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3章 还得靠兄弟

“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咱不是还有腿嘛,就算万一倒了霉也影响不到她们的生活。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人活着高兴是一天、发愁也是一天。”
对于这个问题费林很有底气,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和洪涛的姥爷很像,家里怎么过日子从来不管,每月把钱往媳妇手里一放就不闻不问了。
“爷们在外面干啥老娘们别掺合,能养家糊口就是好老爷们。这个您别操心,连唐晶家里那口子都算上,敢说个不字儿就得收拾!”
“咱舅舅嘴里最小的单位就是亿,你要是信他的话,很快就会觉得地球人全都拖了人类进步的后腿。”费林和唐晶现在又升级了,不是事业而是家庭。
洪涛还真是不怕麻烦,只要有孩子想去,他就会去人家家里询问家长的意见。其实这种做法已经很无耻了,这附近的居民有多一半都是螳螂虾公司的中高级职员。洪涛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虽然说不清楚,但绝对心里明白。
奥运会项目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洪涛也带着孩子们到赛场上准点上班,刚开始只是自己家这几个孩子,慢慢的就有他们的小伙伴忍不住了。
“我不太会弄那套玩意,手底www.hetushu.com下的人也不给力,连个高中生都没有,真干不了。”费林想要的不仅仅是出去单飞,还不能随便飞,得和别人飞的不一样。
那时候出去多有面儿啊,四九城谁不得求着咱,天天饭局就不带断的,有时候一天的赶好几个场子。现在给洪涛管理房产倒是轻省,钱也从来没少给过,可浑身都不太自在。
“洪哥,听说咱舅舅投靠了大集团,睁眼闭眼就好几亿进出,是真的吗?”但总有一小撮人比较顽固不化,还翻着老黄历,见到洪涛之后也不改口,依旧洪哥、教授的叫着。
在工作上他们和小舅舅接触的比较多,相处的也挺融洽,看来这段时间没少听小舅舅扇呼,心里有点痒痒了。
但外面的事儿媳妇也不许过问,很标准的男主外女主内模式。唐晶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小鸟是城里姑娘,没费林老婆那么好摆布,但骨子里依旧是唐晶做主。
大老板的大老板亲自登门了,就为了带自己家孩子去看奥运比赛,还不用掏门票钱,即便心里担忧孩子的安全问题,嘴里也得是一百个同意。顶多等洪涛走了,两口子偷偷埋怨几hetushu.com句。
“嗯,看来你和咱舅舅挺投脾气,干脆和唐晶也弄个建筑公司给他做配套吧。”看着费林满脸的羡慕,洪涛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另一半街坊邻居的反应其实也差不多,这片小区的改变是他们有目共睹的。为什么会变?这个问题在所有人心里的答案都不太一样,但洪涛和这些改变绝对有关的猜想,是绝大部分人的共识。
比如说现在也胸前、背后、脖子挂着三个小屁孩的费林,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被洪涛抓了壮丁,被迫当起了临时奶爸,整天带着几个孩子跟洪涛去看比赛。
可人活着不能太理想化,如果自己都活不好还追求理想,就有点本末倒置了。另外自己也不想让费林、唐晶他们再去做刀口上舔血的活儿了,单身的时候怎么折腾都成,有了家庭之后总得为别人想想。
看到洪涛没接话茬,费林还不死心,又开始着重表达了对小舅舅的敬仰之情,期盼洪涛能听出点什么,然后再给出点什么。
即便想不明白也能听明白,茶余饭后街坊邻居们凑一起聊聊天,大到世界形势、小到家长里短,老百姓们都能用朴素真理得出一个很和-图-书接近事实的结论。
“不去!还得天天磕头作揖呢,欺负老实人有罪!”费林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洪涛的提议,理由更简单,看不惯。
翅膀都硬了,也都是有家有业的成年人,想的自然也就多了,诉求也得跟着变。现在强留是留不住的,歌里不是唱过嘛,留住你的人但留不住你的心。
现在洪涛在理想社区里的名声好多了,新老员工们见面都称洪总,老邻居们不管辈份,基本都用洪老板代替了之前的小涛子、洪家小子之类的称呼。这可真不是有人强制,完全是出于尊敬,对他给大家真真切切造福的褒奖。
“趁年轻必须干点想干的事情,这样等老了之后看着别人折腾才不亏。”没想到费林还是个很有豪气的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这股子豪气不光没被生活消磨光,还越来越浓郁了。
“嘿嘿嘿……也不全是吹,咱舅舅换车啦,整了一辆大奔,还是紫色的。据说全京城头一份儿,是专门从香港订的颜色,找不出来第二辆。”
“不能急、不能急……欲速则不达。”田思思和刘备当然会接受洪常青的道歉,也不再用那种眼神去看待这位小弟弟,还一人拉起他www.hetushu.com的一只小手,并排走在街上。遇到有行人不好躲闪时,都能很主动的把他隔开,避免被别人撞到。
他的大脑再怎么提前发育毕竟也还是个幼儿,思维和逻辑都是不连贯的,教他太多道理恐怕会起到反作用。
洪涛还真有项目要交给费林做,这个活儿风险太大,本来还打算让冯家找人,现在有了自己人顶上,正好省去了日后的大麻烦。毕竟外人不太保险,说翻脸就可能翻脸。
“那成吧,你们把手里的工作捋一捋,我会找人来交接,然后去租块靠近机场、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我有个新公司要交给你弄。”
每次在院子里听完田思思和刘备写的观后感,总有几位会把目光望向洪涛,眼神里都是期盼。他们也想去过过瘾,哪怕回来还得写作文,那也想去!
他们俩一人得了一个大胖小子,然后就全老老实实在家哄儿子,就算是洪涛想叫他们出来,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便一个电话就可以。
“毛病还挺多……我问你啊,天天捞偏门,儿子媳妇怎么办?”洪涛其实也不太喜欢拆迁公司的工作性质,百分百是帮着权贵欺负穷人的活儿。
“你不会又想去放高利贷了吧?!”洪涛算http://m.hetushu.com是听出来了,费林的要求有点高,光有钱途还不成,还得精神物质双丰收。
“……换个别的也成,但总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太没意思,咱那群兄弟也不是能坐得住的人。”费林还真是很怀念放高利贷的日子。
“和家里人都商量好啦?”在洪涛这里从来不缺偏门,要说捞偏门他才是最大的网抄子,费林这种想法恐怕也是受了他的影响。古人不是云了嘛,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您不是把古欣的媳妇、孩子都弄出去了嘛,要不也给我们俩弄一次吧。挣了钱都给她们汇过去,我们接着干喜欢的事儿。”
“另外让家里人也准备准备材料,我会尽快把她们都送出去。就去澳大利亚吧,和卫建华当邻居。他们三口子过得还挺舒服,也能帮着照顾照顾你们家里。”
“要不你去和老郑搞拆迁公司吧,那玩意天天打架。”对于费林的这种诉求洪涛没法指责,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理念。就像自己喜欢钓鱼,但这个玩意放到很多人眼里就是浪费生命,别说花钱,给钱人家也不乐意玩。
这是一幅很温馨、很和睦的画面,但它带给洪涛的更多是警示。自己好像教的太多了,有些东西不能太早灌输给洪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