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6章 二胎

就算还有人对自己念念不忘,打算抓到点纰漏再把自己折腾一顿也不怕。时过境迁,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刚回国的那个万人恨了,高层的洗牌也基本结束了。现在是稳定优先,谁想拿周家的案子当枪用,先得先过了欧阳白那群人才好对付自己。
其实让齐睿回来住也不全是出于感情方面的考量,现在康莉正在纽约和美国证监会、金管局进行法律手续方面的协商。估计用不了多久,这家上市公司就会多一个母公司,螳螂虾会再一次回归到自己的怀抱中。
原本是定好的规矩,洪涛已经变成了孤家寡人,女人们都卷包跑了,兄弟们也反目成仇。为此还演了好几次戏,目的就是把一些明显和自己有关系的产业剥离开,免得以后有什么麻烦。
事实证明这种态度是正确的,齐睿也确实就在等洪涛这句话。看她当时的高兴劲儿,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假如等到她忍不住先提出来,不管自己答应的多痛快,效果也肯定会大打折扣。
要不说女人是感性动物呢,黛安已经成世界金融界的新星了,可依旧保留了足够的感性,被洪涛给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情人眼http://www.hetushu.com里出西施。
见到黛安整天抱着洪安娜不撒手之后,一直能忍住的齐睿也不想忍了,从地下幽会变成了登堂入室。
换来的是一个整天满脸笑容、说话非常客气、你说完一就知道二的懂事小孩,还能帮着照顾小睿和安娜。
在这种前提下,自己和齐睿的关系是否走得太近也就无所谓了。或者说提前恢复一下之间的关系,对将来的变化还算是个有益的铺垫。
“两口子过日子哪儿有锅铲不碰锅沿的,就算我之前抛弃了他,那也不意味着就不能回心转意。离婚了还能复婚呢,没什么可奇怪的。”
不知道是新解锁的姿势确实管用啊,还是她的运气好,反正几乎天天在家的黛安还没什么反应呢,抽空回来压榨几次的齐睿到先有了动静,她又怀孕了。
每次有街坊邻居拐弯抹角的打听起这件事儿的时候,齐睿的都回答得很自然得体,一点做作的意思都没有。
好在这种感觉不用坚持太久,过完了国庆节她的假期就结束了,马上得去美国和那位西蒙斯先生见面聊一聊合作的事儿。
事实证明洪常青小同学确实很懂事,http://www•hetushu•com洪涛只私下和他说了一遍,黛安就再也看不到那个带着不屑眼光的小男孩了。
临走的时候她把洪涛好一顿夸,高度赞扬了洪涛的牺牲精神和大无畏品质,然后表示以后再也不来干涉洪涛的奶爸工作了,立志要把在外面挣钱的大业干好,决不让洪涛多操半点心。
如果说黛安住进了小院洪涛还能用洪安娜和外国人思想开放为理由搪塞过去,那齐睿也时不时的抱着洪小睿、挽着自己胳膊在后海边上散步的行为,洪涛就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
“你放心,他保证不会让你难做,该怎么管就怎么管,别在意别人怎么说,我百分百支持你!”黛安这么一说,洪涛就知道她在担心啥了。
洪涛当然乐意脱离奶爸的岗位,别看平时乐呵呵的带着孩子四处转,其实每天都在忍耐。不忍也没辙,都是自家孩子,请保姆怕被带出坏毛病,只能自己带,难受也是活该。
“你说你这孩子惹她干嘛,以后有你倒霉的时候。”黛安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有觉悟,洪涛想到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洪常青,也只有他能把黛安烦成这样还没地方说理去。
“这就对了嘛,不m.hetushu.com能让孩子从小就没了妈妈,当父母的要为她们的将来负责,结不结婚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内涵。”
但她回来这么一折腾,以前费心费力弄的流言就不攻自破了。卷包跑了还能明目张胆的来院子里,孤男寡女的住半个多月?用回来看女儿当借口都很牵强。
黛安人虽然走了,但造成的影响还在。啥影响呢?无组织无纪律呗。
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也为了向齐睿证明自己没有主观问题,搬回来住的提议都不能等齐睿自己提,洪涛就先主动说了。
“谁让她说我妈是坏蛋,不敢回国来看我的!”面对父亲的责问洪常青撅着嘴还很不服气,在小心眼这方面他确实随了亲爹,还有过之无不及。
“你可不是普通的阿姨,这要放在一百年前,他们都要叫你妈的。放心吧,咱家孩子都有家教,谁敢和你呲牙,看我怎么抽他!”
其实黛安没走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这样了,黛安一走,非但没收敛,还变本加厉,干脆就住在了院子里,还逼着几个孩子都喊她妈。
什么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洪涛和黛安都没把这件事儿当真,但齐睿却上心了。
“你和*图*书说孩子们会适应我这个阿姨吗?他们会不会有抵触情绪?”黛安的眼泪很难下来,但更坚定了替洪涛分忧的决心,开始探讨具体实施阶段的细节。
“咱们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要说辛苦,还是你们辛苦,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啊!”洪涛自然不会放过一次当好丈夫的机会,怎么煽情怎么聊,不把眼泪聊下来不算完。
面对一个孕妇洪涛就真没啥招儿可使了,洪小睿出生的时候自己就不在她们母子身边,现在如果再推三阻四的,那就不是客观原因了,必须是主观问题。
“别的孩子倒是问题不大,思思和刘备也都挺懂事的。就是常青好像不太喜欢我,早上就没给我好脸。”一说起孩子黛安又想起了洪常青,他可是洪涛的大公子,万一带不好自己很难说清楚,甚至有后妈故意虐待的嫌疑。
这也是自己愿意和欧阳家合作的考量之一,有了这种关系,尽管都是互相利用,不是战略合作伙伴,对于自己而言也算多了一层保护壳。
就连田思思和刘备也不放过,亲妈当不成就当干妈,很有点要抢洪涛奶爸头衔的意思。
“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孩子我来带。我们都在外面跑,把你留http://www.hetushu•com在家里带孩子是不是太自私了?”
洪涛在这时候也不能掉链子,得从另一个角度证明齐睿的正确性,然后再给洪小睿脸上来一口,让这一家三口的关系显得更加亲密。
齐睿为什么会突然起了变化呢?罪魁祸首就是黛安。洪涛和她提过生儿子的问题,结果不出一天时间齐睿就知道了。
“活该啊,当着孩子说这些东西,自找!”洪涛本来就不想埋怨洪常青,一听到儿子有充足的理由,立马就不讲理了,把全部责任都推到了黛安头上。在这一点上他也确实随了姥爷的基因,护犊子也有过之无不及。
确实,谁赶上洪常青这么一个孩子都会挠头。不过也好解决,洪常青说话吓人不假,但他更会装孙子。只要自己和他交代清楚,就算黛安真扮演一个狠毒的后妈他也能忍。
两口子之间最好别有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隔阂,这玩意会在心里生根发芽。平日里的小摩擦就是它的肥料,一旦茁壮成长起来就会把那种天然的信任感全啃食光。
可黛安依旧不太自在,因为洪常青的笑容显得那么假,举一反三的能力也太强了,总给人一种被当傻子糊弄的感觉。但这次就不能再去找洪涛申诉了,说不出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