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3章 补锅匠

居委会主任自然要在当地居民里选,来个外人任职,屁点利益都没有,就算再会来事儿,对社区的将来也没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有害处。原理很简单,这里不是家,凭什么殚心竭虑的去经营?
这不仅仅是性格彪悍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她从年轻时就一直在做小买卖。从最开始推车卖冰棍、汽水,到后来摆摊卖西瓜、出夜市,已经总结出来一阵套对付相关部门的经验教训。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软、什么时候该耍赖操作得出神入化。
怎么办呢?好办,老六媳妇是这一片出了名的坐地炮,难斗的很,就算办事处领导来了,只要没有太要命的事儿,通常也拿她没啥办法。
那洪涛为什么还要让她去当这个居委会主任呢?换个更明白、更世故的人来不好吗?答案是不是不想换,而是没人可换。
想一想也是,以她那个脾气,也别指望能解决什么邻里纠纷、家庭问题,能不整天和别人吵http://www.hetushu.com架就算好事儿。别看这个连官都算不上的职位不咋起眼,但真能干好的人也没几个。
“委员会的代表和我一说,我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儿,就写了一份报告给递上去了,还是找三号院的大博士给写的。”
“您听我的,赶紧组织几个社区积极分子去街道办事处一趟,就说咱们社区家家户户都支持办事处的工作,让安啥就安啥、让买啥就买啥。顺便再弄一面锦旗,代表咱们社区……”
但是在瞎子婶的工作能力上洪涛还得多操点心,她的生活历练够,性格也不错,只是缺乏应付领导和政府部门的经验。在这一点上自己也没法给她办速成班,那些经验都是通过无数次斗争换来的,光学没用。
现在就得尽量挽回之前的影响,好在事情还没闹到绝境,办事处应该也不是真要调查什么,只是觉得后海社区这次的表现太差劲儿,有点要脱离组织控www•hetushu•com制的苗头,这才花力气下来访访,想看看到底是谁在中间搞鬼。
瞎子婶是本地人,了解这片社区的每座房子和每个家庭,也知道大家最需要什么、最在意什么。
只要这边能赶紧转变态度,再把煤改电的任务完成,谁没事儿会来费这种力气。人家要的是听话、别给领导添麻烦,就算真有问题,留给下一任解决才是正路。
否则一旦瞎子婶明白过来会把胆子吓破的,以后也就别指望她再能站出来当这个居委会主任了。但只要瞎子叔肯点头,瞎子婶就有了主心骨。
“算了,这事儿我去找老六媳妇,以后她就是居委会副主任,给您当副手,凡事多和她商量商量,这有些方面她更有实战经验。”
而且她是个好脾气,和谁也没红过脸,难得的是还不太糊涂,又在网吧里干了这么多年,算是见过点市面、接触过年轻人、思想不是很保守的中年人。
另一个非她不可的因素是洪涛手和图书里也没有更合适的人,原本打算让孙丽丽来干这个差事,可她连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
除此之外她更是练就了一双透视眼和一颗玲珑心,不管是工商、城管、街道、公安谁来了,都能在最短时间内琢磨明白你到底要干什么,然后就会采取相应措施去尽量规避损失。
很多事儿她并想不明白,也根本不去想,是否能干,还不是家里老爷们一句话的事儿。这就是一位很纯粹的家庭妇女,淳朴、善良,但有点愚昧。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话可不能这么说,一旦说顺了嘴难免不会被外人听到,时间一长就成事实了,这种名头真不能沾上。
“对对对,我明白,出头的橼子先烂,小心点好。”后海社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瞎子叔心里也有数。
“那就好、那就好,有事儿你可千万别瞒着我,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别和我瞎客气,把事儿干好了才是正经的。”
“叔啊,别那么紧张,不算是惹祸,就是有些事hetushu.com婶儿还没接触过。没经验可以学嘛,谁也不是生来就会的。”既然瞎子叔感觉出来什么了,洪涛就不再隐瞒,但也不能实话实说,这件事儿也没法实说。
作为居委会主任,那不就该为民服务嘛,哪儿会觉得有错。如果有错的话,也是错在能力不足,还没把居民们的愿望实现,必须再加一把子力气,不能辜负了洪涛的期望。
瞎子叔能明白里面的关系就让洪涛比较省心了,细节问题他会和瞎子婶念叨的,比自己说的效果要好很多。
这些本领正好可以弥补瞎子婶的短板,她们俩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绝配!再加上自己在后面提供充足的资金和人脉,以后再碰上类似的事情就不会搞得如此被动了。
“要说博士就是博士,人家想的比咱这种粗人可仔细多了,还帮我找了不少法律上的条纹。并且还说这么做不违法,是符合民主程序的。”
瞎子婶到现在为止也没意识到她闯了大祸,洪涛问的时候还挺自豪的。和*图*书这也难怪,当了大半辈子工人和家庭妇女,她不管在厂子里还是家里都是忍气吞声的角色。现在终于能扬眉吐气一次了,干劲儿非常足,也希望让社区越来越好。
既能和老人们聊家长里短、又可以和年轻人说说手机电脑,应该是接替小鸟的不二人选。
要说里面没洪涛什么事儿,打死他都不能信。不过他接触社会比较多,比瞎子婶觉悟高多了,洪涛一提醒就知道因为什么。
瞎子叔当然也想不到事儿会闹得这么大,自己媳妇能当上居委会主任他也是不反对的,尤其是能在后海社区里任职。这里是洪涛的地盘,帮着自己人干活没的说。
“小涛,你和我说实话,这娘们是不是给你惹事儿了?”和瞎子婶聊事儿,瞎子叔必须在场。倒不是为了避嫌,而是需要他充分理解自己的意图。
“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婶子的上级领导是街道办事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也不能让别人认为我和社区工作有关系,咱的身份不允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