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3章 苦肉计

这只是个小插曲,或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其实大家都希望看到这一幕发生,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三块料老凑到一起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别真打啊……电话踢坏啦……哎呦……咣当……要造反啊!撞死我了……我的鞋!”别看费林这两年有点发福,肚子也大了,可反应一点都不慢。
其实在这件事儿里真受到实质伤害的人反倒是受害者黛安,作为一个被侵犯的女性,她一点安慰没得到,还都是风言风语。就算已经知道洪涛为什么要演这出戏,也依旧不痛快。
轻微的拌嘴可以算调情,但不能老用,次数多了男人会厌烦,至少洪涛会,这一点黛安很确定。
再说了,让气质优雅的齐睿给费林这么个狗熊调戏,尽管是假的,自己心里也不舍得。反正黛安也让他撞了一下,随身带的几个纸箱子又摔了一地,还排练个毛啊,即兴发挥吧。
洪涛一肚子坏水、费林一身胆子、谭晶一把子好力气。有胆有谋有力量,谁碰上也得避让。就算他们不主动欺负人,可三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欺负人。
洪涛惨胜、费林惨败。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衣服也都撕扯破了,hetushu.com要不是闻讯赶来的几个小伙子上去把两个人分开,估计还得更惨。
干脆,大家谁也不支持,顶多是不疼不痒的说两句,到底谁对谁错,你们自己处理吧。谁对谁错呢?最终也没分出来,然后哥俩就掰了,话说得很绝。
哥俩是来搬家的,他们和洪涛真掰了,不光不再搭理,连住都不住在一起,彻底分道扬镳!
可能是真顶疼了,费林这声惨叫啊,半个后海都能听见,水面上都起共振的涟漪了。就这样那个火红的身影还不打算罢手,抡起鞋跟已经折断的高跟鞋就要往费林脑袋上敲。
一声惨叫,紧接着一连串叫骂,把附近的街坊邻居都给惊动了,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出好戏。洪扒皮和费林这对儿狼狈居然反目成仇,在胡同里打起来了。
“安娜以后跟你就学不了好,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得成为拆散三兄弟的坏女人,你知道大家都怎么议论我吗?”
即便被人分开了,两个人也没闲着,咒骂之声不绝于耳,期间还得夹杂着黛安的哭诉。
“哥哥哥,我还没换衣服呢!”费林听明白洪涛要干嘛了,但他不太乐意,好不容和*图*书易有机会调戏一下梦中情人,怎么能就这么凑合了呢。虽然说黛安也不错,但他真不喜欢外国女人,尤其是还会摔跤的外国女人。
“我再赔偿给你一个儿子,只有你一儿一女,她们都不给!”赔偿个毛,洪涛自己嘴角上还一个口子呢,两颗牙都松动了,这才叫有苦难言啊,只能忍着。
“说得好听,昨天睿睿回来说是来看我的,可是看完了也不走,非说我旅途劳顿。你们俩倒不劳累了,半宿没睡吧!”现在黛安也不那么好糊弄了,主要是洪涛没什么创新,老是这几招。
洪涛看到两个人倒在地上还揪扯不断,突然笑了。这个场面演都不好演,黛安不光高跟鞋断了,紧身裙的下摆也开线了,身上还有土。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但大家没法评判。因为只见到两个人打架,前面的情节一律没看见。
这不就是很好的调戏场面嘛,小叔子无德、大嫂奋力反抗,大哥刚好回家!
“那成吧……您说要是我训练训练,能不能也去当次雇佣兵过过瘾?”一听说不可能有什么硬装备,费林的热情稍微下降了点,不过他还有更疯狂的想法。
这下街坊和_图_书邻居们算是听明白了,合算费林看到洪涛不在家就对黛安动手动脚,黛安不从,两个人先扭打了起来,正好洪涛回来,又变成了兄弟俩之间的恶战。
“哎哎哎,别打了,我帮你揍他。记住啊,一会儿不管我说什么,你就只管骂费林是混蛋,到底为什么事后我再和你解释。”
再然后,没了,各回各家呗。不过之后几天一直没见到费林和唐晶的影子,等他们俩连诀出现时,还带来了三辆大卡车。
现在好了,哥三个彻底掰了,从此后海沿岸就消停喽。就剩洪涛一个人那叫孤掌难鸣,即便还是不好惹,总比三个不好惹凑一起好多了吧。
至于说他们俩之间到底谁听谁的,现在也别问了,都打成这样了还听个屁啊。
“嫁妆?有多少?”果然,洪涛一听钱字小眼睛马上亮了,电视也不看了,把本来就凑的很近的身体又往黛安身边拱了拱,一脸的谄媚像儿。
他总提倡教育孩子要讲道理,不能打骂,可那是对自己家孩子,放到别人身上他比谁都爱动手。有些人吧,光说确实也不起作用,必须揍!
“哼,清白个屁!我信你才怪。不过你要是表现好,我就告诉你一hetushu.com个好消息。表现不好那就算了,等以后我闺女长大了给她做嫁妆。”
要说向着洪涛吧,大家有顾虑。这一年多以来洪涛基本销声匿迹了,费林倒是张牙舞爪的。此消彼长,好像费林的势力更厉害。
“嘿嘿嘿,别看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里住着,可平时真不能老来往,得避嫌啊。要不是你回来了,她也不会特意跑回来一趟。天地良心,我们俩真是清白的!”不好糊弄也得糊弄,在这种问题上洪涛想破脑子也讲不出什么花样来,只能睁着眼说瞎话。
可是支持费林也不太合适,洪涛虽然虎落平阳,但之前的底子太好,还有雄风在。万一费林不能硬抗到底,两个人一和好,那谁过早表态不就该倒霉了嘛。
“想过瘾是吧?来来来,我也好就没活动了,你先拿我过过瘾,我他妈一脚踢死你个王八蛋!”这次洪涛是真忍不住了,怎么越说越不靠谱呢。人贩子改行当雇佣军,这种苗头必须遏制,想想都是罪过。
打得那叫激烈,一个是虎背熊腰浑身肉、一个是身高腿长动作敏捷。而且两个人谁也不怂,拳拳到肉,从胡同里面直接打到了后海边才分出了胜负。
“换你大爷!和-图-书好啊,费林你个王八蛋,我算瞎了眼,你丫挺的就是禽兽!”洪涛根本不给费林反悔的机会,抡起拳头带着风声就下来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很有标志性的骂声,一点不比费林刚才的惨叫声音小,还更凄厉。
洪涛刚一起脚,他就已经开始往院门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用装电话的袋子阻挡洪涛的攻击。可是院门突然开了,然后费林就一头从门里撞到了门外,还用厚实的身躯把打开院门的那个人给撞了出去,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他们说我是扫把星,还说你就不该娶洋婆子,这是报应!我不管你有什么鬼点子,说吧,怎么赔偿我的名誉损失?”
再然后费林就倒霉了,一条火红的人影本来是应该被他压在下面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倒地的一瞬间反倒压到了他的身上。不光压,还用胳膊肘狠狠的顶了费林肚子一下。
“老费,忍住了啊,咱也别找你齐睿嫂子了,赶日子不如撞日子,我看今天就是黄道吉日,你干脆就调戏你黛安嫂子吧,接招!”
所以洪涛一认怂她就不再纯粹抱怨,换了一个招数,打算依靠斗智斗勇逼着洪涛就范。这种情调洪涛从来不烦,说起来还是他的长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