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1章 都是受害者

从理智上讲,温仲确实可以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因为大家都是受害者。但人要是全剩下理智,那就不是人了。
“这是职业习惯,通常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都会对目标进行各种分析,包括生长环境、性格、教育背景、习惯等等。”
他一边回答洪涛的问题,一边拿起了餐具,开始对面前的那份快餐发动了进攻。吃的那叫一个香啊,即便都已经凉了。
“可实际效果并不太理想,每到关键时刻您的反应都会超出我们的预估,这对我们来说是致命伤。干这种工作就怕慢,一步慢步步慢,结局的不完美往往就是因为开始慢了那么一点点儿。”
“但再说句实话,你觉得我们能马上成为合作伙伴吗?如果你是抱着这个想法来的,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自己和他既是仇人又同样是受害者,罪魁祸首是谁居然找不到。或者说找到了也等于没找到,根本就没有具体人或者机构。
“以前我们虽然也过得不算宽裕,但大家凑一凑多少还能对付过去。这两年的变化您也清楚,靠我们几个的家底撑不了多久。”
“很幸运,我这次没有白来,非常感谢!”洪涛www•hetushu.com话里的意思温仲听懂了,笑了。他笑起来还真不难看,甚至有点儒雅的感觉。如果是不了解他的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军人。
“你怀疑欧阳家和我是一伙儿的对吧?欧阳天钺确实在追踪你们,不过你们还是比他快了一步。当他赶到现场时,你们和我们都已经离开了,留给他的仅仅是一堆痕迹,连尸体都没有。”
“咱们还是现实点吧,这份工作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恰好认识这家公司的老板,仅此而已。你做好你的工作、养好你的家人,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才是最好的出路。”
装备精良、经验丰富、有备而来的一个特战分队,居然输给了一个普通警察和一个街边小混子,还损失了一名队员、伤了一名队员,这不是活生生的打脸嘛。
“你干了这么多年特殊工作,对他们的行事作风多少也能了解点。”这个问题洪涛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别人提起,上一次是从欧阳天钺嘴里说出来的。
“你怎么能确定找我聊过之后会得到满意的答复,如果我背地里依旧不放过你们呢?”看到温仲的反应m.hetushu.com,洪涛觉得这是一个圈套,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自己会答应,才会和费林提出见面的要求。
“那就怪了,这件事儿从江处长脱离控制开始,我们就有点被动。她和您掌握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以至于各方的态度都不明确,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
虽然还没有把温仲所说的情况调查核实清楚,洪涛心里却已经相信了他的大部分说法。想法嘛,满满的无奈。
“那你们给我刻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洪涛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人最难做到的是什么?不是探索世界、也不是掌握知识、更不是揣摩别人的心思,而是了解自己。
要说温仲是来和洪涛谈条件的吧,也不太像。通常谈这种事都是先说自己的优势、尽量掩盖劣势,好货才能卖个好价格嘛。
“我们原本有三十一个人,如果算上一个植物人和两个失去了工作能力的残疾,到现在为止还剩十七个。十年不到,差不多没了一半儿。”
至于说怎么给温仲解释,洪涛肯定不能像糊弄大斧子那样说自己在中情局受过训。其实这算是一部分实话,但说实话遭雷劈,还是少说为妙。
“可惜我的m.hetushu.com领导不允许我这样做,必须按时完成任务,这才导致了后面的一连串意外。要是您非说里面没有外力帮忙我也无法证实。反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
即便有诸多客观因素左右,那也说不过去,至少从他内心里想不通,也很不服气。
谁能把自己了解的最清楚,谁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古人不是云了嘛,要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量力而行。
“目前的工作最适合我们这种人做,我们也只有这条路可走。现在除了公司,没人能帮我们,也没人敢帮。”
温仲显然对洪涛的回答不满意,假如洪涛真是单枪匹马和江竹意两个人,就能让整整一个抓捕小队无功而返,那就是他们的耻辱。
当然了,必须还留着一半,和这种人近距离接触,想让洪涛完全放心那是不可能的。
“但警方肯定知道,他们自始至终一直都不太配合,还有另外一些机构也在死死盯着我们。当时如果可以缓一缓,隔段时间再杀个回马枪,效果应该更好。”
这两部分都非常关键,后者更难得。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和你当面说出他内心的看法,大部分都是恭维话,或者说很难判断和*图*书别人的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一旦错误理解,就适得其反了。
这种感觉让人很郁闷也很绝望,此时再聊什么复仇之类的话题真就成了废话,一点意义都没有,连坑人都坑不出乐趣的事情,洪涛真做不出来。
洪涛自问好像还没脱离人的范畴,所以肯定马上拐不过来这个弯。目前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暂时忘掉之前的想法,让时间去验证这一切吧。
“……这件事儿说起来有点奇怪,按照常理来讲,我们对您的刻画已经很详细了,能考虑到的细节并无遗漏。”
“倒是开过一个修车行,但做买卖比执行任务难多了,光有手艺还不成,不会经营、没有门路,差点全赔光。”
“你可能多虑了,但我能理解,谁到了这种情况下都会多想的。说实话,我并没打算利用工作的机会报仇,至少目前还不需要。”
“回到原籍之后除了开出租车、干点临时工什么的,我们会的手艺在社会上基本也不能用,连保安公司都不要这种被开除了军籍的人。”
“那些孩子和老人都是你战友的家属?”直到此时洪涛才把全身的肌肉放松了一半,看情形温仲不像是来和自己拼命的,他说的东西http://www.hetushu•com是真是假也很好查,估计也不会撒谎。
“至于说欧阳家在之后对周家做了什么,和我没什么关系。其实没有欧阳家,换成孙家、王家、诸葛家、或者任何一家,都不会在一边干看着不下手的。”
“恕我直言,您是不是受过某种特殊训练,或者说有人暗中给您提供了某种帮助?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搞清楚原因,您可以不回答。”面见洪涛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温仲表现的就更从容了。
看来自己的思维模式确实有异于常人,这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件坏事。具体好坏各占多少比例,现在还搞不清楚,但以后必须要特别留意才成。
但怎么能更清晰的了解自己呢?得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自我反省,第二就是从别人的眼中看自己的倒映。
“用我们的术语讲叫做人物刻画,就像是给一个人的思维模式画了张地图,然后根据这张地图去判断对方的思路会往那边走,结果准确的多。”对于洪涛的问题温仲回答得很痛快,不做太多的思考,基本算是有问必答。
可他却没怎么提长处,反倒把短处全都亮了出来。基本全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那还谈个屁的价格,等着奸商往死里杀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