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6章 二代不好当

古人不是云了嘛,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背负着家族的责任,很多事儿只能玩,不能真正去做。
“不光你,我所有的孩子都一样,包括弟弟妹妹们。现在她们年纪还小,我先训练你,等她们也长到你这么大,就由你训练她们。有点当哥哥的样子,吐几口怕什么,每天吐两次慢慢就习惯了。”但不管洪常青怎么恳求、拿什么条件交换,洪涛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松口。
可是抢悬挂方便旗的船只就没有这种麻烦了,只要别伤害船上的各国船员,抢了也是白抢。因为船籍是小国的,别人都没理由插手管,也没人乐意去管。
只要没病没灾就得出海,大海能锻炼人的胆魄和心胸。熟悉了那种随时都会死翘翘的感觉,以后不管遇到多危险的事儿也就不会惊慌失措了。自己不是在培养水手,而是利用这种方式锻炼孩子对未来的适应能力。
但世界上就没有全是好处没坏处的事儿,方便旗也一样。它是注册手续比较隐蔽、也比较便捷,不用提供太多审核信息,还能规避重税。
平时在幼儿园和家里都可以压抑着,努力装成一个小孩子,但只要周围没有外人在场立马就原www.hetushu.com形毕露。
这一点洪涛不用去打听,只要看看航海日志就全清楚了。而且这次远航杨薇还没参加,代替她上船的是大卫杨。
这也是为什么着急把自己的各种想法玩了命玩往他脑子里灌输的原因,每次看到他的裤子又短了,自己都有一种危机感。
还不到三岁身高就超过了一米,体重都快五十斤了,猛一看就像五六岁的孩子。很难想象他如果照着这个速度发展下去,长到十岁时会变成什么样。
现在自己从各方面都还能压制住他,可是五年后、十年后呢?再想管束住这个怪胎就真的很吃力了。万一到时候他还不太认同自己的观念,这个家族的接班人恐怕就要飞了。
杨薇为什么会弄了这么一个船籍呢?这还不是受了洪涛的影响,在洪涛的故事里就提到过方便旗,很多常年四处跑的帆船确实都挂着方便旗。
目的就是验船,还是法国造船厂把高级订制船只交付客户的必须手续,不远航一次试试船只性能,人家就没法履行交船合同。
最让洪涛满意的还不是这艘船如何高档舒适,而是它的船籍注册地,利比hetushu.com里亚。这有什么可满意的呢?难道说在这个非洲小国注册船籍会有什么好处吗?
就算出了问题,调查权和处罚权也在注册国。在那种小破国里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儿。要是有,肯定是你砸的钱还不够多,甚至连军事政变都不是不可能。
至于说有没有危险的问题她根本没考虑,因为她压根也没打算驾驶一艘小船去浩瀚的大洋上冒险,那不符合一个大家族接班人的行事风格。
方便旗,顾名思义,就是能给使用者带来一定程度便利,比如税收便宜、验船手续极其简单、保密性相对较好、规避国家征用、逃避部分法律责任、可以用黑工等等。
性质上就和离岸公司差不多,也是一些小国的创收途径。利比里亚、巴拿马、塞拉利昂、塞浦路斯、新加坡、巴拿马及百慕大等国都可以申请这种方便船籍,俗称方便旗。
但那是纯粹为了出入各国港口方便,免得挂着美国旗到了伊朗港口受刁难之类的事情。为了表示自己也很专业,她就弄了这么一个船籍。
但这就给洪涛提供了一个跑路的大方便,有了方便船籍,他可以随时随地m.hetushu.com杨帆远航,和谁都不用汇报想去哪儿,随便编一个航线糊弄糊弄停靠港就可以了。
说走就走,隔了一天,洪涛又变成了人形奶爸机,胸前背后各挂着一个孩子,手里还牵着一个,踏上了赴港的航班。
海盗也不傻,他们才不会去抢劫悬挂大国旗帜的船只,那等于是向大国叫板呢,太危险。
当然了,洪涛并没真打算驾着一艘小帆船跑路,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多一个选项也没什么坏处。反正把洪小睿往白女士怀里一塞,再陪着她们老两口聊聊天,剩下的时间就都是自己的了。
这个儿子就像是吃了某种药物,或者基因突变,成长速度远超同龄人。他的一年差不多可以顶其他孩子三年用,不光是在大脑发育上,连身体发育也在加速。
想开动它只需要两个人就够,要是技术熟练一个人也可以,就是远航起来比较累而已。
杨薇也喜欢航海吗?真不是,她就是老听洪涛吹嘘航海如何如何刺激,心里有点痒痒,这次利用次贷危机大捞了一笔之后,干脆也自己订制了一艘帆船,想试试航海的滋味到底怎么样。
干点嘛呢?还是接着训练水手吧。作为海上帝国皇和图书帝的儿子,洪常青必须是个合格的水手,洪安娜还小,可以先缓缓。
它是一艘大帆船,是新购置的,五十六英尺长,带全套电子导航设备和自动驾驶系统,与其说是帆船,不如说是一艘有桅杆的大游艇。
杨薇给找的住处挺和洪涛的心意,基本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因为这里既没门牌号码又没有固定地址。
“有时候我真不想当你儿子,是有时候,不是全部!”洪常青现在的智力、语言表达能力、行事风格已经很像一个青年人了。
别人都可以马马虎虎,唯独洪常青不可以。他是洪家的未来,总不能把洪家托付给一个胆小如鼠、心胸狭隘、经不起大风大浪的人。假如性格上有大缺陷,再聪明、再能预测未来也没用。
“你就是每天学二十个小时、现在就能大学毕业,该吐也得吐。当我的儿子,可以不做水手,也可以讨厌大海,但绝不能不会航海。”
怎么说呢,对于一般人来讲没啥用,很多手续办起来还挺费事儿的。可是对于商业运输和一少部分人来讲,这个注册国就比较方便了,因为它是世界上几个方便旗船籍国之一。
从这艘船的结构上看,也不是特别适合远航的船型,更和_图_书偏向于享受和摆谱儿。实际上这艘船买回来之后就真正出过一次远海,从香港驶到了马尼拉,然后就一直停靠在中环码头上。
而且他的性格也越来越像一个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开始逆反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对父亲言听计从,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喜好。
可一旦在海上出了事儿,也得不到注册国的保护。像利比里亚这种小国根本没有海外维权的能力,人家开放船只注册本身就是想赚点小钱钱花,根本也没打算保护谁。
“老洪,能不能不出海?我愿意每天学四个小时拉丁文!”可是洪常青的表现让洪涛很失望,他居然是个旱鸭子,对大海有天然的惧怕感,还有很严重的晕船表现。刚一米多高的浪涌,就已经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只要一提出海就有无数个逃避理由。
这次他打算一直待到春节后,什么时候理想社区的煤改电工程完工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如果大家留意的话就能发现,新闻里播报的海盗劫船事件中,被劫船只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挂的方便旗。
“等你全部不想当我儿子的时候,我就真不管你了,但愿那一天别来的太早。”对于洪常青的变化洪涛每天都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