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2章 他来自未来

感觉到儿子急躁的情绪,洪涛觉得还是别逼他了。不管是真记不住还是假记不住,毕竟还只是个二岁的孩子,能说句囫囵话就很难得。
“这里我记得也不是这样,可以坐八号线地铁到地安门商场下车,直接就到咱家了。但我不记得我来过这里,为什么要从这里坐地铁回家呢?”还和以前一样,洪常青的梦里要不就是真没有场景,要不就是他故意给忽略了。
古人不是云了嘛,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没有一个融洽、团结的氛围,哪怕是重生人士,也走不了太远。
“老天已经给了我们一份儿最大的礼物,调整好心态,承认自己就是怪物,才是我们最需要做的。”其实洪常青的脸皮要比洪涛小时候厚多了,至少他现在敢在大街上搂着任何美女的腿不撒手,只求一抱。
“如果你从小就被人当做怪物,长大之后就算再有什么怪异之处,也不会太让人惊讶,大家都习惯了反倒是一种保护。”
“……”洪常青性格上有个最大的短板,就是他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比如说父母、亲友。
现在都能和自己聊天了,还求啥呢。至于说他以后会怎么样对待自己和*图*书,走一步看一步吧,该死屌朝上,怕也白搭!
洪涛的表现更激烈,直接把洪常青从脖子上拎下来往地上一放,声色俱厉的提出了批评。不仅仅是言语上的,还有惩罚措施。
洪涛不清楚洪常青到底是怎么想的,洪常青同样也不知道洪涛心里在琢磨什么。到目前为止,他也没有想过自己和洪涛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骑在父亲脖子上。这个位置只属于他,别的孩子一律不许上来。
“回家?你记忆里的家也在咱家小院里吗?家里还有谁?”不过这次洪涛听到了一个令他很振奋的情况,洪常青提到了回家。要是他记忆中的家也在后海附近,难道说他的记忆还是以后那个自己的?
“你们是嫉妒!我可以坐在爸爸脖子上,你们就不能!”洪常青的理解能力更是远超同龄人,洪涛这番话岂是二三岁孩子能理解的,但他听懂了,而且还立刻照猫画虎的做了。
“闭嘴!他们是你的哥哥姐姐,是亲人,和亲人之间不到万不得已、性命攸关的时候,不许用这么恶毒的话相互攻击。”
“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有时www.hetushu.com候比别人知道的多、更聪明、更有能力的人,通常就会被人称作怪物,这是人类的天性,同时也是件好事儿。”
田思思和刘备一个是单亲家庭一个是父母双亡,尽管这些年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和新的归宿,日子过得比同龄人一点都不次,但亲生父亲的关爱他们这辈子是永远都别想尝到了。
洪常青叫屈的声音有点大,被田思思听到了,然后就又童言无忌了一次。说完之后看着洪涛父子俩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觉得特别好玩,笑得前仰后合。
“谁叫你老看不起人的,还坏笑,该!我妈说你就是小怪物,还说洪叔是大怪物,你们父子俩都是怪物,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再亲、再关怀,那也是叔叔、舅舅,变不成父亲。这种遗憾会伴随着两个孩子一辈子,就算自己也改变不了,但可以帮他们去淡忘。
“不一样,我觉得是真的,不光有限价,还把个人贷款和房地产公司的贷款都收紧了。好多城市都在搞限购,破产倒闭的房地产公司很多。”洪常青觉得自己还没说明白,让老爹误会了,赶紧又补充了一些细节。
“好好好,别想了,家里m.hetushu•com可不就是咱们几个嘛,顶多再加上你丽丽姨。以后你可别再惹她了,每次都是你闯祸,然后骂我一顿,看着你爹挨骂高兴啊!”
“梦里没有我,也没有您,就是突然多了一段记忆,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还有那些汽车和大楼,明明就应该在大街上,可我从来都没见过。”
田思思和刘备从小就陪着他一起长大,在他眼里就是亲人,被亲人称为怪物,让他很不高兴。但又无法反驳,因为这是很多人的共识。于是他只能自己和自己较劲儿,同时两只小手也没饶了洪涛的耳朵。
脸这个玩意在现在的社会里越来越不受待见,它已经不是一种被人赞美的属性,反而成了一种巨大的累赘。
“我看电视里都是叫妈的,大妈、二妈、三妈……好吧,您说叫姨就叫姨……四姨正在弄房地产公司是吧?我在梦里看到一些资料,好像国家要管控这个行业了,那四姨的公司不就麻烦了嘛。”
这种苗头必须制止,不允许有下一次,不能让孩子们从小就因为这些事落下心病。以后洪常青还要接自己的班,每个兄弟姐妹都是他的好帮手,至少不能成为敌人。
现在他www.hetushu.com最关心的不是什么房地产政策,而是洪常青的怪梦。这孩子每次和自己说起这些梦,都没有具体的画面感,这就让自己无从判断他的记忆来源到底是不是后世的自己。
“马上道歉,然后让哥哥姐姐领着你回家,以后每次大家一起出来,你都要麻烦他们领着你,不许再找我驮着!”
效果还非常不错,田思思和刘备听到这句话立马就失去了笑容,撅着嘴很委屈的样子,眼睛里射向洪常青的光芒也冷了很多。
“……知道是哪年吗?”这时洪涛才有了反应,不得不说的是,被别人先知先觉的滋味还真挺不自在的,哪怕是自己儿子。
但他的脸皮厚度有点不太匀称,有的地方够厚、有的地方太薄。洪涛需要做的就是帮他提示哪部分太薄了,并帮助他尽快加以改善,力争做到一个全身刀枪不入的二皮脸加不要脸。
“我不是和你说过嘛,你的一生注定不会平凡,而爹的一生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像我们这种人,不该祈求命运的眷顾、也不要奢望贵人相助。”
洪常青用这种方式去回击,应该说已经很贯彻自己的教育精髓了,但他选择的目标的有点问题。田思思和刘备不是敌人,用http://www.hetushu.com不着这么狠毒。
“应该不会吧,几乎年年国家都在喊这个口号,还有各种限价措施。可越喊房价越高,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屁用不管!”对于洪常青说的这个情况洪涛觉得没什么价值,老生常谈,自己记忆里就不止有过一次了。
“那就没关系,还有好多年呢。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你说说看,这次的梦里你在干什么呢?”还有七年时间,洪涛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即便到时候国家真的收紧房地产政策,金城集团也来得急收手,不会有太大损失。
“……家里不应该是您和我吗?再加上弟弟妹妹……我也不记得了……”对于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洪常青反倒迷茫了起来,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个准确答案,急得直踢腾腿。
“我哪儿有惹丽丽姨了,每次她看见我都瞪眼!”洪常青很委屈,因为他能感觉到不光孙丽丽不喜欢自己,黛安、凡凡、齐睿、张媛媛这几位姨好像也都有这种情绪,就连思思姐的妈妈看到自己也会皱眉。
“梦里好像是一五年,可现在才零八年,这些会是真的吗?”洪常青马上给出了准确时间,说明他确实见到了时间标示,可又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