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8章 两只大兔子!

你还不敢和他们耍混蛋,人家大门口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那可是法律授权可以突突你的所在,你认识谁都没用。所以大家宁可不赚钱也不敢招惹这两位活祖宗,三块好地就这么一直荒着。
总参在朝阳公园北面有一块地皮,想盖几座比较高档的住宅楼,但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怎么办呢?有招儿,他们在更东边还有一片地皮,打算和这片地皮旁边的地皮调换一下。
旁边这块地是谁的呢?巧了,是外交部的。他们也想盖个小区,用来出售给单位职工。正好,也嫌这块地有点小,不太够用。
虽然说欧阳凡凡才是正牌的公司总经理,但她对建筑行业是一窍不通,更没想到一上来就是大型开发项目。牵扯资金量大不说,还有这么多致命的零碎问题。
但是在房地产公司的事儿上,欧阳家就一点障碍都没有了,甚至比洪涛还积极。别看他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好像真是个大学教授似的,到了关键时刻可真不怂。公司成立还没一个月,办公室都没完全装修好,第一块地皮就有眉目了。
“你别看我,我连墙是怎么垒起来的都不明白。你只需要告诉我干还是不干,然后和_图_书我去找银行筹钱。”杨薇倒是爽快,可她一爽快,麻烦就都跑到洪涛身上来了。
可是谈了好几家国内知名的大房地产开发商,一家也没谈下来。这又是为啥呢?两个原因。
地大家都看过了,印象每个人都不太一样。像洪涛、杨薇、欧阳凡凡这样的棒槌,只能看到一块地和几十户居民,其它就没啥了。
“这样一来他们两家用两块小地正好,咱们就去用那块大的,谁也不碍着谁的事儿,三赢!”其实洪涛对地价、房价什么的都没有太具体的概念。
而他的意见就是最好别接,几十幢高层的大型小区他也干过,但都是以乙方的身份,不是开发商。一下子扔进去海量的资金,他这辈子想都没想过,想一想都是罪过啊。
这个办法其实也挺好的,这三块地位置都不错,周围小区很多,配套设施也早就齐全了,还离朝阳公园不远。那是要绿化有绿化、要风景有风景,盖成高档商品房真不愁出手。
大姨夫虽说不太赞同公司接手这三块地,但他绝不是不看好这里的发展前景,而是过惯了当乙方的苦日子,突然一说大资本运作心里发憷。
如果这是纯粹的商业http://m•hetushu•com行为,开发商们也有敢接盘的。毕竟三块地的位置很好,用一块少一块。而且三块地的出售价格真不算高,要是能顺利开发出来,完全可以垫资给两家盖楼。
“姨夫,假如咱们把那块更大的地也一起拿下来,用这两块小的给他们两家分别盖员工住宅,咱们单独开发那块大的,利润是不是还会更高?”洪涛原则上想干,既然要挣钱那就得追求利益最大化,光拿下两小块地是最理想的方案吗?还得问问。
“在规划局的蓝图上,这两块地的建筑面积分别为八万和11万平米,容积率小一点的话可以盖七栋和九栋高层。”
“唉,你就这么去啊?让咱爹空口白牙的和人家谈,总参又不是你们家开的,得带着诚意啊!”看到欧阳凡凡起身就要往外走,洪涛赶紧又把她拉住了。好歹也在螳螂虾公司锻炼了这么多年,咋还是没长进呢。
“要是能顺利拿下来的话,利润会很高,可风险也太大。几十个亿,我听着都头晕。以咱们在业内的资质,恐怕没有银行会贷这么款子,而且还得防备工程款拖欠的问题。”
“好,我这就去……”欧阳凡凡更晕,和*图*书她此时就和洪涛小时候听小舅舅那帮人整天聊几百万的生意一样,脑子里根本就不太了解几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光听着过瘾。
现在他又进入了乙方的角色,把洪涛当成了甲方,在技术细节的问题上回答得很自如,末了还得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一拖就是三年多,两个单位的职工们都快急眼了,明明有地,可就是住不上新房子,眼看房价一天天的涨,领导不急,下面的能不急嘛。
可是问题又来了,谁敢给这样的单位垫资呢?不是说他们不给钱,都是国家单位,不会赖到这种程度。但不按期给钱的可能性就有点大了,万一拖上一两年,开发商的损失可就大了。
但在大姨夫眼中,这里已经是一片完工的小区模样,大概能有多少高层、多少绿化、多少道路,他不用找设计院,脑子里基本就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肯定和结果不一样,可也不会差太远。
“那当然好了,那块地有小二十五万平米呢,同样没有太多代征面积和拆迁户。要是全盖高层的话,比这两小块地加起来还能多那么两三栋。主要是好规划,不用照顾他们单位里那些臭毛病。”
而这两个单位的尿性又太吓www.hetushu.com人,你没有任何办法能制约它们,更没地方可告,试问那个法院敢受理这种案子?
有了这个谱儿之后就别心疼钱了,反正这些钱都是欧美人民捐助的,真要赔了就当是为国家奉献呗。要奉献就再多奉献点,别让人说咱扣扣索索,一点都不大气。
“地价方面也差不多,二十七亿和二十九亿。怎么说呢,这个价格看上去不便宜,但其实还算公道。因为里面几乎就没有多少代征地,也没有大多拆迁户,这可就省了一大笔后期费用和数不完的麻烦。”
这样不就能两片地合成一片,多盖几座楼了嘛,然后用地皮之间的差价补偿建筑费用。
现在欧阳家出头了,大斧子亲自保证,只要一零年之前能把房子盖好,总参当年就给结款。但买地的钱必须足额支付,少一分都不成,工程款依旧是完工之后再给。
“凡凡,你去找咱爹,让他帮着使使劲儿,想办法说服总参那边的领导。他们的两块地咱都要拿过来,盖楼还是照原计划,一块砖也不会少,但其中一块必须给外交部使用。”
“这些好地合算都在他们丫挺的手里攥着呢,一荒废就是这么多年,我说怎么地价越来越高呢,真操蛋!和图书
“这就好办了,大的地块总价才二十一亿,咱们四十多亿都花了,也不在乎再来这么一哆嗦,要干索性就干大的。”
最终两家单位做出了同一个决定,就是不自己当开发商了,把地卖出去。谁接手开发,那就谁来给他们盖楼,满足了单位住房数量之后,剩下的地方才能弄成商品楼出售。
几乎每个开发商的钱都是从银行贷来的,每天都得付利息,要是不流动起来就得干赔。
他只是知道现在不管花多少钱买地都必须值,没有亏的可能性,重点就是能不能买到,而不是花了多少钱。
这两家单位都属铁公鸡的,一毛不拔就要新房子不说,还得让开发商给他们垫资盖楼。而出售土地的钱一分钱都不能动,说这都是国库的钱,想动需要重新上报划拨,还得等。
但问题来了,这种大单位吧,内部矛盾重重,有想干事儿的就必须有想坏事儿的。换地的事儿谈来谈去愣是谈不拢,一会儿他嫌你的地有点偏吧,一会儿你嫌他的地有点小了。反正就没个合适的时候,双方还谁也不让步。
本来这是好事儿,三块地,两小一大,属于两家人,要是能互相调换调换,两块小的给总参、一块大的给外交部,双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