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9章 有点被动

这还是因为她一直坚信死亡是另一次新生的开始,要是和她说死了很可能就真死了,她恐怕也不会视死如归的。
“哦,合算遇到危险你就想起我了,你怕死我不怕啊!”生死兄弟?洪涛真没这么想过。费林和唐晶遇到大事儿肯定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但也得看需要付出什么。
费林的话让洪涛瞬间就成了泄气的皮球,那种躲在黑暗中坑人的兴奋劲儿全没了,又拍大腿又嘬牙花子,好一顿长吁短叹。
看电影再怎么厉害那也是电影,面对面见到了真人,都不用过招儿就能被吓得两条腿发软。不是怂,而是实力差得太远。
选在机场见面主要是为了方便和安全,这里离候机大厅最近,那里人流穿梭、空间足够大、不容易被熟人撞见。
一边责怪自己考虑不周,白白浪费了一个好机会,同时心里也一阵阵发凉。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和他们斗一点错误都不能犯,否则就没个赢。
动不动就削别人脑袋本来是他的专利,要是真犯了错被洪涛削一顿也无话可说,但这次好像真不是自己的错啊。
要是在调查的时候再出现什么纰漏,都会是一场灾难。到时候洪涛真说不http://m•hetushu•com定拍拍屁股就跑了,更有可能连老婆孩子都不要。
“……草,大意了、大意了……当初他们肯定把我调查个底儿掉啊,不可能漏了你和唐晶的,还有代练公司的伙计。嘶,这帮孙子可真敬业啊,隔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把你认出来。”
“给我盯紧这个姓温的,他就是当初追捕我的负责人,你嫂子挨的枪子里保不齐就有他几颗。但千万别流露出来任何异常,他对我们还有用。”
可是这些人已经脱离了体制,再想合理合法的灭口基本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像洪涛所言,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伊拉克就是最合适的地点。
倒不是说怕他们来寻仇啥的,而是怕他们为别人所用,万一哪天又把周家的事情倒腾出来重新鞭挞一遍,他们可就都成人证了。
“我要说了半个字瞎话,您把我扔飞机跑道上让大飞机来回来去的碾!这里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还有录像,不信您自己去看啊。”
这件事儿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欧阳天钺可能会感激,但成为洪涛的想法就让他有种如芒在hetushu.com背的感觉。
现在他对洪涛已经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以前还能利用身份吓唬、利用利益压制、或者利用血缘关系束缚,现在这些招儿好像都有失灵的趋势。
一个会赚钱的洪涛不可怕、一个在国外有势力的洪涛也不可怕、一个油滑狡诈的洪涛依旧不可怕、一个对系统内部了解的越来越多的洪涛还是不可拍,但把这些如果都凑到一起,洪涛就有点可怕了。
什么装逼打脸的戏码他压根就没想过,光嘴上痛快痛快有个毛用,暗地里给人挖坑使绊儿才是他的最爱。只要目的达到了,过程怎么样并不重要。
而是悄悄来到了天诚公司的训练中心,藏在车里把这三个人拍照之后用手机发给了江竹意。在得到她的确认之后,才叫来费林开始布置任务。
“……我!……我!……我手里要有家伙就不怕,惹急了我崩了他!”费林可不是没脾气的人,在别人面前他还是个暴脾气。
姓温的那才叫高手,而且肯定不是什么气功花架子,是实打实的杀招儿,自己的脖子恐怕也比狗脖子粗不了多少。
就算把费林的脑袋打开花也于事无补,这件事儿确实也不怪他,既和图书然是自己找来的麻烦,那还就得自己去解决。
另外机场里的安保力量也足够强大,除了警察之外还常备着特警和武警,哪怕对方真要伤害自己,只要别一见面就被制服,打不过咱还跑不过嘛。一旦炸了锅,比在市内任何地方都保险。
费林这次没去拍洪涛的马屁,现在他也明白洪涛身上的功夫到底是什么成色了,顶多就能欺负欺负他这样啥也不会的。
面对这么一个心思缜密、阴损毒辣、无所不用其极还贼大胆的人,他想不出合适的办法去制约,甚至连自保都越来越困难了。
“哥,您说晚了,就算您不来我也打算给您打电话呢。那个姓温的已经认出我来了,不光是我,唐晶和他手下的几个兄弟也都被认出来了。他让我给您带句话,想和您见面聊聊,聊什么不肯告诉我。”
“吹呢吧,你亲眼看见啦!”洪涛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但还是不太信费林的描述。大狼狗的骨头没那么容易捏碎,就算自己师傅来了也达不到。
“要不您还是见见吧,我怕他哪天把我们兄弟都弄死。这孙子第一天来就把看院子的大狼狗给弄死吃肉了,一只手掐住狗脖子,就这么一下m.hetushu.com,骨头都给捏碎了。”
洪涛也是知道轻重的人,他拿到三个人名之后并没打算立刻报仇,也没去人家面前嘲笑、奚落、痛打落水狗啥的。
让他们冒着牢狱之灾可能没事儿,稍微有点性命之忧也能忽视,但这种近在眼前的死亡,别说他们了,换成齐睿、黛安、张媛媛估计都够呛。欧阳凡凡就更别提了,唯独有点可能性的就是江竹意。
“你丫给我闭嘴!整天喊着是个社会人儿,还尼玛雇佣军,一条死狗就吓得向警察投诚了,你见过拉着警察混社会的黑社会啊!”
费林并不知道洪涛突然来到了训练中心,这可是大忌,两个人之前一直都用卫星电话联系。原本以为是特意来和姓温的会面,现在终于听明白了。
“您、您肯定有招儿……要不让您那个副局长大哥出面,他们肯定不敢公开袭警吧?”费林也没含糊,卖大哥卖得那叫一个痛快,丝毫负罪感都没有,还给洪涛指了一条他自认为很光明的出路。
特意选择中餐厅也是为了好跑,因为这里有大圆桌,直径二米多那种。面对面坐在这种桌边,除非有枪,否则真没法很快抓住对方。
费林现在已经没有当黑社会、人贩子、雇m•hetushu•com佣兵的兴奋劲儿了,换成了满肚子惶恐。
“如果让我说,最好把你和他们几个一起送过来,永远也走不出这片鬼地方才好!”洪涛算是说到欧阳天钺心坎里去了,其实他比洪涛还忌惮这些人。
“现在表面上只来了三个人,但我不太信。你暗中搞清楚和他关系近的人到底有几个,然后我找机会把他们全一勺烩喽,也算是给你嫂子一个交待,她死的真尼玛太冤枉了!”
“拉倒吧啊,还崩了人家,你这是给人家提供武器呢。赶紧给我滚蛋,多一眼都不想看见你了。回去告诉他,T1航站楼的中餐厅找我。让他自己打车去,谁也别送。”
虽然知道费林扛不住这种人,但洪涛依旧很伤心。坐在车里不好大动干戈,照脑袋上一顿削还是施展的开的。削一下骂一句,什么玩意!
洪涛的逃跑本领欧阳天钺领教过,这次要是再跑也就真找不到了,除非他自己想露面。倒时候所有屎盆子都得由欧阳家里来顶,这个结局远比几条人命严重的多。
可明知道洪涛很危险,欧阳天钺还是要把三个人的名字透露出去,如果不给,他怕洪涛回去自己调查。这些人现在等于就在洪涛手里,想查明这些事儿并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