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3章 鬼子进村

虽然觉得酱料很一般,但她还是用黄瓜条沾了点塞进了嘴里,一边嘎巴嘎巴的嚼着一边转身离开了厨房。
在这件事儿上幼儿园的主管人员要负领导责任,不过这位老园长在北海幼儿园任职多年,和很多大领导都是熟人,他这个小主任真不敢造次,最后屎盆子就全扣到洪涛脑袋上了。
“不用这么急,别全找咱们自己的人,每年队伍上都有刷下来的,找他们过来先顶一顶。我听说外派出国每三个月、最迟半年就会有假期。”
“我们三个先出去看看再说,要是这条路可以走再招呼大家一起来不迟。一旦我们都失去了联系,记住我的话,远离这位洪老板,千万别琢磨报仇的事儿。”
吉达拿洪涛父子没有丝毫办法,只好用冯女士出气。在这次美国大选中冯家不仅动用了游说集团,还使出浑身解数,把能利用上的人脉都动员了起来,自己就是其中的一股力量。
“反人类!没错,这个词儿好像更适合。去战乱国家发战争财,真的是不能用脏来形容。”吉达对炸酱很是好奇,拿起一根筷子沾了点放到嘴里尝了尝,摇摇头表示味道很一般。
最让洪涛愤慨的是和_图_书街道办事处还派下了任务,说是有一个美国代表团指名道姓的要来后海社区幼儿园参观,所有街道积极分子和幼儿园员工都要去夹道欢迎,谁也不许因故缺席。
往常如果有人这么诋毁冯家,冯女士肯定不答应,但这次她不光没意见,还很是得意。脏点就脏点吧,要是脏一点就能换来巨额收益和数不清的利益,她愿意每天脑袋上都顶着一摊大粪。
“他既然敢对我们三个下手,就已经在寻找你们了,赶紧离开当地,尽量活下去吧。这是命令,你想得通想不通都要遵守,明白了吗?”
这时洪涛正在给五个孩子做晚饭,一如既往的还是他最拿手的炸酱面。即便是公主殿下驾到也没有停手迎接的觉悟,一边搅拌着锅里的黄酱,一边做开场白。
“咣……咣……咣咣咣、咣咣……”一提有美国代表团要来,洪涛就知道八九不离十是冯女士她们,等裹着头巾的吉达一露面,他就开始捣乱了。鼓点是挺激昂,但节奏明显不对,把小乐队都带跑了,怎么听怎么是鬼子进村。
可让冯女士这么一说,那位办事处主任的脸上又浮现出笑模样了,不成hetushu.com,还得再上点眼药,我看你怎么圆!
“……明白……司机,靠边停车。”年轻人听到温仲的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冲司机喊了一声,然后打开车门自己走了,头也没回。
“我也不想在那里和一群傻子欢迎另一群傻子,我也看明白了,来的是姨姥姥和公主奶奶,她们不会惩罚我的,顶多是和您私下说我是个怪物,反正她们也从来没喜欢过我。”当儿子的一点不比当爹的笨,他已经衡量过利弊,百分百在可承受范围之内,那干嘛不任性一次呢。
都被开除了,洪涛也就不用再充当欢迎人群的一员,把鼓槌一放背着手把家还。但还没走到家门口,手就被从后面拉住了。洪常青也从小朋友组成的欢迎队伍里跑了过来,打算和他老爹共进退。
十一月中旬,冯女士和吉达一起来到了京城,但出场方式让洪涛很无奈。自己说不想看到什么她们就非要弄什么,不光有开道车和保镖,还有一大堆随行人员,光是大客车就坐满了两辆。
温仲和洪涛有一个习惯很像,只要有可能就决不把命运交给任何人把控,即便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依旧www.hetushu.com留有后手。
“你说脏话了……”冯女士没有那么多毛病,现在她怎么看洪涛怎么顺眼,比白女士这个当丈母娘的还偏心眼。
听到吉达张嘴就提到了伊拉克,洪涛直接把煤气关上了。这一锅酱确实没熬好,主要是火候有点急了。办事和熬酱一样,要按部就班的搅合,太急和太慢都不成。
“很有意义,当年中美两国就是手挽手、肩并肩打败了法西斯军队。现在,我们更要紧密的联合起来,为孩子们创造美好的未来。”
“小姨啊,您的嘴怎么也这么不严实了,让她有了思想准备,下面的话就不好说了,保不齐她会狮子大开口!”
冯女士对洪涛的指责有点无可奈何,更对吉达的不劳而获比较愤慨。但也仅仅是愤慨,不服不成啊。干得好不如生的好,谁让自己没有个当国王的爹呢。
眼看负责迎接的主管领导要急眼,冯女士赶紧插进来胡说八道,愣是把中美两国说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兄弟。
“这两个小王八蛋,一会儿我就要他们好看!”吉达公主对礼节还是很看重的,洪涛和洪常青父子明显是不太给面子,这让她恨的牙根痒痒。
“至今为止我和*图*书还没想好可以代替的词汇,不过没关系,一会儿他会亲自告诉你。走吧,该你去致辞了,尽量说短一些,我也有点受不了这些毫无意义的程序了。”
这次冯女士和吉达一起来,不仅仅是借顺风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儿,拉吉达下水,让她也成为绿色能源公司的潜在助力。这个主意是自己出的,所以说服工作自然也要落到自己头上。
“脏?哈哈哈哈……看来以后你得离他再远一点了。他做的事儿已经不能用脏来形容,这个词远远体现不出他的价值。”
洪涛不是积极分子,但他挂着一个幼儿园体育教师的名头,得,也发了一面大鼓,还得敲出欢快、激昂的节奏来。
她当然知道冯家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并且也会从中收益。但其中的龌龊事儿自然要落到冯家头上,谁让她获得的利益最大呢。
“主任,您看看,还是外宾有水平,她瞎扯淡的本事当个区长足够了吧?”洪涛就是想故意砸场子,你们一群官老爷上赶着拍马屁蹭政绩,关我个老百姓屁事儿。
这顿晚饭吃的很是别扭,三个大人各自心怀鬼胎,当着三个孩子还不能说,本来很喜欢吃面条的洪涛也对食物失去了兴hetushu•com致,用最慢的速度一根一根面条吸溜着。
“吉达,我要说的事儿有点反人类,你向来都是做慈善事业的,虽然依旧没忘记族群的复兴大业,甚至不在乎多死一些人,但和我这件事儿比起来还是人道的多。”
“所以请你想好,准备与我同流合污之后,我再和你继续讨论。”在幼儿园里耽搁了二个小时,吉达和冯女士终于应付完了各级领导,连诀出现在洪涛的小院里。
“我什么也没和她说过,但这么大的事儿想瞒住也有难度。她脑袋上那个亮闪闪的头衔,比我辛辛苦苦干一辈子还好用,有时候消息来源比我还快。”
这么明晃晃的诋毁冯女士当然没法圆,然后洪涛就被幼儿园开除了。按照办事处主任的说法,他就是个不学无术、依靠坑蒙拐骗才混进幼师队伍的临时工,属于害群之马。
“好儿子,是该站在自家人一边。不过以后要多长一个心眼,凡事儿看明白之后再行动,别被情绪所左右。你爹我是为了偷懒故意被开除的,不是受她们欺负了,明白不?”
“那也比你和他做的脏事儿好多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次你们冯家终于得偿所愿,可以和白宫的主人眉来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