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9章 情况有变

“快别逗了,我还有身份?总不能把我当老百姓的唯一权利也剥夺了吧,在家里扯扯淡、骂骂娘都不成啦?”
需要奉献了得自己顶上,轮到升官发财了各种二代们先来。洪涛觉得自己不能太自私,必须把这么光荣的机会留给他们点,大家轮着来才合理。
最可怕的是连张媛媛、洪琪、江竹意、黛安都有可能受到牵连,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这点家底全得完蛋,总体算起来得不偿失。
可以欧阳家的背景,这种操蛋活儿绝对轮不到他头上。镀金可以,也没必要真去王水里九死一生,随便找个大使馆干几年武官,不照样能披着一身金灿灿的光芒回来升官嘛。
“这是份苦差事,不仅危险还没名分,一旦出了事儿就是白死。全是拜你所赐,我活着回来算你命大,如果回不来你就等着我爹找你麻烦吧。”
“以前成,以后最好少说。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前岳父、我叔叔吩咐的。他本来还想让你去家里坐坐,可你的馊主意一出,不光他不能和你见面,就连我小婶都得躲着你。”欧阳天钺还真不是打官腔,这番话是有的放矢。
“其实我也不是光怕你死在外面,主要是怕你爹来和我玩命,谁想http://www.hetushu•com大半夜的被人扎一针呢。”
“咱这么着,我就说冯家的公司出问题了,这个肥差没抢到,后面的事儿也就不用做了。美国政府又不是她家开的,谁能保证想要啥就要啥。”
洪涛自然是对这种说话方式嗤之以鼻,装什么大头蒜,拿这套东西对付系统内部的人好用,平头百姓最不怕的就是祸从口出。
“其实你比我还清楚应该去和谁提这个问题,却偏偏找到我,我这辈子算是让你坑到底了。”欧阳天钺今天的情绪有点怪,既不像以前那样躲着,也不像仅仅来转达个通知,话里话外总让洪涛感觉到有什么没说的事情。
原本自己只是想帮着冯家弄点人手,没想真让欧阳家背后那种机构趁机掺合进来。就算可以帮他们点忙,那也不是义务,而是情分。
这次该轮到大斧子掌控谈话节奏了,把洪涛这顿挤兑啊,听见没,连死都不能浪费珍贵的药水,临了还得拷问拷问洪涛的内心是不是真善良。
“那也不做了,谁知道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我不想被打针死,也不想得心脏病死,顺便你也就别死了,咱都好好活着吧。”
“但我估计即便是他老www•hetushu.com人家也没料到你会如此大方,就为了我一个人,那么大买卖就不做啦?我是真不敢信,你给我交个底,除了怕我死在外面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理由了?”
“这样一来你也就不用出去豁命了,还是在保利公司好好待着吧。”要说洪涛讨厌大斧子吧,这两年确实看见他就不顺眼。
大斧子听着洪涛的表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丰富,转眼就又成了猥琐的二道贩子,专心致志的和洪涛请教起心中的疑问。
“嘶……我还真是瞎了眼啊,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洪大通缉犯居然还有如此的善心。还是咱叔、你前岳父眼光毒辣,他说你肯定会劝我别去,保不齐会出什么新幺蛾子,让我防着你点。”
“不用吧!这么多人干嘛非派你去呢,再说你也不懂阿拉伯语啊。”洪涛听明白了,大斧子肯定又回到了他原来的单位,这和自己之前猜测的很吻合。
“我就算认识萨达姆,到了那种破地方你也舒服不了。要不还是别去了吧,我救过你一次,救不了第二次。”
“瞅你那点出息,就找几个人还用得着惊动他老人家?你直接给办了不就得了。”这可是个好消息,洪涛原本心里有点谱,但一直没hetushu.com敢确定欧阳家会不会答应。这些当官的啊,想什么谁也摸不透,说变脸就变脸。
但现在让大斧子这么一说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要专职过去当联络员,还用问嘛,自己输出的这些人里肯定有安插进来的真特务。
“也别说得那么难听,我现在有了个新工作,新华社驻外记者。未来你们的人派到哪个国家,我就跟着去哪个国家。”
“我知道个屁,你们家就是特务窝,老特务我斗不过,只能找小特务勉强对付呗。”可是洪涛还没法问,一问就被动了,只能等着大斧子自己说。
可真要轮到让他去搏命了,心里也真不太舍得,尤其是自己亲手把他送出去,怎么想怎么不落忍。
大斧子越是得意洪涛就越不安心,其实打退堂鼓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件事儿已经变味了。
要是说国家还穷,没关系,优先安排工作不花钱、儿女考试升学加分也不花钱、去医院能和领导干部一样不排队也不花钱。
“如果这一针直接扎死也成,还给几分钟清醒时间。你说这都是谁想出来的办法,缺不缺徳啊!”洪涛也没瞎编,他确实怕死,尤其是有了洪常青之后,就比谁都怕死了。
“再说了,你也http://www•hetushu•com不够格啊,想弄死你随便找个理由,就够抓进去然后得心脏病死的。怎么样,没有性命之忧了,这个买卖还做不做?”
英雄不用吃饭吗?抗战老兵、越战老兵连命多豁出去了,可是回来之后抚恤金够家人吃几年白米饭的?
国是可以爱的,民族也是可以为之贡献的,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回报率。假如只需要自己付出不大的代价,比如亏点钱,洪涛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大斧子的要求。但让自己倾家荡产,洪涛就坚决不干了,指望一个虚名就换走自己一生的幸福,玉皇大帝来了也是玩蛋去。
大斧子还是那个不咸不淡的德性,他对洪涛的惊讶表情很受用。这么多年了,能吓到洪涛的次数屈指可数,看着就过瘾。
倒时候凡是跟自己有关的产业都会被扣上间谍机构的帽子,然后被欧美各国政府严厉打击。什么重生不重生的,自己连出国都不敢,那岂不是在国内任人宰割了嘛。
得,谁叫咱心善呢,这笔大买卖不做了,留你一条小命!钱到哪儿都能挣,人死了就永远见不到了,哪怕是和自己注定走不到一条路上的人。
“你还真高看我了,他们在哪儿我真不知道,更不能去查。难不成要为了满足你的一个好奇心www.hetushu•com,就得让别人以为我要翻旧账,那我不成万人恨了!”
“语言我可以学,再不济你不是还认识个阿拉伯公主呢嘛,她总能给我找个可靠的翻译,也不会让我在当地过得太苦了对吧?”
“嘿嘿嘿……原来你也怕死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啥都不怕呢。刚才我是吓唬你玩呢,我爹才没功夫专门来给你打针。”
好吧,不管由于啥,现实的好处都给不了,那给点精神安慰总不过分吧?这些为了国家、民族流过血的人,走在大街上能受到尊重吗?
“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这种话以后还是少说点好。”欧阳天钺越来越像个官员,说话的口气闭上眼听很有点欧阳白的风格。
但新的工作安排就是自己想不到的了,这尼玛是真要出外勤了,百分百的真特务,还是去战乱国度,危险性不言而喻。
“到时候你连跑的机会都没有,要是哪天晚上睡着之后突然发现有人在给你打针,就说明我回不来了。到时候你还有几分钟时间能想想这辈子都干了什么坏事儿,顺便悼念我一下。”大斧子说实话了,说得很平淡,可内容很不平淡。
这种事儿就没有不露馅的可能,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一旦泄露了,冯家会不会倒霉另讲,自己可能真要为国背黑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