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4章 先斩后奏

洪涛脸上的肌肉稍微抽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严肃状,重新阐述了他对规则的尊重。
“好啊,我整天和别人说要遵守规矩,不许单独行动,结果我的大元帅反倒是第一个违反命令的。别以为这点钱就能让我丧失原则,知法犯法必须严惩,明天把凡凡和睿睿都叫回来,家法伺候!”
“嗯、嗯!”田思思和刘备对黛安这位姨不仅没什么抵触情绪,还挺感兴趣。能有这么漂亮的外国姨送自己去上学,要说一点虚荣心没有肯定不现实。洪涛就算教育的再好,也达不到没人性的程度。
为了掩饰这个错误,还冲着刘备脑袋上来了一巴掌,比当年韩雪抽洪涛的动作熟练多了。
但要说他有多坏,真没有,如此怀疑一个小孩子,想一想都让自己脸红,太不像话了。
“好了,赶紧吃吧,你们要迟到了,我先去看看安娜和小睿。”其实这句话问完黛安就后悔了,洪常青又不是第一天怪,在瑞士的时候也这个德性。
这也让洪常青冲神采奕奕、正穿着短款睡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四妈黛安翻了好几个白眼。别看他年纪小,却比田思思和刘备都早熟,已经知道自己的老爹为什么还不起www.hetushu•com床了。
“……姨,我妈为什么没回来。”在这方面洪常青比同龄孩子确实早熟了不少,已经具备一定的理智,不像其他孩子似的只有笑和哭两种表达情绪的方式,知道如何取舍,也学会了忍让。
“严肃点!既然要改正错误就先得承认错误。交待吧,等听完你的陈述再决定如何处置!”必须喜欢,齐睿的身材很好,但穿这种专业的内衣还不够火爆。而黛安绝对够了,她的身体上没有一丝浪费,百分百都是勾引男人犯罪的成分。
早晨的小插曲并没影响黛安多久,送完两个孩子上学之后就差不多把这件事儿忘了。因为洪安娜今天挺高兴,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了妈妈,反正一直都在笑,嘴里不断重复着她仅会的两个单词,爸爸、妈妈。
然后就连姨都不叫了,眼神里全是鄙视,就好像在看一个笨蛋。还很敏捷的从座椅上出溜了下去,拿起小书包独自离开厨房去幼儿园了。
齐睿折腾起来也很疯狂,不过更多的是精神享受,黛安疯起来就全是硬碰硬了,半点没法偷懒。所以洪涛第二天罕见的赖上床并中断了晨练,改由田思思带队。
“嘘和图书……洪叔说过,不许瞎打听大人的事情,更不能随便私下议论。那样做对大人没有好处,我们只需要管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知错就改还是可以原谅的,不过这么大的错误一点不惩罚也是不可能的。我是一家之主,凡事儿都得一碗水端平,否则以后怎么去要求别人呢?”
“他真是没少为你操心啊……你妈工作太忙,而且你爹特意不让她回来,只能你去看她,你不生气吗?”孩子脾气大、会撒娇、学习好都不算什么,光会争取也算不上早慧,能学会忍和舍才是大智慧。
“嘿,你知道常青的妈妈为什么不能回来看他吗?真是当官的不让回来吗?”黛安走了,厨房里就剩下田思思和刘备,女孩子就是比男孩子心细,对某些问题也更敏感,或者叫更八卦。
“我真认识错误了,能不能申请内部处理,先看看我的改正态度再说。从现在起,只要是你下的命令我百分百服从,直到你满意为止,给人家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嘛……”
“吃吧,吃完我送你们去上学。”黛安的心情不错,即便看到了洪常青不悦的神态也不打算和孩子较劲儿,还要释放出足够的善意m.hetushu•com
听完了数字和单位,洪涛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成了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凑到了黛安耳边,小声的发出了最严重的威胁。
黛安所做的决定有没有意义洪涛不清楚,但有很大风险是真的。在这方面她和江竹意有异曲同工之妙,都长了一颗贼大胆,还都学会了先斩后奏。
“哼,就你会听话,我只不过就是替常青着急!”刘备的话让田思思感到了羞愧,但她真的很像当年的韩雪,即便知道错了也不肯老老实实承认。
“我妈怎么不回来……”即便是已经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但洪常青还没法和洪涛比。他没有完整的记忆,再怎么早熟也是个孩子,与大人斗肯定占不了上风,几分钟之后就忍不住主动和黛安说话了。
刘备显然也不太清楚这个问题,江竹意的事儿平时在这个家里没人提起。他在这方面也比较随洪涛,对八卦没兴趣。
昨天齐睿来洪涛只睡了半宿,今天黛安倒完了时差,洪涛就一宿都没睡。练家子就是练家子,身体好就是身体好。
“这是新买的?”这显然不是普通内衣的款式,很大胆也很性感,原来她刚才洗完澡之后还做了特殊装扮。
这种品质http://www.hetushu•com不太可能是孩子与生俱来的,必须经过大人刻意培养,能培养洪常青的人只能是洪涛。眼看着别人的孩子如此长进,黛安不由得有点嫉妒了。
“也不太多……就一个多亿吧,欧元!”黛安故意拉了一个长声,等洪涛脸上的笑容因为兴趣不多即将消失时,又报出了一个数字,再等洪涛的小眼睛突然睁大,才最后指出了这个数字的单位。
洪涛的义正言辞没有让黛安绝望,她一边用最腻的声音在洪涛耳边呢喃着,一边撩起了睡衣的下摆,里面露出了一丝大红色的蕾丝边。
“嘻嘻嘻嘻……那我要是认罪伏法,把非法所得都上交呢?”黛安虽然满脸都是害怕的表情,但闭着眼也能听出她是装的,太不严肃了。
“你骗人,才不是我爸不让我妈回来,是当官的不让我妈回来!你做的饭一点儿都不好吃。”让黛安没想到的是洪常青并没有觉得委屈,反倒一语道破了自己的的谎言。
“洪叔不允许我们欺负弟弟妹妹,常青只是说话有些怪,他不是坏孩子。”田思思和刘备对洪常青的表现早就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太意外,黛安的反应倒是让他们觉得不太正常。
“我也没打算送你,怪小子,和-图-书和你妈一样小心眼。”洪常青的怪在家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黛安根本没打算对这个孩子尽母亲的责任,也就不在意他的态度是否恭顺,很有点不搭理你、臊着你的意思。
“当然,我上飞机前刚从东京买的,比齐睿那个小丫头的款式新多了,喜欢吗?”黛安很得意,又把睡衣往上撩起一截。
“他平时有没有欺负过小睿和安娜?”面对一个如此古怪难缠的孩子,黛安不得不多想点。
刚才自己显然得罪他了,想来他也不会很快忘记,自己肯定不能老在家里待着,一旦走了,安娜会不会遭到报复呢?
“我现在觉得自己的决定特别有意义,不管你怎么评价。”有了如此可爱的闺女,黛安也就顾不上再去和洪常青较劲儿了,一直抱着安娜不撒手。
“我看你爹也不是什么好老师,他就没教过你什么叫礼貌吗?”黛安头都没抬,更没回答洪常青的问题,反倒提出了批评。
洪涛虽然对这具身体已经很熟悉了,但只要她想,就能带来一些不同。现在洪涛只是嘴上比较严肃,手早就不严肃了,顺着睡衣下摆就伸了进去。
“我不用送!”黛安越漂亮洪常青就越不乐意,不敢和父亲撒脾气,那就只能给黛安脸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