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6章 武装商船

“……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没有暴尸荒野?”照片是一家三口站在牛栏边上的全家福,笑得露出了后槽牙的是卫建华,穿成牛仔模样的是周佩佩,中间还有个小牛仔。
“我就知道这个问题会让你误会,难道我脑门上刻着杀人犯三个字?”洪涛没有做选择,而是拿起酒瓶又给大斧子斟满,顺便递上一根细雪茄,还把打火机凑了过去,姿态放得很低。
“你怎么突然想开,不缩在窝里当乌龟了?以前你不是装的挺像的嘛,现在蹦出来搞这么大事儿,就不怕有人旧事重提接着折腾你?”
“走吧,今儿我请客,旺顺阁鱼头泡饼。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看到大斧子让自己气得晕头转向,洪涛总算是痛快了。只要心里痛快,花点钱吃点亏都是甜丝丝的。但此时真不能放大斧子走,自己还有一件私事要问呢。
“你和我磨也没用,二选一,这件事儿没商量。”大斧子烟是点上了,但态度并没任何改变,算是承认了洪涛的脑门上确实刻着字。
“不信可以把我的原话告诉你叔和你爹,看看他们是不是一样的看法。哥们,换句话讲就是你还嫩,童蛋m.hetushu.com子当然理解不了老爷们的想法。”
这种公司的盈利能力可不是普通公司能比的,也别提什么高科技网络公司,世界上利润最高的行业不是黄赌毒,而是打仗。任何暴利在战争贩子面前都是毛毛雨,小菜一碟。
“来,看看这个,阅后即删。我如果还想着报仇什么的,这个人早就应该死在澳洲的荒野上了。在国内我束手束脚,可去了国外我有的是办法。这一点你应该领教过,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这种公司除了政治游说的花销之外,最大的开销就是人员成本。欧美的雇佣军个顶个的贵,还贼娇气,更不好管理。
召集退伍军人建立私人武装,去主权国家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两件事儿都是道德禁区,一旦被曝光,哪个国家也不会公开包庇,肯定是老鼠过街的命运。
“原来他们是通过你出去的,我还真没想到你有这种胸怀。不过你都能放过他们俩了,何苦再去追问那几个人呢?”
“命大的话,干上几年把全家都弄出去不是问题,再倒霉也能给家里挣个房子钱,总比到地方上缩头缩脑、低三下四的伺候人www.hetushu.com强。他们除了军队里的那点本事,估计也不会啥了。”
“你要是非这么矫情,我马上就让他们再发一张照片过来,或者干脆你和他们聊两句?”大斧子的这种反应洪涛也有预案,伸手掏出了卫星电话,准备拨号。
欧阳天钺也没客气,用最恶毒的语法和词汇,问了洪涛一个最诛心的问题。然后又把二郎腿翘了起来,准备看洪涛还能怎么表演。
“……我就说嘛,你甘心情愿请顿饭就不可能有好事儿,怎么着,还真想赶尽杀绝?这样吧,我给你想知道的答案,然后这个包你也一起拿回去吧,我们家不和疯子合作。”点了这么多酒菜,欧阳天钺真吃的没几个,他一直在等着洪涛开口。果然,麻烦来了,还是个大麻烦。
既然提起了这件旧事儿,洪涛就有办法让大斧子相信自己,诚意就是手机上的一张照片,还是早上刚传过来的。
两个人谁也没开车,叫出租来到了东直门外的分店,还要了一个单间。坐下之后欧阳天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菜谱,专找贵的菜点,还要了一瓶百年牛栏山,很有点吃一顿少一顿的觉悟。
“周家是倒了http://www.hetushu.com,但周家老大在军队里肯定也没少培养这样的嫡系,想必他们现在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与其在国内苟延残喘,比如出去拼一份家业。”
“你知道周家老大那几个手下现在都在哪儿吗?就是当初跟着周京满京城搜捕我的那几个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看到大斧子的脸上有点血色了,洪涛终于把此行的第二个问题抛了出来。
其实不光大斧子被吓到了,这个念头萌发之后洪涛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太疯狂了,这件事儿一旦成真,自己就踏上了不归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不光国内容不下自己,想跑出去都不一定有地方敢收。
洪涛深信,一个大家族光有钱和产业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种家族永远会碰到一些无法摆上台面的麻烦。只有具备了解决麻烦的手段,才能为家族的前行保驾护航。
但风险大利益必须也跟着一起大,冯家在中东的承包公司有了这些质优价廉的退伍军人之后,就再也不愁人手了。
自己的家族以后注定是一艘快速风帆战舰,而不能仅仅是一条大容量的商船。就算只能是商船,也得弄成武装商船。
“……我真有个会!”如果此时不和图书是在大堂里,欧阳天钺真可能要动手了。
眼看美国的大选就要开始了,等奥黑子一上台,冯家就能获得足够的承包项目。只要人手足够,公司就会迅速做大,规模越大业务就越多,利润也越高。
除了利润方面的考量之外,洪涛还准备为家族培养一支准军事组织。倒不是说想去搞什么事儿,纯粹就是有备无患。
不急,这位大舅哥已经进入石化模式了,脑子里肯定是一团浆糊,短时间内缓不过来。
欧阳天钺是彻底晕了,照片的真实性靠谱,逻辑上也说得通。可他依旧想不通洪涛的问题意义何在,难道说开枪打死金月的人已经找到了?
欧阳天钺肯跟洪涛去吃午饭吗?必须肯,能敞开了吃洪扒皮一顿很不容易,想通过嘴皮子把亏找补回来是不可能的,多让洪涛破费破费也聊胜于无吧。而且现在他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不用再避嫌。
“有个屁的会,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就算开会也是午餐会!欧阳啊,你堕落了,连说个瞎话都不利落了。看来这地方真的不太适合你,想当年你说自己是后勤采买的时候,那是何种潇洒自如。”
和自己玩指桑骂槐?大斧子真不是对手,他甚至都比hetushu.com不上邻居那些大妈大婶。洪涛马上就用更恶毒的话怼了回去,矛头直指大斧子的软肋。
中国的退伍军人出了名的有组织有纪律、吃苦耐劳,再加上价格因素,是降低成本、扩展业务的不二人选。
“我还真不是乱发善心,也不打算替政府解决什么难处,这是双赢的局面,你非要说我喝人血也成。”这次洪涛没和大斧子绕圈子逗贫嘴,开门见山把自己找人的目的讲了出来,然后也点上一根烟,等着大斧子给自己答复。
“和那件事儿无关,我现在海外需要用人,不是普通人,而是有军人背景、愿意冒险、还得有冒险能力的人。”
“这个事儿吧,我就算说了你也理解不了。不是因为你笨,而是因为你根本不够资格。你还别不服气,等你有了孩子之后就能琢磨明白了。”
这可是一笔糊涂账,当时大家都在射击,又找不到金月和杨老头的尸体,谁都说不清到底是那几颗子弹击中了金月。
冯家的承包公司如果运转良好,还能带动银河公司下面的其它几家公司一起跟着喝汤。服装、纺织品、农产品、建材什么的全能成为指定供应商,供货数量还不会少。这样一来,自己的家族振兴计划就能加快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