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2章 兄弟阋墙

“等等,把这个包拿着,以后没有特殊情况不许主动联系我。我每天会往这两部电话中的一部上打,没事儿就别接。”
“硬你大爷个蛋,他们到了这里会比任何人都老实。不过你也不能故意欺负他们,这些人惹不得,人家还有回来的那一天呢。”
“你这是嫉妒,大老爷们何必这么小心眼呢。再见,最好是再也不见!”洪涛从大斧子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感觉,他好像并不是在说笑,是真的讨厌自己。
费林是一点惆怅都没有,倒是浑身充满了兴奋,彻底独立的兴奋、成为真正男子汉的兴奋。双只手不住的搓,估计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
这张纸条还是欧阳凡凡带回来的,她肯定也偷看了,但不太懂上面的话是什么意思。洪涛自然不会告诉她,更不用解释,直接就给撕了,顺便再骂大斧子几句。
“看好你的手下,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嘴,如果觉得谁有问题就找个借口把他们送到我这里来。这就是让我最讨厌你的地方,明明讨厌你,却还得使劲儿保护你,你说我是不是贱骨头?”可惜欧阳天钺不打算和洪涛站在一起,现实和精神上都不想。
费林喜欢齐睿?这根本不是什么www.hetushu•com新鲜事儿。当初齐睿和欧阳凡凡在这里租房开舞蹈沙龙的时候,地下室里的那群小子没一个不把她们俩当梦中情人的,也没少凑过去献过殷勤。
外表上若无其事,实际上洪涛还是挺谨慎的。大斧子的意思很明确,让自己管好天诚公司员工的嘴。这件事儿既然是私下运作,就不能太早被人知道,需要防备的不是外国人,恰恰是自己人,也就是他的那些同事。
这种感觉以前自己还不太理解,但自打有了洪常青之后就越来越清晰了。有些孩子甚至大人在看待洪常青时就是这种眼神,也是真的讨厌,讨厌他比他们都强、都聪明。
“另一部你对外联系使用,到底怎么用说明书上有,我已经翻译过来了,自己琢磨。要好好琢磨,说不定这东西就能救命呢,必须天天充好电带着,睡觉也得放到枕头边上。”
费林只要出了这个门,再见面就是兄弟反目了,洪涛突然觉得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卫星电话只是其中之一。
“嘿嘿嘿,咱都老死不相往来了,我觉得齐睿嫂子就挺合适的。换了外人,您也不会对兄弟们这么绝情不是。”跟着什么人学什么样www.hetushu.com,费林现在也有点洪涛的风范了,不要脸的话说起来都不带脸红的。
但也仅仅就是窈窕淑女、小伙子好逑而已,不喜欢不算男人,再多也就没了。费林说的也倒不全是龌龊心思,按照他和自己的交情,不来点狠的确实到不了割袍断义的地步。
“必须的……”即便是混子也有一颗当英雄的心,费林尽管知道洪涛说的都是废话,依旧把胸脯挺了挺,就好像他已经到了为国为民献身的关键时刻。
干啥事儿都要有个说得出口的名义,混子打架还得找个响当当的理由呢,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洪涛也想了一个,听上去挺带感的。
“必须的、必须的!我先去买身好衣服,别让嫂子看着我太恶心喽。”费林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多么大的心愿,脸蛋子上的横肉都笑顺过来了,转头就要去准备准备,看来他对当色狼还情有独钟。
“从今天起咱们就没任何关系了,不光没关系还是仇人,大街上看到都得互相吐口水那种!嘿嘿嘿……真好玩,没想到我费林也能有玩跨国公司的命。哥,你说咱这个算不算黑社会啊?”
“放心吧,以前都是您护着我们哥俩,现在我们俩都快http://www•hetushu•com三十了,总不能老当啥也不懂的孩子吧?不光唐晶明白,手下那些挑出来的兄弟也明白。”
这个道理洪涛懂,除了和费林再三强调之外,还增加了一条。不能光顾着大斧子的安全,自己兄弟的安全也挺重要。还是尽快把费林和唐晶的家人送出去吧,顺便也把他们俩从自己身边赶走。
大斧子走了,悄悄的走了,唯一留给洪涛的就是一个纸条。上面啥有用的东西都没写,只有一句话:假如你的手下都有和你一样的破嘴,咱俩就算已经进入了坟墓。
“对了,哥,你说那些要出去玩命的家伙到了咱这儿会不会不听话啊?万一他们要是和我叫板,我就算不怂也干不过他们,咱们用不用也配上点硬家伙防身啊?”
“记住我的话,既不能和他们作对、也不能和他们交朋友,只是工作关系,越简单越安全,明白了吧!”费林要是不说,洪涛还真想不起来。这种工作自己也没干过,谈不上任何经验,只能是走一步看不一步。
“也是,咱俩都不是恶人,但怎么就卷进这种事儿里了呢?”洪涛当然也不想弄自己一身粑粑,只能跟着大斧子一起站,好像人多就有道理一样。
“改和*图*书天和你丽丽姐演出儿双簧吧,你趁保罗不在家的时候调戏她,然后被我撞见,我在胡同里揍你一顿,咱俩的交情也就掰了。你和唐晶带着家人搬走,从朋友变成敌人,老死不相往来。”
“咱俩不一样,我是为国奉献,你是为什么真不清楚。下周我就要走了,以后还能不能见很难讲。我和你说句实话吧,我真的很讨厌你,而且越来越讨厌了。”
“还有一个事儿,我不是不相信小孙,但不要和她讲任何公司里的事情,这是保护她和孩子。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唐晶那边也一样,懂不?”
万一玩现了,那就让费林和唐晶收拾铺盖赶紧跑路,他们的媳妇、老妈和孩子下个月就去澳洲,只要他们俩一消失,这件事儿就和自己没任何关系了,当然也不会和欧阳家、齐家有什么关系,谁查也是这个事实。
刚高兴了不到两秒钟,费林又有点泄气。他将来要面对什么人洪涛大概交代过,一群很不普通的退伍军人,一群准备去战场用命换钱的亡命徒。
“孙贼,这个坏屁你憋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好啊,小叔子调戏嫂子,这要放到古代就是乱棍打死的罪过。你小子成,到时候要是敢瞎摸瞎碰,我就假戏当真的演和*图*书,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两条!”
“为国为民、舍小家为大家、专坑外国人,这尼玛要还是黑社会,世界上就没白的了。最可贵的是咱还不能说,这不就是忍辱负重的孤胆英雄嘛。”
但他对洪涛选的这个调戏目标有点胆寒,孙丽丽啊,中国古武传承者,九阴白骨爪的最后一代传人。那一手的尖利指甲,真不是演戏的好材料。
“这娘们真是没治了,屁用也顶不上……你打算换谁,总不能让我媳妇被你调戏吧?”洪涛觉得费林的担忧很现实,一想起孙丽丽挥舞着的双手自己都有点胆寒。
这样的人是啥样他真没见过,但有一个问题想清楚了,就是肯定不好对付,要是有枪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哥,能不能换个人啊……丽丽姐出手太狠,我怕她真给我抓个满脸花,这让我怎么回家啊?”费林对洪涛的小心谨慎没有任何异议,周家的案子已经可以给人无限的警示了,再小心也不为过。
而且她还会一招撩阴脚呢,当年刚开网吧的时候费林和他的手下就没少被袭击,招招致命。
豁出去了,舍不得媳妇套不到色狼嘛。这次洪涛准备了一个很高大上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和齐睿,这是为了祖国!媳妇,你就受点委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