键和图书之处。
“这么说你是来让我还人情的?”大斧子知道洪涛来者不善,肯定有事情要张嘴。想躲吧,真拉不下这张脸,而且也躲不开。干脆也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西服扣一解、二郎腿一翘,准备接招了。
“不能说我俘虏过你、伤了你的自尊,你就枉顾我救你一命的事实?到底是脸重要还是小命重要?”大斧子为啥越来越讨厌自己,洪涛心里和明镜一样,不为别的,就因为自己在南非救了他一命。
但有人说过,恨到极致就是爱,这句话有点道理。不能说大斧子爱自己,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肯定也不会害自己。
但不要认为她和谁都这样,也别以为她懦弱,如果没有几把刷子,也不可能被张老太太看中。现在她就是在履行总裁助理和大管家的职责,帮助洪涛对家族内部、公司内部的各种势力进行平衡。
“说起来我还有立功表现呢,只是手段不太光彩,功过相抵而已,具体是怎么回事儿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就别和我打哑谜玩了。”
“别!我还真有点事儿要说,正事,只是不知道这里安全不安全。”今天洪涛不光穿着桑塔纳,手里还提着一个深hetushu.com棕色的公文包。要是脸上的表情再能收敛点、两只眼别四处踅摸路过的女士,也挺像一位成功人士的。
这件事儿洪涛也得亲力亲为,不能缩在后面阴人了。于是他又把那身桑塔纳穿上,在烈日炎炎的盛夏,西服革履的来到了保利大厦,打算先和欧阳天钺聊聊。
不管是不是从心里相信,大姨夫和小舅舅最终还是成为了银河公司的两家子公司。没辙啊,洪涛描绘出来的前景太诱人,想做到靠单打独斗太难了,必须抱着团,还得有政府和银行的支持。
“……违法的东西就别给我看了,我现在没有凌驾法律之上的特权,看了也是白看。”大斧子猜不出洪涛公文包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只能按照以前的观念先打打预防针,免得一会儿不好拒绝。
可惜差点害死他的也是自己,这一害一救,已经把他的自尊心戳的千疮百孔,现在估计全世界最恨自己的不是周家人,而是他。
“恰恰相反,以我多年的工作经验,我的身份在家族里每多一个朋友就会多一份危险。我是洪先生的助理,并不是整个家族的助理,这一点我不仅分的很清楚,还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你说的悲惨时刻来临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