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4章 人贩子公司

“差不多吧……”雇佣兵到底都在干什么,其实洪涛自己也不清楚。但他能确认,绝对不像电影里演的那么危险,也没有电影里演的那么潇洒。它只是一份工作,性质比较特殊而已。如果真的整天枪林弹雨,有多少兵源也不够死的。
这时的俄罗斯还没完全从苏联解体的伤痛中缓过来,格鲁吉亚政府背后又有美国和欧洲各国撑腰,觉得有点资本能和以前的大哥呲呲牙。一旦真占了便宜,还能讨得美国大哥的欢心,也算是个投名状吧。
“他们去了具体干什么你不用管,只要把这些人短时间管理好,帮他们做好手续就算完成任务了。”费林的话把洪涛都给逗乐了,伸手拍了拍他有些发福的肚子,一拍三颤,全是囊膪!
至于说这家公司有没有必要存在,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欧阳家虽然还没有明确表示愿意支持,但冯女士已经打来了电话,暗示洪涛这个公司太有必要成立了。
其实洪涛还有几句话没和他说,要是说了,估计他就不这么兴奋了。说到底这个公司就是打着劳务输出的人贩子,见个屁的雇佣兵,弹弓子都看不见。
就在洪涛带着孩子泡在奥运http://www.hetushu.com赛场的时候,在黑海东部发生了一场局部战争。交战双方还是远房亲戚,一边是格鲁吉亚、一边是俄罗斯,都是独联体内的国家。
为啥打起来的呢?又是历史遗留问题。格鲁吉亚位于高加索山脉以南,这里是欧洲和亚洲的交汇处,民族、宗教一直都是个大问题,当年俄国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征服了这片地区。
但常年生活在当地的居民没法按照山脉划分得那么干净利落,在高加索山脉的南北,就生活着一个历史挺久远的族群,叫做奥塞梯人。
到了苏联时期,这一地区被强行按照地理形态划分成了两块,高加索山脉以南的外高加索和以北的北高加索。等到苏联解体时,北高加索归了俄罗斯,南高加索属于格鲁吉亚。
“但你得给我把嘴管好,不光是你,还有手下人都一样。这可是违法的买卖,别因为吹牛逼就把大家都送进去吃牢饭。”洪涛对费林的工作热情没意见,但过于热情了也不是好事儿,还得给他降降火。
“你知道雇佣兵吗?”来到赛场的卫生间门口,两个人一人点上一根烟,空荡荡的走廊是绝www.hetushu.com佳的秘密场所,可以畅所欲言。
不过这件事儿只是顺便提了一句,冯女士来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替她的游说集团打探一个国际性事件的走向。
“嘿嘿嘿……将来我儿子是不是也算华侨了?”费林对危险这个词儿不太敏感,一点危险没有的事儿反倒提不起兴趣。
“想什么呢,还上战场,你可真能扯。不过也沾点边,我让你弄的这个公司就是专门往战场上送人用的。以后可能会有不少国内的退伍兵要通过你的公司,用劳务派遣的名义输出到战乱国家。”
苏联这么一刀切,奥塞梯人就倒霉了,北边的变成了俄罗斯人,南边的变成了格鲁吉亚人。如果苏联还存在他们也没啥想法,可苏联一解体,格鲁吉亚和车臣就有点想法了。
“尽管学,他们要是不教你就扣他们的钱。不光是要把人送出去,还得帮他们把工钱汇给家里人,再通过他们互相之间的交际圈子,网罗更多这方面的人才。总体上讲吧,你就是雇佣兵的大管家。”
一旦有了外心,这两个国家就不断的和俄罗斯吵架拌嘴,有时候也会互相撕扯几把,仇恨就慢慢的产生了。和*图*书
可是人家州政府都公投了,光靠说已经无法阻止,格鲁吉亚这位二货总统一咬牙,决定铤而走险,干脆动武吧。
既然洪涛猜中了前因,那后果想来也不会太差。现在冯女士雄心勃勃的准备大干一场,有资金、有政治资源、有经验,唯一缺乏的就是基层人手。
不过这一切只能等他以后慢慢自己去体会,现在不能说。把他的热情都打击光了,还怎么干工作啊。
格鲁吉亚政府当然不乐意啦,南奥塞梯虽然是个自治州,但也属于格鲁吉亚,这一合并肯定就得独立,或者干脆成了俄罗斯领土,太吃亏。
她那边的押宝行动已经获得了初步胜利,奥黑子在八月中期的民主党内部选举中战胜了希拉里,成为名正言顺的总统候选人。
“哥,您真是太厉害了,连这活儿都能联系上!那我以后不也算是雇佣兵啦,和他们学几招儿没问题吧?”
常年就是和一群生活不如意、不得不去冒险的社会底层打交道,要不就是无穷无尽的文案工作。就算有点新鲜事儿也得藏在心里,和谁聊天都得装孙子,找不到太多乐趣。
商人一旦看到了足够的利益,人世间的一切准则都是浮云,什么和*图*书也拦不住。
“是不是像第一滴血里那样的雇佣兵?”一听说不是让自己上战场费林的兴趣又来了,他就喜欢看打打杀杀的片子,心目中总幻想着成为兰博那样的孤胆英雄。正好第一滴血第四集刚刚上映过,情节还历历在目。
南奥塞梯人一直都想和北奥塞梯人统一,眼看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干脆举行了全民公投,打算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公投的结果就是脱离格鲁吉亚政府,与北奥塞梯合并。
这两个国家不想再和俄罗斯人混,想换个大哥跟,开始和美国眉来眼去,还积极主动的要求加入北约。
“思思,看着弟弟,我和你费叔出去抽根烟。”费林再适应偏门洪涛也不放心,因为这次太偏了,偏到常年捞偏门的人都很难接触,所以必须和他交代清楚一些。但这些话不能再让洪常青旁听,知道太多对他的小脑袋没啥益处。
“嗨,洪哥,咱又不是雏儿,这点事儿能办好。公司注册的时候不会有一个活人,运营起来也是两套班子。外人只管应付差事,正事儿才由咱们的人去干,谁该知道多少就知道多少,多一点也别打听。”
洪涛建立劳务公司的想法简直就http://www.hetushu.com是及时雨,即便欧阳家不太愿意掺合这件事儿,她也得想尽办法说服,甚至用强逼的手段都有可能。
可是在费林眼里,这个工作必须是极度刺激的,哪怕只给人家当后勤也忍不住有了遐想,同时还没忘了拍一拍洪涛的马屁。这次真不是违心的,是真服了,心服口服。
“这次可不是小打小闹,一开始务必把屁股擦干净,纸面上咱们的人谁也不能牵扯。”洪涛还是怕费林大意,赶紧又叮嘱了一遍,希望能引起他的重视。
“雇佣兵!哥,我顶多会用五连发,那玩意上战场应该不好使吧!”这个词儿把费林吓坏了,他以为洪涛要让他上战场呢,就差说自己血糖高了。
一说起这种工作费林就和吃了脑白金似的,思维立马就活跃了起来。常年在河边走的他,已经总结出来一套不容易湿鞋的办法,不能说万无一失,但也确实有用。真是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儿。
“我办事儿您放心,道理我也懂,必须低调。咱都是雇佣军领导了,嘴不严实就得丢掉小命是吧!”费林还沉浸在电影情节里,估计是把他自己幻想成了杀手组织的头目,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一半儿是吓的,一半儿是因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