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0章 先遣队

“他已经去了几个月,对当地多少有点了解,还有合法的身份当掩护,给你当个参谋应该没问题。另外你最好能和他商量商量,让他帮你接触接触温仲,他以前也在部队里待过,可以帮咱们把把关。”
洪涛也认为安全第一是对的,并且马上就想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借口。本来还想等大斧子赞美自己两句,比如说自己编瞎话编得特别利落啥的,没承想话还没说完呢,话筒里已经出现了盲音。
再次见到温仲时,他还是那副稳稳重重的模样,既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不高兴,哪怕听完了洪涛的任务也依旧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丝毫看不出他已经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待了好几个月。
他的知识面很广,也属于那种聊什么都能插两句的人,这一点和洪涛非常像。两个人随时能见面的时候总是互相看不上,恨不得对方出门马上撞死。但当谁也看不见谁了,又互相开始想念了,总能想起对方的优点。
“要是还想起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真要觉得有危险,啥也别管赶紧跑路。和升官发财比起来小命还是更重要滴,你……喂?喂?我操,敢挂我电话,你摊上http://www.hetushu.com大事儿了!”
可越是被人无视,洪涛就越舍不得向温仲这些人下手。有本事的人不少、敬业的人也不少,但既有本事又敬业的人很难找。
所以一拿起电话就有点话痨的潜质,这和以前在国内时完全不同了,那时候他一听洪涛的电话就想马上挂断。
“……成吧,改天我安排你们见面,再见!”但温仲这番话听在洪涛耳朵里就有点伤自尊了,他向来自诩为全能二手科学家,女人生孩子的事儿都得出谋划策一番。但现在却被人当面如此无视,还聊个屁!
这时洪涛就又开始念大斧子的好了,打算把杨薇介绍给他,光挑好听的说,那位女汉子吓人的方面只字不提。能不能成谁知道呢,还是老办法,有枣没枣先打三竿子。
什么样的士兵个体战斗力最强?答案只有一个,极度理智。当一个人把情感压制的非常低之后,就变成了可怕的机器,还是一具会自主思考、分析的机器。
从大斧子的话里可以听出,他一个人在那边真的很寂寞,除了洪涛和某个特定的联系人之外,恐怕都找不到人聊天。
当然了,这么自律和图书也有不利的地方,就是费林绞尽脑汁也和他们建立不起来哪怕一点点信任关系,更探听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甚至连他们到底来自何方、是不是真名实姓都不清楚。
“知足吧,你以为当个合格的人形武器那么容易啊?老天爷是公平的,你想在某个方面特别长,就得舍弃另一方面,没有谁可以兼顾。”
而且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想法自己还没摸清,贸然纳入核心层太冒险,最好让大斧子先去当一次试金石。
“他们的麻烦比我还多,你还是省省吧。小江在当地给你找了一个很靠谱的助力,是个外派的记者,以前也在警界混过,是小江的私人关系。”
“不用我把情况多给你介绍介绍吗?”这就让洪涛有点纳闷了,稳重是应该的,可要是稳得连脑子都没了,那就有点过了。
什么叫训练有素?这就是。身体机能的强化相对容易,精神层面的提高更关键。在任何环境、情况下都能保持心态平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这种人最难斗,因为他们总有理智。
“别和他过多说我的事儿,也别让你说的那个白富美过多关注我,最好找个不好追查的理和*图*书由。想好了告诉我,别大意,我能不能活着回去,你也是关键因素。”
自己不指望费林他们能变成马穆鲁克那样的机器,指望也没用,这种状态不是随便练练就能达到的,但能学点皮毛也不错。
“那样了?电话费挺贵的,你能不能一次性把意见都说清楚。”大斧子到底是赞成啊还是反对,洪涛一点都没听出来,倒是感觉到了一股子酸味儿。
杨薇就是带着温仲和其他两个人一起走的,别看不清楚这三个人的来历,但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个见多识广、很有眼光的人。
“我都来这里二个多月了,丁点有价值的信息也没收集到,正琢磨是不是想办法接触接触政府官员呢,你就把机会送上来了。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更适合干我的工作,要不也一起过来吧。”
“我不用想,如果有这样的女人你能剩给我?你是什么玩意还用我再重复一遍吗?”可惜大斧子并不领情,原因还是洪涛的人品问题。
“我亲自去,顺便也考察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光训练没什么用,有些东西必须亲眼看见、亲身体验。”对于洪涛提出来的保镖任务温仲没有异议,也没提任何要求,www•hetushu•com甚至连细节都不问。
“你要是能抓住机会,以后在经济问题上也不用对我仰望了,好好想想吧。”大斧子如果能走出体制外,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这样也成!?”大斧子依旧还活着,当他听完洪涛的叙述后,情绪上好像有点波动。
只见过一次面之后,杨薇就对温仲他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还私下和洪涛打听过能不能忍痛割爱,把这三个人让给她。只要有价格,一切条件都可以商量。
“爱信不信,我还有事儿要做。这件事儿光你我乐意没用,得去问问温仲的意见,看看他乐不乐意接这种活儿。”现在洪涛已经没兴趣和别人解释自己的纯洁性了,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不用想了,你就说是江处长在国内认识的朋友。她目前人在欧洲,除了我谁也不会信。就算有人侧面打听也没什么用,好歹她也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很难糊弄。”
“让咱们的人好好和人家学学,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管不住,这辈子也就干不了什么正经事儿了。”听到费林的描述,洪涛自然而然又想起了斯万,还有他老爹的马穆鲁克士兵。
“我过去没用,就你那个小身板,最终捡肥皂和-图-书的也得是你。这位杨总可是个大美女,还是家财无数的大美女。最主要的是她学识也很丰富,绝对不会让人感到枯燥。”
一个既富有、又漂亮、还知性的女人,会从洪涛手里漏过去?大斧子真不敢信,这明显是个很大的坑。
能不能忍痛割爱呢?洪涛的答案是不能。不是自己抠门,是没有权利。温仲这些人到目前为止并不属于自己,远远达不到随意指挥的地步。
他们可以整天没有娱乐,训练、吃饭、睡觉,不看电视、不打电话、没有书籍、沉默寡言,不抽烟、不酗酒、不找女人,半个字的牢骚和怨言都没有。
“具体情况我想和杨女士亲自询问,不怕洪总笑话,干我们这行的一般不把代言纳入情报分析范围内,除非您对当地很熟悉?”温仲还真不是脑子坏了,他有不问的理由。
据费林讲,温仲这段时间很配合,通过他找来的合格佣兵已经多达十一个,都不用太严格的考核,就能从他们身上看到与众不同的品质,比如说纪律性和忍耐力。
温仲是谁大斧子估计早就知道了,对方会不会答应这趟任务他也不清楚。但只要涉及到见面的事儿,安全性必须首先考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