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1章 他就是他!

没有准确答案不要紧,媒体们从来也不是法院,它们拿手的就是捕风捉影。于是洪涛这个失踪的人反倒比在世时还红,各种有关他的小道消息都被揪了出来,一会儿是好、一会儿是坏,看得大家眼花缭乱、头昏脑涨。
但更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儿还在后面,发布会的结尾并不是大段发言,而是一场收购秀。有六个公司宣布已经和银河公司达成了共识,准备成为银河公司旗下的子公司。
按照它的分析,银河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无一例外,全和洪涛这位失踪的前任总经理有密切关系。不管是螳螂虾、蝴蝶、还是京诚集团,实际控股人都是个女人,而这三个女人不约而同的都和洪涛有过绯闻。
尤其是她们对洪常青的态度也从原来的无比嫌弃突然变成了怎么看怎么顺眼,甚至顺眼到了一致推选他接替洪涛的位子,来当洪家的第二代掌门人,实际掌控银河公司。
但不管来了多少名医、做了几次会诊,洪常青都是一言不发,整天拿着一个小本子和一支铅笔画来画去,谁也不搭理。
可能是嫌这些公司的名字还不够吓人,第二天又有三家银行表示正在和银河公司探和-图-书讨并购的可能性。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三家银行的大股东都和一位隐居在加州的阿拉伯公主有密切联系。
一夜之间,全世界的新闻头条几乎都被银河公司的一举一动占据了。银河公司也确实没让大家失望,一周之后又有一家公司发出公告,正式进入了并购程序。
可也不是全没作用,至少赢得了洪常青的肯定。他还亲自向两位长辈表示了感激之情,一声舅姥爷、一声姨姥爷,让原本心灰意懒的小舅舅和大姨夫都欣慰了不少。
这件事儿在美国很轰动,因为大家谁都没见识过一个三岁孩子能在新闻发布会上有何种表现。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全美各大媒体几乎都派人参加了,并进行了现场直播。
“全部?你是说他也能……可是那个江……”白女士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负责说服她的当然是齐睿。对于女儿所说的意思,她好像听懂了,然后就不知道该笑好还是该哭好了。
它的名字叫螳螂虾,是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业绩一直很不错的游戏公司。而且它不久之前刚刚发布了两款手机游戏,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被誉为从代理游戏http://www.hetushu•com向开发游戏转型的成功典范,股民和机构都对这家公司的前景很看好。
洪安娜倒是啥事儿没有,可是她年纪太小,出事之后又被洪涛塞进了船舱,基本算是啥也没看到。其实就算看见了她也表达不清楚,问了也是白问。
还有几家公司呢,虽然和洪涛没有直接关系,可它们又和这三个女人关系匪浅,甚至还是近亲。
至于说洪涛是怎么把这些人紧密的团结到一起的,谁也猜不出来。反正现在洪涛的人都没了,知道这个答案的人也不会出来说明的。
但五个女人并没因为其他人的反对就更改决定,她们就像商量好的一样,开始一家一家的说服。不管是用亲情还是用利益交换,反正核心思想就是希望大家把洪常情继续当洪涛来看待,一丝一毫都别降低信任,因为她们说洪常情继承了洪涛的全部。
再然后就是江竹意、张媛媛、齐睿、黛安和欧阳凡凡这五个女人的家庭会议,她们依旧去了楼顶,谁也不让靠近,嘀嘀咕咕的聊了二个多小时,期间还把洪常青也叫了上去,一直讲到天黑。
除了这六家还处于运作中的大公司hetushu.com之外,同时宣布进入银河公司旗下的还有五家不知名、也没上市的中小型公司。
这里面有两家中国建筑集团、一家总部在香港的珠宝公司和同样在香港的纺织公司,还有一家总部在瑞士的礼品公司。
可是它也马上就要成为银河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这是为什么呢?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身体发育至少有五六岁,智力发育更是惊人,从言谈举止到表情神态,完完全全像一个成年人。回答起记者提出的刁钻古怪问题时,甚至比很多职业经理人还狡猾。
最后这一家礼品公司就不是名不见经传了,它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代烟产品生产商和研发商,零售店遍布各大城市,股东名单更是吓人,有好几个欧洲皇室的代理公司赫然在目。
自打他和安娜被从帆船上救回来之后,这个刚刚三岁的孩子就变得更怪异了,以至于让率先赶到码头的白女士以为他是受了刺激,坚持送进了医院特护病房。不管有病没病,先让香港名医挨着个的诊断,没结果继续会诊,再不成就从国内请。
绝对不是三岁!现场的记者加上通过电视、网络看到发布会现场画面的所有和_图_书观众都有一个共同感觉,这位洪常青,英文名字班布·洪的小家伙肯定不是三岁。
目前收购、并购程序已经启动,只等走完相关手续,这家银河公司就是个庞然大物了。因为这六家公司里有四家的体量都不小,而它们之前全都隶属于美国的冯家和澳洲的张家。
这个决定简直让其他人有点无法接受,连最信任洪涛的白女士都选择了反对。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反对,作为洪涛的真正家人,小舅舅和大姨夫站了出来,对这个决定投了赞同票。可惜他们俩在银河公司中人微言轻,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让一个三岁的孩子当总经理,除了象征性之外,别人也想不出任何意义。但很快,又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明明说好是一起走的,这个王八蛋又把我骗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江竹意抵达香港才有了改变,洪常青终于不再一个人乱写乱画,和他的母亲走到楼顶待了很久。等母子俩一起下来时,江竹意看着一屋子人,直接就开骂了。
它也做游戏代理生意,可惜一直都被螳螂虾压的死死的。作为潜在的对手,自然要仔细研究对方,这些年它也没少给螳螂虾找麻烦,现在机会和*图*书来了。
家族产业!有想不通的就有能想通的。最先发现银河公司真相的并不是外国媒体和机构,而是一家国内门户网站。
这位新上任的总经理真不是个摆设,他从京城远赴尔湾市的银河公司总部上任了,还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新闻发布会。
最有意思的就是吉达公主,这位世界知名的慈善家一反常态,从很少参与商业经营活动摇身一变,成了银河公司的编外游说人。充分利用了她自身的优势,奔走于各国政府和财团之间,为银河公司免去了很多猜忌和法律程序上的麻烦。
到底说了什么外人谁也不清楚,能知道的只有这五个女人并不像死了男人那样悲痛,或者说不全是悲痛,表现得很怪异。
当排除了预先演练的可能性之后,大家又都有了一个共识,洪家出了一个妖怪或者叫天才。
而这些故事的主人公们,此时正坐在因特拉肯小镇的房子里,透过窗户看着山坡。洪常青正一个人背着手在草地上踱步,模样像极了小时候的洪涛。
剩下的几家公司倒是和洪涛以及三个女人没有直接血缘关系,可它们和洪家合作显然也不是第一次了,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查不出来,但绝对不会太短。